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第 26 章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第 26 章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12-08

繁星满天星星,不是流星。流星的光芒虽灿烂,但在一瞬间就会消失。只有星才是永恒的,光芒越黯淡的星,往往也越安定。虽然它并不能引起人们的赞美和注意,但却永远不变,永远存做人的道理,是不是也样T孟星魂抬起头,凝视着满天繁星心情终于渐渐平静。这年来他刚渐渐学会忍受些以前所不能忍受的事.直等他心情完全平静后,他才敢看她。因为他本已动了杀机,己准备为老伯杀了这女人。但他并不是老伯,怎么能为老伯作主。没有人能替别人作主-没有人能将自已当主宰,当做神。孟星魂在心里叹息了声,缓缓道,你的意思我已完全懂得,现在你能帮我去见老伯?风风眼波流动说道你是不是一定要去见他?盂星魂道是。风风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不见他反而好些。孟星魂道为什么?风风悠悠地说道:也许你还不知道他现在已没有什么东西能给你的了,除了麻烦外,什么都没有。她咬着嘴唇轻轻但是我却给你……孟星魂不再听她说下去,他生怕自己无法再控制自己,所以很快地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我去找他,并不想要他给我什么。-风风眨眨眼,道难道你还能给他什么?孟星魂一字字说道6只要是我有的,我全都能给他……风风道我实在没有想到你是个这样的人。孟星魂道:你以为我是个怎么样的人?风风道一个聪明人。孟星魂道我不聪明。风凤盯着他,突又笑了,哈哈地笑着道:我刚才不过在试你,看你是不是很可靠,否则战又怎敢带你去呢?孟星魂冷冷道现在你已试过了。风风笑道所以现在我也放心了,你跟我来吧。她转过身,面上虽仍带着笑容,但目中却已露出了怨毒之她本已如飞鸟般自由想不到现在又要被人逼回笼子里去。为了换取这自由她已付出了代价。现在她发誓,要让孟星魂付出更大代价来还给她。这密室的确就像最个笼子。老伯盘膝坐在那里,他本想睡一下的却睡不着。只有失眠的人,才知道和躺在床上陋不着,是件多么痛苦的所以他索性坐起来看着面前的水池。水池很平静。风凤走时所激起的涟漪,现在已完全平静。可是她在老伯心里激起的涟漪,却未平静-老伯心里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空虚寂寞,就仿佛失去了精神的寄托。报道我己将全已全意都寄托在她身上?老伯实在不愿相信,就算这是真的,也不敢相信,因为他深知这是件多么危险的事。但他又不能不承认。因为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希望她能快点回来.除了这件事外,他已几乎完全不能思索。他忽然发现他并没有别人想像中那么聪明也没有他自已想像中聪明。多年前他就己判断错误过次。那次他要对付的人是汉阳大豪周大胡子不但好酒好色而且贪财。一个人只要有弱点,就容易对付。所以他先送了个很美的女人给周大胡子而且还在这美人身上技满了珍贵的宝石和珠翠。他以为周大胡子定已将他当做朋友对他绝不会再有防备。所以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汉阳,却不知周大胡子早巳准备好埋伏在等着他。他带着十二个人冲入周大胡子的埋伏,回来时只剩下两个。那砍的错误给了他个极惨痛的教训,他本已发誓绝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谁知他又错了,而且错得更惨了。就算神也有错误的时候,何况人?老伯一生所作的判断的决定,不下千百次,只错了两次并不算多。但除这两次外,也是不是每件事都做得很对?他的属下对他的命令虽然绝对尊敬服从,但他们究竟是不是真正同意他所做的事呢?抑或只不过因为对他有所畏惧?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全身都是冷汗。在这一刻之后,他这一生中的胡作非为突然全都又在他眼前出现,就好像一幅幅可以活动的图画,虽已褪色.却未消失。他忽然发现这些事做得并非完全正确,有些事假如他还能重新去做遍,就绝中会像以前那么样做了。他只记得那两次错误,因为只有那两次错误是对他不利的。还有些错误对他自己虽没有损害,却损害了别人,而且损害得很严重。这些错误他不但久已忘怀,而且忘得很快。为什么个人总要等到了穷途末路时才会想到自己的错呢?林秀,武老刀.还有他的女儿,还有其他很多很多岂非都已作了他错误判断的牺牲品?他为什么一直要等到现在才想到这些人,一直到现在才觉得歉疚悔恨?为什么别人对不起他,他就一直记根在心,他对不起别人的,却很快就会忘记?老伯捏紧双手,掌心也满是冷汗。他几乎已不敢想下去不敢想得太深。幸好这里有酒,他挣扎着下床,找到了一坛酒正想拍碎泥封,哭然听到水声哗啦啦响。他转身,就看到了孟星魂孟星魂是个很妙的人。他无论在什么地方出现看来都是那个样子-就好像你一个人走到厕所里去的样子样。平常他看来并不显得十分冷静,因为太冷静的人也会引人注意。只不过他无论心里有多激动脸上也不会露出来更不会大哭大笑大喊大叫但他也绝不是麻木。他的感情也许经任何人都丰富,只不过他一向隐藏得很好而他看着老伯时,老伯也正在看着池。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既没有惊喜的表情,也没有热烈的招呼。谁也看不出他们心里多么激动但他们自已却已感觉得到,甚至于已感觉到连血都比平时流得快些。这种感情绝不是激动两个字所能形容。他们本没有这种感情。严格说来,他们只不过还很陌生,彼此都还没有了解对方,连见面的时候都很少。但在这一刹那间他们却突然有了这种感情。因为他是我女儿的丈夫因为池是我妻子的父亲这句话他们并没有说出来,甚至连想都没有真正的想到过,他们只隐约觉得自己和对方,已有了种奇异和神秘的关系分也分不开,切也切不断。因为他们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都已只剩下一个。那就是他的妻子他的女儿。除了他们自已外没有人能了解这件事的意义有多么重要,多么深切。老伯突然道你来了?孟星魂点点头道我来了。这句话并没有什么意义他们要说这一句话。只不过因为生怕自己若再不说话,热泪就将夺眶而出。老伯道你坐下。孟星魂就坐下。老伯凝视着他又过了很久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我也曾想到过世上假如还有一个人能找到这里来这人就一定是你。孟星魂也笑了笑道除了你之外也没有别人选出这么样一个地方。老伯道这地方还不够好。孟星魂道还不够?老伯道:不够,因为你还是找来了。,孟星魂沉默了半晌缓缓道我本来未必能找得到的!他虽然并没有提起风风,也没有去看她一眼,但他的意思老伯当然懂得。风风就在旁边,他们谁都没有去看她一眼。老伯只笑了笑,道:你怎么会等在这里的呢,难道没有去追那辆马车?孟星魂道/我去追过。老伯道你追得并不远?孟星魂道不远。老伯道什么事会让你回头的?孟星魂道两件事。老伯道有两件事?孟星魂点点头,缓缓道:有人看见那辆马车往马路上走的。老伯道有几个人?孟屋魂道我见过其中一个。老伯道/哦。孟星魂道他并不是个守口如瓶的人,所以…。.老伯道;所以怎么样?孟屋魂又笑了笑谈淡道我若是你,在这种情况下,就一定会叫那个人的嘴永远闭上。老伯微笑道你我都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叫人闭嘴的方法只有一种。孟星魂道不错,我本不该见到那个人的,却见到了他,这其中当然有原因。老伯道你想的什么原因?孟星魂道我想到两种可能。老伯道哪两种?孟星魂道:若非你走的根本不是那条路,就是你根本不在那辆马车上老伯泪光闪动,说道难道就没有第三种可能T孟星魂道没有老伯道你难道没有想到过,也许那只不过是我的疏忽?孟星魂道在那种情况下,你绝不可能有这种疏忽。老伯道为什么?孟星魂道因为你若是这样的人,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老伯凝视着他,目中带着笑意,缓缓道:想不到你居然很了解孟星魂道我应该了解。老伯道我们见面的时候并不多。盂星魂道你是否能了解个人,并不在见面的时候多少,有时就算己追随你生的人,你也未必能了解他。老伯沉思着,忽然长长叹息了声,道你的意思我懂。他不但懂而且同意。因为这两天来他对很多事的观念,都有了很大的改变。若是在三天前,他一定会觉得孟星魂这句话很荒谬。那时他绝不承认自己居然会看重律香川现在才知道他非便没有完全了解律香川连他自己的女儿,他了解得都不多。孟星魂也在沉思着,慢慢地接着道但有些人你只要见过一次,就会觉得你已了解他就好像你们本就是多年的朋友。老伯种人?孟星魂目光似在远方,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此,我只知道人与人之间往往会有种很奇妙的情感,无论谁都无法解释老伯的目光也变得很逼远,缓缓道譬如说你和小蝶T孟星魂笑笑,笑声中带着种说不出的味道,因为他只要想起小蝶,心里就充满甜蜜的幸福但却有种缠绵入骨的相思和挂念。这几天来,她日子过得好么?吃不吃得下,睡不睡得着?他知道小蝶一定也在思念着他,也许比他思念得更深,更多。因为他还有许多别的事要去做要去思索。她却只有思念他,尤其是在晚上,星光照在床前,浪涛声传人窗户的时候。这几天来她一定又瘦了很多老伯直在看着他的眼睛,也看出了他眼睛里的思念。知道有人对自已的女儿如此关怀挚爱,做父亲的自然也同样感动。老伯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激动,几乎忍不住要将这少年拥在怀里。但老伯并不是善于表露自己情感的人,所以他只淡淡的问了她知不知道你这次出来,是为了找我的?孟星魂道/她不但知道而且就是她要我来的,因为她一直都在记挂着你老伯笑得很凄凉,又忍不住问道她没有埋怨过我?盂星魂道没有,因为她不但了解你而且崇拜你,她从小就崇拜你,现在还是和小时候同样崇拜你以后绝不会改变。老伯心里又阵激动,热泪几乎已忍不佳要夺眶而出,哑声道但我却一直错怪了她孟星魂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也用不着为这件事难受,因为现在她己活得很好无论如何,以前的事都己过去,最好谁也不要再提起。提起这件事他心里也同样难受。他知道现在已不是自艾自怨的时候,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创造将来绝不能再悲悼往事。所以他立刻改变话题,道:我知道你绝不可能会有那样的疏忽,所以立刻回头,但这还不是让我回头的唯一的原因。老伯胸膛起伏长长吐出口气,道是什么原因?孟星魂道马方中一家人的死因很令我怀疑。老伯黯然道你看见了他们的尸体?孟星魂点点头道他们本是自己服毒而死的,但却故意要使人认为他们是死在别人的刀下,这其中当然也有原因。老伯神情更惨黯,道:你已想到他们是为我而死的?孟星魂道因为他们当然也知道,只有死人才能真正地保守秘密。老伯长叹道但他们的秘密,还是被你发现了孟星魂道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只不过在怀疑而已。老伯道所以你才到这里来?孟星魂道我本已准备任另一条路去追了,因为我也看不出这里还有可藏得住人的地方。老伯沉吟着,道你真的准备往另一条路去追了?孟星魂点点头。老伯道:若是追不出什么来呢,你是不是还会回到这里来等?、孟星魂道也许会。老伯道你为什么不再到原来那条路上去追呢?孟星魂道:最主要的原因是那辆马车到了八百里外,就忽然变得毫无消息老伯失声道为什么?孟星魂道:那辆马车本来很刺眼赶车的人也很引入注意,所以一路上都有人看到我一路打听都有人记得那辆马车经过。老伯道后来呢?孟星魂道但一过了黄石镇后,就再也没有人看到过那样的辆马车。老伯道:赶车的人呢?盂星魂道:也没有人再见到过,车马和人都好像已突然凭空消失。老伯的瞳孔在收缩。这件事是他多年前就已计划好的,他一直都认为绝不会再有差错。现在他才发现,无论计划得多么好的事,实际行动时往往也会有令人完全出乎意外因变化发生。就因为这种变化是谁也无法事先预料的得到的,所以谁也无法预先防止。因为人毕竟不是神,并不能主宰切。就连神也不能神的旨意,也不是人人都遭守的。一个人若能想到这点,他对一件事的得失,就看得不太严重一个人的得失之心若谈些,活得也就会愉快得多。过了很久老伯才缓缓道:你若会回到这里来等,律香川当然也一样。孟星魂道他绝不会自己来老伯道为什么?孟星魂道第一,因为他还有很多别的事要做,他现在很得意。得意这两个字很妙。有时那是种恭维,有时是种讽刺,有时还包含着另外些意思。得意的人往往就会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因为一个人若是太得意,头脑就会变得不太清楚了。这点老伯当然也懂得。孟星魂道何况他最多也只不过觉得怀疑而已,绝不会想到井下还有秘密,就算派人守候在这里,也绝不舍派出主力.。老伯道,这一点我也想到。盂星魂道还有第二点。老伯道哦?孟星魂道我敢断定他绝不会自己来找你,因为他己不必自已来。老伯道为什么?孟星魂笑了笑,说道因为他相信有个人会替他找到你……老伯动容道谁?那个人是谁?孟星魂道:我他说出这个宇,的确使一个人吃了一惊,但吃惊的人并不是老伯,而是风风。老伯眼睛里神色还最很平静,非但没有露出惊讶坏疑之色甚至还仿佛有了一丝笑意。风凤忽然发现了这两个之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馈,所以他们不但能互相了解也能互相信任。她本来很不甘心就这样安安份份地坐在旁边的,可是她忽然觉得很疲倦,仿佛有种神秘的睡意正慢馒在往脊椎里往上腰,已渐渐爬上她的头。老伯和孟星魂的人影似已渐渐模糊,声音也似已渐渐遥远她拼命地想睁大眼睛,但眼皮却重得像铅铁…。老伯道你到花园去过?孟星魂道:我去的时候,那里一个人也没有。老伯道;所以你很快找到了那条地道。孟星魂道地道下还早巳准备好了一条船老伯道,所以你就认为是他们故意让你来追踪我的。孟星魂邀不错。老伯道6他们没有暗中追踪你?孟星魂道没有人能在暗中追踪我1老伯道有没有人能令你说实话7盂星魂道/有……这就是风风听到他说的最后一个宇。然后她就忽然睡着。老伯这才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喃喃道她睡得真像是个孩孟星魂道她已不是孩子。老伯沉吟着,j直是你想要她睡着的?孟垦魂点点头。在水井中他用最轻的手法点了她背椎下睡穴老伯日中带着沉思的表情深深道看来你并不信任她孟星魂道你认为我应该信任她?老伯沉思着,忽然长长叹息了声.道等你到了我这样的年纪找这样的处境你也合信任她的。他慢慢地,一字字接着道因为你配没有第二个可以信任的人。孟星魂道可是你-老伯打断了他的话道等你到了没有人信任时,才会知道那种感觉有多可怕。盂星魂道:所以你一定要找个人来信任7老伯道:不错。盂星魂道/为甚?老伯道那就像个人忽然落入无边无际的大海中.只要有一根浮本漂过来,你就立刻会去紧紧抓任。就算你明知这根浮木并不能救你,你也会去紧紧抓住它。孟星魂道:但是抓得再紧也没有用。,老伯道:虽然没有用,却至少可以使你觉得有种依靠。他笑了笑笑得很苦涩慢馒地接着道我知道你一定会认为我这种想法很可笑那也许只不过因为我已是个老人,老人的想法,年轻人通常会觉得很可笑。盂星魂凝视着他,过了很久,才缓缓说道我从来没有觉得你可笑过?老伯绝不可笑。他可恨,可怕,有时甚至可怜。但绝不可笑。只有觉得他想法可笑的人,才真正可笑。

现在凤凤距离这门至少有三丈。她腿上的功夫虽不弱但从马家村到这里来的一段路也并不何况男人的衣服穿在女人身上总难免会有点拖施抗拉的。盂星魂算准自己一定可以在她到达那门之前,先赶过去。他算错了。因为他算的只是自己这一份力量,却忘了估计别的。他掠过花丛,脚尖点地再掠起。就在这时脚下的土地忽然裂开,露出个洞穴。四个人并排躺在那里,手里的匣弩同时向上抬,弩箭就暴雨般向盂星魂射了过去。盂星魂也不知道避过多少次比这些箭更狠毒,更意外的暗器他闪避暗器的动作伙而准确。但这次避暗器的动作却不够快。因为他的全心全意都已放在凤凤身上。他身上掠过最后一排菊花时,淡黄的菊花上就多了串鲜红的血珠。校至已可感觉到尖锐的箭在磨擦着他的骨胳。可是他并没有停下来。他不能停。现在正是决定生死的一刹那,只要他一停,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因此而死凤凤的黑发就在他前面飞舞着。但在他眼中看来却仿佛忽然变得很遥远。腿上刺着的痛苦,不但影响了他的判断力也影响了他的速痛苦也正如其它许多事一样有它完全相反的两面有时其能令人极端清醒有时它却能令人晕眩。孟星魂只觉得这刺痈似已突然传入骨髓,全身的肌肉立刻失去控制。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支持,但他却还是用出最后一分力量,向她扑过去中指指节起挥拳直击她腰下气血海穴。这是致命的死穴一击就足以致命。他挥拳击出后,痛苦已刺入脑海像针尖般刺了进去。接着就是阵绝望的麻痹。在这一瞬间他还能感觉到自已凸起的指节,触及了一个温暖的肉体。他想将全身力量都集中在这一节手指上,但这时他已晕了过满天星光如梦微风轻拂着海水。他们手牵着手,漫步在星空下的海岸上,远处隐隐有渔歌传来,凄婉而悦耳。他将她拉到身旁轻吻着她被风欧乱的发丝她眼中的情丝深远如海……孟星魂忽然张开眼,所有的美梦立刻破灭了。没有星光,没有海也没有他在梦中都无法忘记的人他是伏在刚才倒下去的地方,腿上痛楚反似比刚才更剧烈.我并没有死。这是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可是这件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凤凤是否还活着?他绝不能让她活着说出老伯的秘密。有人在笑。孟星魂接扎着抬起头,就看到律香川的眼睛。律香川的眼睛里发着光但笑的并不是他1笑的是凤凤。她笑得好开心好得意。孟星魂全身突然僵硬,就好像突然被满池寒冰冻住连痛苦都已麻痹。凤凤走过来,看着他,连目中都充满了笑意。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她是个非常美的女孩子。有毒的罂栗岂非也很美丽?盂星魂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哑声道:你。☆你说出来了?凤凤笑声中带种可怕的讥消之意,显然觉得他这句话问得实在多余她笑得就像是刚从粪坑出来的母狗吃吃地笑着道:我当然说出来了你以为我是来于什么的?小媳妇回门来替女婿说好话么?孟星魂看着她只觉得全身都已软瘫连愤怒的力气都已消蚀。凤凤道你想不到会在这里见着我,是不是?你想不到那老头子会让我走的,是不是?她大笑.又道我告诉你我虽没有别的本事但从十三岁的时候,就已学会怎么去骗老头子了干我们这行的若吃不住老头予,还能够吃谁?孟星魂在看着听着。凤凤媚笑道其实你也不能怪我,我还年轻,总不能将终生交托给那个老头子,他不但快死,面且死了后连一文都不会留下给我。孟星魂突然转过身,转向律香川。他神情忽然变得出奇地平静,缓缓道你过来。律香川道你有话对我说?孟星魂道你听不听?律香川笑了笑,道有些人说的话,总是值得听的,你就是那种人。他果然走了过来。但目中的警戒之色却并未消除。虎豹就算已经落入陷阱还样可以伤人的。律香川走到七尺外就停下,道:现在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可以听得清楚了。孟星魂道我想问你要样东西。律香川道要什么?盂星魂道:这女人,我要你把她交给我。律香川又笑了,道你看上了她?盂星魂道我想要她的命。律香川没有笑,凤凤却笑了。她好像突然听到了天下最滑稽的事,笑得弓下了腰,指着盂星魂笑道我本来以为他这人还不太笨,谁知道他却是个呆子,而且还有疯病。她又指着律香川,道他怎么会把我交给你呢T你凭什么要我的命?你以为自已是什么人?律香川等她说完了,笑完了,突然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拉到盂星魂面前,淡淡道你要的是不是这个女人?盂星魂道是律香川慢慢地点了点头,目光移向凤风的脸。风风目中口出恐惧之色,勉强笑道你当然不会把我交给他的。是不是?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又为你找出了那姓孙的。…/律香川脸上全无表情,冷酷道:但这些事你全都已做完了,是不是?风风脸色已发白,颤声道:以后我还可以为你做别的事,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律香川伸手轻抚她的脸,手掌馒慢地滑下,突然一把撕开她的衣襟。独完美的胴体立刻暴露在日光下。律香川却连看都没看服。他看着孟星魂,微笑道:我知道你见过很多女人。孟星魂道我见过。律香川道你看这女人怎么样?孟星瑰道:还不错。律香川道我为什么要平白将这么样一个女人交给你,我自已难道不能享用她?孟星魂道:你能,但你也有不能做的事。律香川道哦。孟星魂道现在你己知道老伯在哪里。律香川道女人总比较细心些,她已说得够清楚。孟星魂道我知道你一定能找到老伯,但你是不是能到那井底的秘室中去?律香川道不能…现在还不能。,没有必要时,他从不说谎,所以他说的谎才特别有效。孟星律香川道没有人。他忽又笑了笑,道但我可以将那口并封死,将他闷死在井底.孟星魂道你能等那么久?律香川沉吟着,道也许能…我耐性一向不错。孟星魂道:你怎知他一定会被闷死?律香川凝视着他,过了很久,才一字一宇道:你是说,你可以到井底去为我杀他?孟星魂闭上服脯,缓缓道只要你将这女人交给我,我就替你去杀他。她闭上眼睛,眼泪已夺眶而出。没有人想像他此刻心情之恐惧与痛苦,没有人能想到他会这么做。可是他不能不这么傲。律香川眼睛里已发出了光,盯着他,道:我又怎知你说的话是否算数?凤凤一直在旁边听着,身子开始发抖,突然嘶声道:不要听他的话,他绝不会杀老伯,这一定又是他的诡计。律香川突然反手一巴掌捆在她脸上。她苍白的股立刻红肿,鲜血沿着嘴角倘落,被打落的牙齿却已吞下肚里。她全身痉挛,已无法控制自已咽喉的肌肉。孟星魂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冷玲道:我说的话从没有人怀疑过。律香川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孟星魂道因为我非做不可律香川道:没有人逼她去杀他,也没有人能逼你去杀他!孟星魂咳紧牙关,道他既是非死不可,谁杀死他岂非都一样?律香川道与其让别人去杀他,倒不如由你去杀他,与其慢漫地死,困不如死得快些,因为等死比死更痛苦。孟星魂道:不错.律香川忽然长长吐出口气,道:我现在总算已明白你的意思盂星魂道只明白没有用。律香川微笑道:你以为我会不答应?凤凤还在抹着嘴角的血,身子突然跃起,飞起两腿剔向律香川的胸膛。律香川连眼角都没有看她,但手掌已切在她足踝上。她立刻就凭空跌在地上,完美而绢秀的足踝已弓曲,就像是一个恶作剧的孩子扭断了玩偶的脚。律香川还是没有看她,淡淡道;她已经完全是你的,你若没有特别的法子对付她,我倒可以给你几个很好的建议。风凤看着自己弓曲折断的足踝,泪流满面,咬着牙道:你这个畜牲,你不是人,不得好死的,我以后怎么把你当做人。盂星魂已挣扎着战起,冷冷地看着她等她骂完,才冷冷道你只后悔认错了他?你自己做的事呢?风风硬声道我做了什么?……我有什么好后悔的?孟星魂道:你没有?风风流着泪道我是个女人,每个女人都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男人,我为什么没有?你凭什么一定要我将终身交给那半死的老头子?她瞪着孟星魂,大声道:若有人要你一生去陪个半死的老太婆,你会怎么样?盂星魂的眼角又开始跳动,但目中的仇恨与杀气却已少了。凤凤挣扎着爬超,又跌倒,嘶声道你说,我做错了什么?你若是个人,就应该为我说句公道话。盂星魂握紧双拳,道这件事一开始你就不应该做的。凤凤道你以为我喜欢做,喜欢来路一个可以做我祖父的老头子睡觉?盂星魂道你为什么要做?,凤凤道:我有什么法子,十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卖给高老大,她就算要我去陪条狗睡觉.我也没法子反抗的。孟星魂道可是你…中。风凤大声打断了他的话,道:你难道没有为高老大杀过人你难道没有为她做过违背自已良心助事?不错,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可是你呢?你又能比我强多少?她突然伏倒在地,失声痛哭,道爹爹,娘-你们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要把我送进火坑,我也是十月怀胎出来的,为什么要比别人命苫?、盂星魂脸色苍白,目中已露出痛苦之色。他忽然觉得她说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她也是人,也有权活着,有权选择自己所爱的人,跟这人渡过一生,生目己的孩子,再将他们养育成人。这中是人的基本权利。没有人能剥夺她这种权利。她虽然出卖了老伯,但是她自己的一生,岂非也同样被人出盂星魂忽然发觉她也有值得同情的一面。她欺骗别人,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只不过是为了要活下一个人若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无论做什么事,都应该是可以原谅的。你绝不能只看她那可恨可恶的一面——只可惜世人偏偏只懂得看到人可恶两那一面,却将自已可恶的一面隐藏起来。人们着懂得像宽恕目己一样去宽恕别人,这世界一定更可爱得多。风凤的痛哭已渐渐变为抽泣,然后慢慢地拾起鞋,凝视着盂星魂唉声道:你不是要杀我?现变为什么还不动手?孟星魂的脸也因搐苦而扭曲。他本来的确是一心想杀死这女人为老伯复仇,但现在已无法下手。因为他忽然发觉自已根本无权杀她。任何人的生命都同样可贵的,谁也没有杀死别人的权力.盂星魂在心里长长叹息了一声,慢慢转过身。律香川正笑着看他背I,仿佛觉得这两个人的情况很有趣。孟星魂忽然道:我们走吧。律香川道哪里去?盂星魂道老伯那里。律香川眨眨眼睛,道:这女人呢?你不想杀死她了?盂星魂咬紧牙关,冷滑道比她更该杀的人,活着的还有很多。…律香川忽然笑,悠然道:高老大说的果然不错。盂星魂沉下股,道:她说了什么?律香川道她就知道你不忍下手杀这女人的,你自已根本就没法子为自己而杀人,她却可以要你去杀人.孟星魂道哦?律香川微笑道因为你的心肠根本就不够硬,也不够狠,所以你永远只配做一个被人利用的刺客。盂星魂只觉得自已的日在收缩,怒火巴燃烧至咽喉.津香川还在笑着,笑得就像一把刀。盂星魂咬了咬牙,忽又道:她人呢?律香川道:你想见她?他不让盂星魂说话,接替又说道:你见到她,又有什么用?难道你敢反抗她?难道你敢杀了她?——你着真的敢.我甚至可以绑住她的手来交给你他大笑,又道:但我知道你绝不敢的,因为她是你的恩人.是你老大,你欠她的情,一辈子也休想还得清的孟星魂站在那里,忽然间已汗流满面。律香川悠然道所以我看你还是乖乖地跟我去吧。盂星魂茫然道走?律香川道我已经将这女人交给你了,你杀不杀她,是你的事孟星魂点点头道:我明白。律香川道,所以你对我说的话也得算数。盂星魂又点点头。凤风忽然挣扎着爬过来,稳住孟星魂的衣角,嘶声道不要去,千万不要替这畜牲做任何事,否则你只有死得更快。孟星魂脸上又变得全无表情,淡谈道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凤风道他说的话都是放屁.你又何必一定要守信?孟星魂道:因为我不是他。风风看着他,目中的神情很奇特,好像很惊讶,又好像疑惑。她实在不够相信,世上竟有这样的呆子。她从未见过。直到现在,她才真正看到人性中最高贵的一面,才懂得人性的尊严。律香川忽然招了招手,花从中立刻就有人飞步过来.现在律香川的命令就和昔日的老伯同样有效。律香川冷冷道:将这女人送到飞鹏堡去,我知道屠堡主很需要一个这样的女人?他的属下立刻应声道;是立刻就有两个人过来,从地上拖起了风凤。风风眼泪又流下,却连挣扎都投挣扎-一个在火坑中长大的女人,都早已逆来顺受。只要能活着,什么都可以忍受。孟星魂忽然道:等一等。律香川道难道你也想要她?他微笑着,又道:那也行,只要你能提着老伯的头领送来给我,你要什么都行。孟星魂沉着脸,道:我只问休,你刚才说的是屠堡主?万鹏王想必也像老伯,被他们最信任的朋友和最得力的助手出卖了。律香川当然早巳和屠大鹏秘密勾结,这阴谋必已计划了很久,武老刀的事件正是他们等待已久的机会。他们借着这机会让老伯和万鹏王冲突,几次血战不但使老伯和万鹏王的力量都为削弱,也使得他们的心上的压力一天天加等到这压力变得不能忍受时,他们只有作孤注一掷的火拼决律香川当然早巳算准,到了这时老伯就一定会将全部权力交给他。因为这时老伯已别无可以信任的人。这也正是他阴谋中最重要的一环,到了这时,他已可将老伯一脚踢开。这阴谋复杂却完美,简直无懈可击。就连孟星魂都不能不佩服。,律香川凝视着,忽又笑道现在你不必再问,想必也明白我们演的是出什么戏了。盂星魂道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律香川道:哦?盂星魂道:在这出戏里我演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律香川想了想,道:你本来只不过是个很小很小的角色。孟星魂道小角色?律香川道本来只想利用你加重老伯的压力,利用你使他更信任我,但后来…/孟星魂道:6后来怎么样?律香川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后来你却使自己这角色的戏加重了,我几乎已有些后侮,根本就不该让你这角色上场的他的确后悔过,因为他一直低估了这无名的刺客。盂星魂沉默了很久,忽又问道:高老大呢T她又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律香川道她是个女人孟星魂道你的意思是说……律香川道,我的意思就是说她是个女人,谁也不能改变这件事,她自己也不能。盂星魂道、女人在一出戏里扬的通常都是很重要的角色。律香川道我这出戏不是。他又笑了笑.道:在我这出戏中只有一个主角,就是我……盂星魂道:这主角的收场呢?律香川道:主角当然是好收场I盂星魂道:你能确定?律香川道当然能确定,这出戏时每个角色的收场,都只有我才能决定,因为我的角色本就是神,本就决定切人的生死和命运世上的确有种人总要将自己当作神。这种人当然是天才,但也是疯子。疯子的收场通常都很悲掺。只可惜这出戏现在已接近尾声,每个角色的生死和命运似巳都被安排好了,已没有人能改变.到最后台上剩下的,也许只有律香川一个人,和满台死尸。除非有奇迹出现,这结局无法改变。但奇迹是很少会出现的。很少,但却不是绝对没有!

人与人之间,好像总有种奇怪面愚昧的现象。他们总想以伤害别人而保护自己,他们伤害的却总是自已最亲近的因为他们只伤害得到这些人,却忘了他们伤害这些人的时候,同时也伤害了自已。他们自己受到的伤也能比别人更深。所以他们受到的伤害也好比别人更深。所以他们自己犯了错,自己痛恨自己时,就拼命想去伤害别人间若真有地狱,那么地狱就在这里。就在这丛盛开着的菊花前,就在这小小院子里。院子里有四个人的尸体-父亲、母亲、女儿、儿子。孟星魂若早来一步,也许就能阻止这悲剧发生但他来迟了。黄昏,夕阳的余辉仿佛带着血一般的暗红色,血已凝结时的颜色。伤口中流出的血凝结了孟星魂弯下腰,仔细观察着这尸身上的伤口,就像是期望着他们还能说出临死前的秘密。这些人怎么会死的?死在谁手上?孟星魂几乎已可算是杀人的专家,对死人了解得也许比活人还多,他见过很多死人也会仔细研究他们临死前的表情。一个人惧,就是愤怒痛苦。无论是谁在看到一钢刀砍在自己身上时,都只有这几种表情。但这夫妻的尸身去不同。他们的脸上既没有惊惧,也没有愤怒,只有带着种深邃的悲哀之色-一种自古以来,人类永远无法消灭的悲哀。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他们显然不想死,却非死不可。但他们临死前却又并不觉得惊恐恼怒,就仿佛死已变成了他们的责任,他们的义务。这其中必定有种极奇怪的理由。孟星魂站起来,遥望着天畔已逐渐黯谈的夕阳,仿佛在沉思。这件事看来并没有什么值得思索的。无论是谁看到这些尸身,都一定会认为是老伯杀了他们的。一个在逃亡中的人,时常都会将一些无辜的人杀了灭口,但盂星魂的想法却不同。因为他已发觉这些人真正致命的死固并不是那些刀伤。他们在这一刀砍下来之前,已先中了毒。那毒药的份量已足够致命。老伯是绝不会在一个人已中了致命之毒后,再去补上-刀。他既不是如此的人,也没有如此愚蠢。那么这些人是怎会死的?死在谁手上呢?孟星瑰的眼角在跳动。他受了某种强烈的感动时,眼角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跳动起来。那么他是不是已找出了这秘密的答案?外面忽然有人在敲门。孟星魂沉吟了半晌终于慢慢地走过去,很快地将门拉开。他的人已到了门后。每个人开门的方式不同,你若仔细的观察,往往会从一个人开门的方式中发觉他的职业和性格。孟星魂开门的方式是最特别、最安全的一种。像他这么样开门的人,仇敌-定比朋友多。门外的人吃了一惊。无论谁看到面前的门忽然被人很快的打开,却看不到开门的人时,往往都会觉得大吃一惊。何况他本就是个很容易吃惊的人。容易吃惊的人通常比较胆小,比较懦弱也比较老实。孟星魂无论观察活人和死人都很尖锐,他观察活人时先看这人的眸子。就算天下最会说谎的人,眸子也不会说谎的。看到门外这人目中的惊恐之色,盂星魂慢慢地从门背后走出来,道你找谁?他的脸色也和老伯的脸色一样,脸上通常都没有任何表情。没有表情通常也就是一种狠可怕的表情。门外这人显然又吃了一惊,不向自主便退后了两步,向这扇门仔细打量了两眼,像是生怕自已找错了人家。这的确是马方中的家,他已来过无数次。他松了口气.陪笑说道,我是来找马大哥的,他在不在?这家人原来姓马。盂星魂道你找他于什么?他问话的态度就好像是在刑堂上审问犯人,你若遇见个用这种态度来问你的人,不跟他打上一架,就得老老实实地回答。这人不是打架的人他喉结上上下下地转动嗫嚅道昨天晚上有人将马大哥的两匹马和车是怎么回事?孟星魂道、赶车的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人道是个块头很大的人。孟星魂道车子里面有没有别人?这人道有。孟星魂道有什么人。这人道:我不知道。孟星魂沉下了脸,道怎么会不知道…?这人情不自禁,又往后退了两步,吃吃道r车窗和车门都是紧紧关着的我看不见。孟星魂道既然看不见,怎知道有人?这人道我看那赶车人的样子,绝不像是在赶着辆空车。孟星魂道他是什么样子?这人咽了见口口水,讷讷道:看样子他很匆忙,而且还有点惊惶。孟星魂道:你什么时候看到他的?这人道昨天晚上。孟星魂道:昨天晚上什么时候?这人道已经很晚了,我已经准备上床的时候。孟星魂道既然巳那么晚了,你怎么还能看得清楚?这人道:我……我并没有看得很清楚。孟星魂道你既然没有看清楚,又怎么能知道他很惊惶?这人道我…。我…。我只不过有那种感觉而已。他忽然拉拉衣角,忽然摸摸头发,已吓得连一双手都不知往哪里放才好。他从没被人这样问过话,简直已被问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也忘了问孟星魂凭什么问他这些话了。现在孟星魂才让他喘了口气,但立刻又道你亲眼看到那辆马车?这人点点头。孟星魂道:你看到车子往哪条路走的?这人向东面招了指,道就是这条路。,孟星魂道:你会不会记错?这人道不会。孟星魂道:车子一直没有回头?这人道;没有。他长长吐了口气,陪笑道所以我才想来问问马大哥,这是怎么问事那两匹马他一向都看得很宝贵,无论多好的朋友,想借去溜下圈子都不行,这次怎么会让个陌生人赶走的呢?孟星魂道:那大块头不是这里的人?这人道绝不会,这里附近的人,我就算不认得,至少总见孟星魂道那人你没见过?这人道:从来没有。孟星魂道他赶走的是你的马?这人道不是,是马大哥的孟星魂道:人,你不认得,马,又不是年的,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这人又退了两步道:没……没有。孟星魂道既然和你没有关系,那你为什么要来多管闲事?这人道我……我……孟星魂道你知不知道多管闲事的人,总是会有麻烦惹上身的?这人不停地点头,转身就想溜了。孟星魂道站住这人赫然几乎跳了起来,苦笑着道大……大爷还有何盼咐?孟星魂道:你是不是来找马大哥的:这人道:是……是。孟星魂道他就在里面,你为什么不进去找他了?这人苦笑道:我……我怕…。/盂星魂沉着脸道怕什么?快进去,他正在里面等你……他叫别人进去,自已却大步走出了门。这入在门口征了半天,终于硬着头皮走进去。孟星魂很快就听到他的谅呼声,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喜欢多管闲事的人,的确总是会有麻烦惹上身的。角落里有两根铁管,斜斜的向上伸出去。铁管的一端在并里-另一端当然在水面之上,因为这铁管就是这石室中唯一通风的设备。人在这里虽不致闷死,但呼吸时也不会觉得很舒服的。所以这里绝不能起火,老伯就只有吃冷的。凤凤将咸肉和锅贴都切得很薄,一片片的,花瓣般铺在碟子里。一层红.一层白,看来悦目得很。她已遭得用悦目的颜色来引起别人的食欲。老伯微笑道/看来你刀法不错。凤风嫣然道可措只不过是菜刀。她贬着眼,又道我总觉得女人唯一应该练的刀法,就是切菜的刀法,对女人来说,这种刀法简直比五虎断门刀还有用。老伯道:哦?凤凤道:五虎断门刀最多也只不过能要人的命.但切莱的刀法有时却能令一个男人终生拜倒夜你脚下,乖乖地养你一辈子。有人说通向男人心唯一的捷径,就是他的肠胃。这世上不爱吃的男人还很少,所以会做莱的女人总不愁找不到丈夫的老伯又笑了,道:我本来总认为你只不过还是个孩子,现在才知道你真的已是个女人。凤凤用两片锅贴夹了片咸肉,喂到老伯嘴里忽又笑道有人说,女为悦己者容,也有入说,女为己悦者容,我觉得这两句话都应该改改。老伯道怎么改法?风风道:应该改成,女为悦已者下厨房。,她眨着服笑道女人若是不喜欢你,你就算要她下厨房去炒个菜她都会有一万个不愿意的。老伯大笑道:不错女人只肯为自己喜欢的男人烧好菜,这的确是千古不移的大道理凤凤道就好像男人只肯为自己喜欢的女人买衣服一样,他若不喜欢你,你即使耍他买块赃布送给你,他都会嫌贵的。老伯笑道但我知道有些男人虽然不喜欢他的老婆,还是买了很多漂亮衣服给老婆穿。凤凤道:那只因他根本不是为了他的老婆而买的!老伯道:是为了谁呢?风风道是为了他自已,为了他自已的面子,其实他心里恨不得老婆只穿树叶子老伯又大笑。忽然觉得胃口也好了。风凤又夹块咸肉送过去眼波流动软软道:我若要你替我买衣服,你肯不肯?老伯道当然肯风凤嘤咛一声,撅起了嘴,道那么你以后也只有吃红饶木头了。老伯道:红烧木头?凤凤道:你想让我穿树叶子,我不让你吃木头?又吃什么呢?老伯再次大笑。他已有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他笑的时候,一块咸肉又塞进了他的嘴。老伯只有吃下去,忽然道:你刚才还在拼命地想我生气,现在怎么变了?凤凤眨了眨眼,道我变了吗?老伯道:现在你不但在想法子让我吃多些,而且还在尽量想法子要我开心。凤凤垂下头,沉默了很久才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也好因为我已想通了一个道理。老伯道:什么道理?凤凤道这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着很不开心,我也定不会很好受,所以我若想开心些,我一定要先想法子论你开心。她抬起头凝视着老伯,慢慢地接着道: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该尽量想法子使自己活得开心些,你说是不是?老伯点点头.微笑道想不到你已经变得越来越聪明了I其实女人多数都很聪明,她若已知道无法将你击倒的时候她自己就会倒在你这边来了。所以你若是不愿被女人征服就只有征服她你若和女人单独相处,就只有这两条路可走,千万不能期望还有第三条路,聪明的男人当然都知道应该选择那条路所以伤千万不能妥协。因为妥协的意思通常就是投降。你只要有一次被征服,就得永远被征服。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 26 章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