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书评随笔 > 短篇小说:第九章 劝朴槿惠和战

短篇小说:第九章 劝朴槿惠和战

文章作者:书评随笔 上传时间:2019-10-31

只想请你带我走绝不放手

偏偏却又选择最毒的药,不承认自己的渺小。

    十三哥: 臣弟这般相称,只是愿十三哥念及往日情分,当日若曦离京,臣弟心知圣心不悦,这些年来是非恩怨已无从计较,如今若曦已近油尽灯枯之势,在府中苦熬时日,臣弟心知若曦是在等皇上最后一面,几日前已经送有书信入宫,未见音信,不知其中因由,但求十三弟成全若曦最后的心愿。
  十四弟
十三看过,心中一惊,身子一震,险些跌倒,未及身旁管家搀扶,立刻吩咐道,备轿,即刻进宫。

白翩翩急急忙忙跑过去。朴槿惠静静的站着,看向白翩翩的时候,眼里居然有一丝不知是不忍还是什么。“嘿,心情不好吗?”白翩翩也没等朴槿惠回答就自顾自的说起来了。“心情不好,唱唱歌吧!”

1天,2天,3天,1个星期,2个星期······

雍正正在批阅奏折,高无庸来报,怡亲王在殿外候着,说有要事要禀奏。雍正心中疑惑,便示意高无庸请进十三,十三请了安,从怀了掏出信来,“十四弟今日差人送来一封信,说及若曦,臣弟不敢自作主张,请皇兄过目;’
一听到若曦,雍正急急的接过信,看完之后,大惊,忽的想起前几日的信,在奏折中乱找了一通,终于看见。拆开信封却见里面还有一个信封,上面的字竟和自己的笔迹相似,又有些不似,是若曦!展信看完,心中悲痛难忍,再看信上日期已是四天前,差点晕厥过去,若曦,若曦,你不会离朕而去,不会的,雍正瘫软在地,眼中含泪,念念自语。十三见此,心中已明白七八分,只盼若曦还在,还及见得了最后一面。

白翩翩暗自得意“皇上,我喜欢自由,怕就算真是男儿却也不会在官场待下去的。”这倒也是真话,白翩翩向来就爱自由。

橙子小姐拍了一张收拾行李的照片给他。

   养心殿

伸出衣袖带我走

在橙子小姐看来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

门外站着十三爷和十四爷,雨已经停了,天更亮白了,院子里的杏花随风飘落,夹着丝丝雨水,落在窗边,洒在门栏,划过十三和十四的脸,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两个人像两根石头柱子一样站在那里,任凭风过,花落,人已去了。。。

带我到另一端有你的世界

可是这些啊,橙子小姐都不知道啊。

      这一夜更是难熬,若曦时睡时醒,只觉得巧慧一直在身边伺候,默默悲伤,待到天快亮时,挣扎的起来,看窗外阴阴的光,问了巧慧什么天气,巧慧看了一会儿子,说“微雨”
    “打开窗吧,觉得心口闷闷的”
巧慧起身轻轻开了窗。 微雨,他喜欢的天气,胤禛你在哪里,你是恨我把,不肯来见我,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心中悲伤若曦又昏昏睡去,守在一旁的巧慧早已经抹了好几次眼泪,二小姐如今这般,不知道哪一会睡去就再也不会醒来。。。昏睡中,有人扶起自己,轻抚自己的脸庞,把自己拥入怀中,那种熟悉的感觉,睁开眼看天已经亮了一些,恍惚中看见了他袖口的龙纹,是胤禛吗,挣扎着问出了话,胤禛 ,你来了。
      皇上把若曦抱的更紧了,微雨的早晨他赶到这里,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若曦,心都碎了,抱着她,生怕她会消失了。哽咽着回答“是我,来了。朕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你,若曦”。
     若曦的泪制不住的流下面颊,那个大雨天,他在雨中抱着自己,也是这般。那年自己在病中,他赶来劝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等他娶自己。那年在浣衣局,他重重的说出一定会娶自己的话,那些往事就像丝丝风过,在若曦脑海中穿来穿去,交织成画,飞舞不停。
    若曦的泪洒在胤禛的手背,温凉的一颤,拿了帕子替她抹去眼泪“没有朕的允许,你不准死,若曦,你要好起来,这么多年的过往,朕坐拥天下,却不能和你相守一起,承欢膝下,这些简单的要求却得不到,朕再也不会放开你了,一定要把你医好,你不能离开。”
 若曦心中凄凉,自己这几十年的穿越,也许已是上天的恩赐,如今既要离开了,心中虽然有遗憾,但也无奈,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历史会不会也是如此,这个许下诺言的人会不会出现,那些嬉笑美好,悲伤心痛会不会有呢,我爱的胤祀,我要怎样告诉你这些,只能这样去了
  若曦挣扎着要起来,让巧慧给自己梳妆,胤禛抱她坐在梳妆镜旁,帮她带起木兰花簪子,这一幕曾今是那样美好,那一年若曦带着木兰花簪子来问他,那一年他得到皇位,为她又做了这只簪子亲手帮戴在若曦头上,镜中的人是那般的美,那般让人怜惜,心痛。
  “我死后,求你把我火化了,选个有风的日子散了,让我随风去吧,“
“不,朕不准,若曦,你是恨吗,为什么要挫骨扬灰“
“不是,只是随风而去,我就自由了,这些年来的牵绊都让它随风而去吧,皇上一定不要悲伤,若曦一生之爱只有皇上,不能相守,只能祈求保重”
皇上抱紧若曦,含泪摇了摇头“朕不准”
“这是我最后的心愿,成全我吧”
“若。。曦。。若曦”皇上已经泣不成声。。
  。。。。。

就已经爱上你

可是,我们却忘了。

     十四的信一路快马加鞭,在第二天的早上到了京城怡亲王府,送信的人刚到府里便被告知王爷入宫去了,虽是很着急,也只有等。谁知这一日,雍正和怡亲王议事,整整忙了一天,晚膳时特地留十三在宫中用膳,十三爷等到天已入黑才回到府邸,刚出轿子,府里的管家便上前来报,十四爷今天一早差人送信来,在府里等了一天,送信的人说十四交代的,必须亲自给王爷。十三心中一紧,莫非若曦出了什么事,若是如此,十四怎么不直接告诉皇上。。容不得多想便急急的走向偏厅。送信的人见了王爷立马请了安,将信奉上。 十三拆了信来看

别问我的心到底属于谁

搬离后的3个月里面,橙子小姐和西瓜先生一直拉拉扯扯的有联系。

雍正看到十四送来的折子和信件,只看了折子,那写着”皇上亲启“字样的信只怕又是老十四的辱泄愤歪诗,扔在一边未看,心中却不自觉的想起了若曦,那个捧着水泽木兰的瓷盘,缓缓走来的女子,那个草原之夜,白雪红梅中偏偏起舞的仙子。。。。那般决绝的离开。。雍正心中悲喜纠结,似乎有一个幸,就要就一个不幸出现,两者厮打纠缠,不可开交,几乎要把他的心撕碎了,望着养心殿外如湖水一般幽静的夜空发呆,仿佛从那里能看到什么。高无庸进来请安,看到这番情景,心中自知皇上这会儿是不会就寝了,又默默的退了出去。。

去学着不放弃

同居生活,两个人苦不堪言。

 到了第三日的早上,我特意挑了旧衣服,让巧慧给我穿了那件月白木兰花边的,对着镜子发现自己越发瘦弱了,面色苍白,补了一些胭脂仍无起色,心想罢了,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好多事都是不可求。
    这一日挨得分外艰难,待到日落时分,他没有来,心中的失落怕是已写在了脸上,越发的没了精神。巧慧心中不忍,劝我说也许是皇上国事繁忙,明日就会来的。我心中更是几番凄凉升起,他不是忙,只怕是恨我 ,恨我。。。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是十四来了,早上大抵已经来了一次,我不愿意见,就叫巧慧打发了,只怕也是等了一天,十四一进门便问起巧慧,可有进膳,巧慧微微摇摇头,再看向我,“若曦,你要等他,也要有力气等,没等到他来,怕你早已经。。。”未说完就已经痛伤起来,我知道他的不忍,只能微微颔首,吩咐巧慧去准备清淡的小粥。

是我们的宿命

如果橙子小姐的回应是,我现在很想搬回来,你来接我好不好?

  “如果有来世,你会记得我吗’
 “一定会的,如果有来世,我宁可我们是平凡的两个人,这天下君臣,都与我们无关“
“如果有来世,还是让我们互相忘了吧,过奈何桥时,我要多喝几碗孟婆汤,把你们都忘的一干二净,不再相见,安好一生。’
“若曦!。。。”

相爱的心

橙子小姐想啊,他要是真的爱,怎么会冷战了这么久,只能选择在他生日做最后的赌注。

    从若曦房里出来,十四已经痛彻心扉,看着她那痴痴得等,只怕这几日的气息都是为了等他,若皇上不来,若曦,若曦,,十四不敢想,阵阵悲戚袭上心头,快步走到了书房,对着书台站了半日,似乎在心中做了个决定。提笔写了一封信,封好命人进来,反复交代了几句,快马加鞭的送往京城。。。。

天布满了乌云

终于在第二十天,橙子小姐再也坚持不下去了,选择打包行李,准备搬走。

  傍晚,十四爷的府邸,呼呼的火焰静静的燃烧,若曦的脸庞在火中若隐若现,四爷,十三爷,十四爷,三个人都无尽悲伤的望着那发红的火焰,不约而同的想起来那个曾今跟自己有故事的女子,泪湿了几许衣衫。。。。

朴槿惠看着白翩翩认真样笑了起来“你真的很特别呢。”说完就走了,留白翩翩一个人在天心亭。

像世上大多数痴男怨女一样,相识,相见,嗯,不错,长相符合双方标准。谈吐还可以,可以试试开始交往。

养心殿

ho……

橙子小姐缓缓说道,这边要拆迁了,我又租了一个其他的房子,明天搬。

    看完了原著,电视剧就开播了,最近也看完了电视剧,期间还不时回头看原著,书与电视剧各有长短,但是都很好,虽然演员拿出来与其剧相比,有好有差,但是现在这个社会,美女是无止境的,层出不穷,演技却是无法超越的,相信喜欢步步的人都有同感。 书中的结局甚是悲催,看完后我就哭着问朋友,为什么要这样结局,朋友说有遗憾才会让你揪心啊,确实如此,如果圆满,就不会有牵肠挂肚的感叹,看了电视剧的结局,看到最后那个场景,我真郁闷啊,我要是若曦,估计当场崩溃了,为了你那样的爱恨情深,竟然是一句风清云淡的话,擦肩而过吗?
  看完电视的结局后,自己心伤,夜里睡不着,提笔写了一自己的结局,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结局,不知道是那般场景。
 自从学校毕业后,再也没有提过笔写过什么,这次一气呵成写完,回头再看发现自己错字很多,甚至都忘了标点的使用方法,甚是感慨啊。但是毕竟是自己心中的结局,我向往的。。。。

摘要: 我会隔一天发表两篇结局我也想好了是悲伤的结局小姐,小姐,起床了。嗯~哥,再让我睡会嘛。白翩翩迷迷糊糊的说,忽然的一下她意识到了,这又不是在家里,老哥又不在,哪是?她立马坐起来,你是谁丫,你怎么到我房 ...

很多时候,争吵的源头是,我以为你不爱我。

自己的结局

在那一瞬间又相恋

西瓜先生迟疑了好几秒,橙子小姐隔着电话都能够感受到他的紧张和担忧,毕竟相爱的人总是相通的。

个人还是比较喜欢电视剧中回到现代那段,且接着此番结局吧。

相隔一世之间

然后,婚姻和恋爱真的很不一样。

     子时左右,雍正和怡亲王一身便服的出了宫,随行的两对亲卫,也是便服装备,一行人一路快马狂奔,待天微微亮时,已经快到了遵化。

捉弄着我和你

西瓜先生始终一句话也不说,甚至同住在一个房子里,彼此却没有任何眼神的交流,更不用说,肢体上的拥抱,亲吻。

今世相见带着一些似曾相见

橙子小姐头也不敢抬,怒气委屈堵在胸前,问答:我想好了啊。

还来不及犹豫

可以说是闪恋,大约大概也就认识了1个月吧,如果认识是从西瓜先生给橙子小姐发出的第一封求爱信开始。

等待千年

如果西瓜先生第二次能大度一点儿说,别搬去其他地方了,搬回来吧。

“小姐,小姐,起床了。”

明明你的担心你的难过,对方可以感受到。

不可以

任凭橙子小姐怎么哄,怎么劝。

是你wo……

西瓜先生还说,希望年底可以领证。

四目相对彷佛是缘

橙子小姐,哭笑不得,只好悻悻背包而去。

我会隔一天发表两篇……结局我也想好了……是悲伤的结局……

甚至于跟他的麻麻说,她是他见过的最好的女孩。

“不嫌弃就好,怎么样现在开心了吧。虽然我不知道你在烦什么,但是应该和百姓有关吧。”白翩翩看到那眼神,脑里快速的闪过一个穿红衣服的男人,似乎以前有人也是这么看着她的呢。白翩翩甩了甩头。

如果橙子小姐能知道西瓜先生即使冷战,也从未想过分开,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让粉蝶儿呀飞

橙子小姐和西瓜先生相恋了。

但我们不死心

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有强烈的感应

而第二天其实是西瓜先生的生日。

不管前世今生

对于其他情侣来讲多么正常的举动,

卸下身上的枷锁

你懂我的软肋,所以,口不择言地戳下去。

却不得已

终于,还是没能走在一起。

我想跟你

就赌气说了一句:我如果不搬走,你是打算跟我冷战100天吗?

打印预览风吹动了记忆

西瓜先生在橙子小姐搬走后,根本没办法一个人睡在曾经两个人的房间。

我为什么心里

都不提和好的事,又还是会见面,聊天。想爱可是又担心失去尊严。

凭着一个约定

漫无天日的感觉,一步步吞噬着橙子小姐的心。

“好吧。”白翩翩慢慢的弄好一切。就这么默默无闻的过了好几天,朴槿惠似乎把白翩翩忘了呢。

在两人相识4个月时,各自见了彼此的父母,开始了试婚生活。

跟我一样肯定

她懂事,善良,孝顺,她懂他的心。

不管有多少难题

那已是他的洪荒之力。

是轮回的原因

终于在8月的一天,彻底爆发。

银河交会时你停留

那是一个下着雨的周日的夜晚。

朴槿惠眯眼看着白翩翩“你很聪明,知道朕在烦的事,却不直接说出来,而是从自己的方面来说。如果是个男儿,绝对能胜任一官半职的。”

在爱面前,尊严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未完的爱

西瓜先生开始了对橙子小姐来说最可怕最无际的冷战。

我想要你

然后,充满怜爱和生气地说:你当初要是不搬走,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白翩翩小惊了一下:怀疑我是有意接近,还是图谋什么吗。随你怎么想,肯定想不到我只是想让你取消大战的念头。“是吗?如果聪明伶俐也不好,那我倒是愿意做个愚人。”

他挽留了,只是他的方式不是她想要的。

心系数千结有个女孩正在那想念

西瓜先生以为橙子小姐要离开这个城市,立马魂不守舍的连忙打了电话过来询问:你要搬走?

约好的爱

要命的自尊心和地位感,害我们不敢面对真实的感受。

是不是见过你

每天晚上都会想念。

清秀女子

在她心里,没有挽留,就是不爱。

不可思议般出现

幸福甜蜜有,争吵冲突也不断。

粉蝶儿呀飞和你相恋

因为,你的方式,并不是我想要的。

“你真的很聪明呢。可惜有时候太聪明反而不好。”朴槿惠意味深长的看了白翩翩一眼。

如果当初西瓜先生能说一句,宝贝儿,别走,留下来。

对就采纳我,再说声极棒

西瓜先生坐在床边,看着被掏空的衣柜,问她:你想好了吗?

“呵呵,翩翩,你不用拘谨。刚刚你说道百姓,那你能猜到朕在想什么吗?”朴槿惠轻轻的笑了笑。

两个幸福的人从5月份开始便早早计划着10月份的出行,西瓜先生说要带着自己的父母一起去见橙子小姐的父母。

两种时空相见

西瓜先生,抛出了一句:我觉得你没想好。

追风逐月想停留你身边

西瓜先生说这是他第一次想要娶一个姑娘。

“很好听”朴槿惠温柔的看着白翩翩。

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在今生有结局

橙子小姐其实知道西瓜先生是有在后悔,是有在不开心,是有在难过她的离开,可是这样的态度,她没办法接受。

爱要用几辈子

西瓜先生那个悬在嗓子的心,一下又沉到了肚皮里。

转身帘幕后面带羞怯回回头

恋爱总是美好而又甜蜜的。

我不该拥抱你

明明你要的是一句简单的和好,却非得这样无理取闹。

怎么能抗拒

橙子小姐租的小房子要拆迁了,无奈,橙子小姐只好另谋住处。

在千年以前发生一个不解情缘

就在橙子小姐准备搬家的前一天,西瓜先生刚好电话过来问橙子小姐在干嘛。

这双眼睛

橙子小姐说:嗯,是啊。

依附在你身边

橙子小姐一件件收拾着行李。

相见恨晚

相爱的人在生气的时候是会相杀的。

“如果我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还请皇上恕罪。”白翩翩看到朴槿惠点点头,才慢慢的说道:“百姓,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我只想好好过日子,不想在战争连年的国家待着。我想那些老百姓大概也是这个想法吧。”

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奴婢叫小鹿,是皇上派我来伺候您的。”小鹿看起来14。5岁的样子,还挺漂亮的嘛,给人的感觉很小清新。

西瓜先生还说,会一辈子对橙子小姐好。

怕伤了谁的心

忘了说,他们是相识于相亲网站。

不容易

“翩翩姐,皇上在天心亭等着您呢。”某天早上小鹿突然说。和小鹿处了一些日子才发现,小鹿是个很活泼,开朗的女生。

穿越时空中遇见你

轻挑柳眉的说

“嗯~哥,再让我睡会嘛。”白翩翩迷迷糊糊的说,忽然的一下她意识到了,这又不是在家里,老哥又不在,哪是?她立马坐起来,“你是谁丫,你怎么到我房间里来啦?”

眼泪挡不住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第九章 劝朴槿惠和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