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孟子浩然正气大丈夫www.649.net

孟子浩然正气大丈夫www.649.net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16

哈,看看背书轮到最小的福生来了,大家都高兴。 虽说师母已在灶房烧了夜火,然而太阳还刚转黄色,爬到院中那木屏风头上不动,这可证明无论如何,放学后,还有两个时辰以上足供傩傩他们玩耍。 “呀,呀,呀,呀,昔——昔——” “昔孟——” “昔孟——呀,呀,呀,呀,昔孟——呀,呀,……”“昔孟母!”先生拈了一下福生耳朵,生着照例对于这几个不能背书的孩子应有的那种气。 求放学的心思,先生当然不及学生那么来得诚恳而热烈。 然而他自己似乎也有一点儿发急,因背夜书还不到第二个时,师母就已进来向先生讨过烧火的纸煤子了。 “昔孟母,择——呀,呀,呀,择,择邻……”“择邻处!”这声音是这样的严重,一个两个正预备夹书包离开这牢狱的小孩,给那最后一个“处”字,都震得屁股重贴上板凳! 大家怔怔的望着先生那只手——是第四个指头与小手指都长有两寸多长灰指甲的左手。这时的手已与福生的耳朵相接触了,福生的头便自然而然歪起来。他腿弯子也在筛颤,可是却无一个人去注意。 “蠢东西!怎么这大半天,念四句书也念不下呢?”先生上牙齿又咬着下口唇了,大家都明了先生是气愤。至于先生究竟为什么而气愤,孩子们都还小,似乎谁也不能知道。也许这是先生对于学生太热心了的缘故吧!不然,为甚先生的气总象放在喉管边一样,一遇学生咿唔了三次以上脸就绯红。 “你看人家云云比你才大过好远,一天就读那么多书。你呢,连这样四句好念的书,读了半天,一句整的也记不到。同人吵嘴——哼!都为我规矩坐到!就慌到散学了吧?——同人吵嘴就算得头一个,只听见一个人镇天吱吱喳喳,声气同山麻雀似的伶脆,读书又这样不行!”福生耳朵内听到的只是嗡嗡隆隆,但从先生音调顿挫中知道是在教训自己。 先生的手,依然恢复原状,在他嘴巴边上那五七根黄须上抹着了。歪过头来许久的福生,脸已胀得绯红,若先生当真忘了手的疲倦,再这样继续拈下去,则福生左眼的眼泪会流到右眼——连同右眼所酿汇的又一同流到右颊上去,这是不用说的事。先生手虽暂时脱离了福生耳朵,然而生书一句背诵不得的福生,难道处罚就是这么轻快容易,拈一阵就算了?哪有这种松活事?若果光拈一阵耳朵完事,那末,我们都不消念书,让先生各拈一阵耳朵就得了!根据过去的经验,福生在受处罚之先,依然就先把眼里所有的热泪吓得一齐跑眼眶外来。此外七八个书包业已整理好了的学生,各注意到福生刚被拈着的那只大耳朵,紫红紫红,觉得好笑。但经先生森然的目光一瞥,目光过处都象有冰一般冷的东西洒过,大家脸上聚集着的笑纹也早又吓得不知去向了。大家都怔怔的没有做声。 大家既怔怔的没有做声,相互各看了近座的同学一眼后,便又不约而同的把视线集中到先生正在脸上抓动的那两个有趣长指甲。这指甲之价值,从先生那种小心保护中已可知道。 然而当日有听到先生讲这指甲的德行的,便又知道除美丽,把人弄得斯斯文文以外,还可刮末治百毒,比洋参高丽参还可贵。 “今天不准回家吃饭!” 大家心里原来都正是为这件事情悬住了。自从这死刑由先生严重有威还夹了点余怒的口中说出后,各人都似乎感觉这一件东西忽然便落到心上。但是,大家接着便又起了第二个疑虑:觉得先生不准吃饭的意思,是把福生单独留到这里,还是象从前罚桂林一样,要他跪在孔夫子面前把书念熟——而大家都坐在位上陪等,到背了后再一齐放学?消息的好丑,在先生第二道命令没有宣布以前,还是无法知道。 若果不幸先生第一道命令的含义与处置的方法是根据桂林那次办去,这影响于另外这几个人玩耍的兴致就严重得说不出口,因此,大家在这刹那中,又都有点恨尽自“昔昔昔昔”连“昔孟母”三字也背不下去的福生。 “宋祥钧!” 云云听到先生叫他的名字,忙把书包夹到胁下窝,走到孔夫子牌子前恭恭敬敬将腰勾一下,回转身来,向先生又照样勾了一下,出去了。 “周思茂!”先生在云云出去后一阵子又点到第二个名字。 那高高长长的周莽子,在先生“茂”字还未出口时已离了座位,——他也照样的勾了两次腰,若不措意,但实在略略带了点骄矜意思,觑了还在方桌边低头站着的福生一眼。 先生是这样一个一个的发放这些小学生回去。他意思是,若不这么一个一个放出,让他们一伙儿出去,则在学堂中已有了皮绊,曾斗过口的学生,一出大门就会寻衅相打动起手来了。如今既可免去他们在街上打架,并且这方法好处又能使学生知道发愤,都想早把书背完则放学也可占第一,兼寓奖励之意。其实这一帮小顽皮孩子,老早就约了放学后各在学堂外坐候,一齐往北门外河滩上去玩的;就是打架也是这么约等,先生还不是在梦中吗! 凡是出去的向孔夫子与先生行礼外,都莫不照样用那双小而狡猾的眼睛把那位桌子边竖矗矗站着觫觳不安的福生刷一下。这不待福生抬头也能知道。可怜的福生,从湿润朦眬的斜视里,见到过门限时每一个同学那双脚一起一落地运载着身子出去,心里便象这个同学又把他心或身上的某一部分也同时带去了!直到先生声音停顿中吹起水烟袋来,他自己才忽地醒转来认清自己还是整个——也只有这整个身子留到这冷落怕人的书房中。 遵命把那本《三字经》刚又经先生点过一道的“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四句书杂夹着些咿咿唔唔读着的福生,一个人坐到桌子上,觉得越读下去房子也越宽大起来了。 ……周莽子这时好不快活!他必是搂起裤脚筒,在那浅不过膝清幽幽的河水里翻捉螃蟹了!那螃蟹比钱还小,死后就变成红色。……云云正同傩傩他们在挖沙子滚沙宝,做泥巴炮,或者又是在捡瓦片儿打漂水也说不定。要是洗澡,那就更有趣!“来,来,来,莽子嗳,我打个汆子吧,”行看兆祥腰一躬就不见了,哈哈!那边水里钻出一个兆祥的头了,你看他扑通扑通又泅了过来……这样的玩着,不知道谁一个刻薄的忽然闹起玩笑来:喊一声“贵生——你屋的妈来找你了。”那末,正在凫着水的贵贵会大吓一跳,赶忙把整个身子浸进水中去,单露一个面孔到水面上来,免让他妈在岸上发见他。“我贵贵在这里吗?”“伯娘,他不在这里,早回家去了。”于是,贵贵的妈,就给别一个孩子的谎语骗去了!而贵贵又高高兴兴的在那里泅来泅去。若是贵贵的妈并没有来呢,这使刻薄的准要受贵贵浇一阵水才了事。……这使刻薄的倘说的是“先生来了!”则行见一个两个都忙把身子浸进水里去,只剩下八九个面孔翻天的如象几个瓜浮在水面上,——这必须到后又经另一个证明这是闹玩笑后,大家才恢复原状,一阵狂笑…… “读!读!不熟今天就不准转去!”先生的话象炸雷在耳边一响,才把正在迷神于洗澡时那种情景中的福生唤回。这书房里便又有一阵初急促暂迟缓单调无意思的读书声跑出墙去。*这嫩脆而略带了点哭音的读书声,是否还能吸引到每一个打墙外过身时行人的注意,这事无人知道。但我相信,这时正在道门口梆梆梆梆敲着叫卖荞面的柝声,无论如何总比书声动听。 当福生两次勾腰向孔夫子与先生行过礼后,抬起头来,木屏风上的太阳早爬到柚子树尖顶上去了。耳朵虽不愿接收先生唠叨的教训,但从灶房方面送来的白菜类落锅爆炸声却很听得清楚。这炒菜声使他记起肚子的空虚,以及吃夜饭时把苋菜汤泡成红饭的愿望来。 大概是因眼眶子红肿的原因吧,过道门口时,平素见狗打架也必留连一阵的福生,明明看到许多小孩,正在围着那个头包红帕子,当街乱打筋斗竖蜻蜓的代宝说笑,他竟毅然行过,不愿意把脚步放得稍慢一点,听几声从代宝口中哼出会把人笑得要不得的怪调子!栅栏前当路摆着那一盆活黄鳝,在盆内拥拥挤挤,也正是极有趣的事!他也竟忍心不去多看一眼。 一九二五年五月作

在儒家圣人的排序中,孟子后来居上,被尊为亚圣,成为紧跟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的孔家店二掌柜。和生前潦倒、死后风光的孔夫子相比,这位头顶亚 圣光环的孟子似乎更倒霉,不仅生前同样潦倒,即便是在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相当地寂寞。那本由他与众弟子精心打造序诗书,述仲尼之意的著作 《孟子》,在孔夫子已经阔得可怕、其著作也成为万世不易的经典后,依然屈居于诸子之列,他本人也似乎有被人忘记的嫌疑。等他本人被官方抬到亚圣的 地位,著作也挤进十三经,已是元朝以后的事情了。其间经历的曲折磨难,更非孔子所可比拟,几乎就是一部生动的儒学变迁史。 一、孟子的身世与学说 和司马迁在《史记》中为孔子立世家,洋洋洒洒地写上几千字相比,他为孟子留的空间实在太小,只是将孟子与荀子、邹衍等合在一起立传,其中写到孟子 的,仅仅二百字多一点。通过这二百来字,我们能够知道孟子名轲,是邹国人。他是孔子的孙子子思的再传弟子,曾跟随子思的门人学习过儒学。学 成之后,孟子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首先去齐宣王那里游说,碰碰运气。在齐国碰壁后,又到魏国游说魏惠王。但他的那套政治主张,在魏惠王看来,是迂远而 阔于事情,迂腐不堪,有学无术,难以切合世用。那个时候,国际风云人物是商鞅、吴起、孙膑、田忌等,要么奉行法家的实用主义路线,大搞改革;要么擅 长兵法将略,能克敌制胜。作为天下共主的周天子是彻底靠边站了,国际上风起云涌,秦、楚、魏、赵、韩、齐、燕等七雄基本划定了各自的地盘,激烈地 争夺国际领导权。以魏、韩、赵三晋为轴心,秦、楚、燕、齐各种势力变换组合,西联秦、东联齐而南攻楚,曰连横;南联楚、北联燕、西攻秦或东拒 齐,是为合纵。这是早期的合纵连横。后来,合纵就成为关东五国(魏、韩、赵、燕、楚)合力攻秦,连横则变成关东六国集体妥协投降,向秦国屈服。所以在 那个时代,吃得开的是张仪、公孙衍等善于忽悠、利口覆家邦之徒。像孟子这样,到处宣扬尧舜之道和三代仁政的,是没有市场的,毕竟这一套听起来好听、看起来 好看,却不能收到近效。 在接连碰壁之后,孟子大概也感觉到在那个时代推行他的王道仁政,只是镜花水月,可望而不可即。遂绝了出仕之 念,与弟子万章等人,序诗书,述仲尼之意,安心著述,弘扬孔老夫子的学说,为后人留下了《孟子》七篇。现在通行本的《孟子》又把每篇都分为上下两篇, 所以成了十四篇。 除《史记》之外,另一本记载孟子事迹的书是刘向的《列女传》,它在记载孟母的光辉事迹时,附带着说到了孟子。我们所 熟悉的孟母三迁、断机喻学等故事即出自该书。据说孟子小的时候,其家靠近墓地。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年幼的孟子由于常见丧葬之事,不知不 觉也模仿起那些负责挖坑埋葬的人的动作做游戏。孟母见了,很是忧心,她担心长此以往儿子会沉溺于这些下九流的事。为了使儿子避免受不良影响,她迁居于市场 旁边。结果,孟子又开始模仿市场上的那些小商贩做生意的样子。孟母不得不再次搬迁,这次将家搬到了学校的旁边。受环境的熏陶,孟子也开始玩起了孔子小时候 玩过的游戏其嬉游乃设俎豆揖让进退,模仿先生学生们作揖行礼的动作。那个时候,礼是学校教学内容中相当重要的一块,经常由先生带领学生做实地演 习,所以居近学校的孟子,能看到这种场面并不奇怪。孟母三迁的故事在古代广为流传,甚至被写进蒙学教材《三字经》: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 杼。让人在感慨孟母用心良苦的同时,也不禁艳羡:那时的社会制度尽管不优越,但房价却实实在在地惠民!要是放在今天,他们孤儿寡母的,大概也只能望楼兴 叹、有心无力。最后的结局,很可能中国历史上多一个挖坑能手,少一位圣人。 孟子对学习产生了兴趣,走上了正轨,孟母自然很是欣慰。等 孟子到了适学年龄,孟母便送他到子思的门人那里去学习儒家经典。关于孟子的老师,《史记》认为是子思门人,《列女传》则认为是子思。以时代推论,当以《史 记》为是。孟子出生时,子思已经故去三十年左右,所以孟子能够跟子思的门人学习,已经算很幸运了。鲁迅先生说: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孩子的天性就 是玩,小孟子也不例外。别看他模仿起别人行礼的样子有板有眼、乐此不疲,因为那是在做游戏。一旦真正入学读书,时刻与子曰诗云为伴,孟子便受不了 了,不久也感到厌腻,于是偷偷地从老师那儿溜回了家中。其时孟母正在织布机上辛勤地劳作,以便养家糊口。她见孟子逃学回来,吃了一惊,问道:你学习怎么 样了?孟子答道:还不是那么回事。孟母听了,拿起剪刀就将正织着的布从中剪断。孟子不解其故,吓了一跳,赶忙问原因。孟母郑重地告诉他:你中途荒 废学业,就像我剪断这正织着的布一样,将前功尽弃。作为君子,要靠学业来扬名立万,靠多学多问来增长见识,这样无论居家还是外出做事,都会远离祸害。你从 现在放弃学业,那就不会有什么出息,早晚免不了干那些下三滥的事。孟子听了,惊恐不安,从此不敢再怠于学业,又回到老师身边,直到成为一代名儒。 对于孟母断机喻学一事,《韩诗外传》另有一说,故事的梗概为:孟子在一边背诵自己所学的功课,孟母在旁边织布。但是孟子对功课掌握得并不熟练,时断 时续。孟母见此情况,拿起剪刀剪断布匹,以此事来告诫孟子,学习的思维也同织布一样,一旦断了,很难再接续上。孟子听了很受震动,此后学习更加专心。二者 虽有小异,其用意则一,都是说学习不可中辍,否则将前功尽弃。 《列女传》还记载了一个关于孟子的故事,这个故事令人深思:孟子成婚 后,有一次去卧室,瞥见妻子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韩诗外传》谓踞坐,也就是坐的时候两腿伸开,古人尚无内衣,所以这在孟夫子那个时代是不符合礼数 的),他很是生气,就又退了出来。孟子的妻子也非平庸之辈,见状,便向孟子的母亲请求将自己休掉。理由是按道理夫妻在闺房之内是不应该讲求什么繁文缛礼 的,那完全是享受爱情的自由天地,属于个人隐私领域。现在孟子见她在闺房衣衫不整,竟然不高兴,那岂不是拿她当外人?要是这样的话,夫妻之间也太难相处 了,还有什么意思?干脆离婚算了。孟子的母亲听说后,便把孟子叫来批评一通:按照礼节,你要进门的时候,必须先问一声;要上厅堂,也要先让人听到你的声 响,好叫人有个准备。要进入室内,眼睛应该盯着地面,不能乱看,因为内室属于个人活动的私地,可以不讲礼数。你眼睛乱看就容易看到不该看的地方,你自己不 遵守礼数,却拿礼来责怪别人,也太不应该了吧。孟子听了,心服口服,赶忙向妻子道歉,两人和好如初。孟子虽然是圣人,他的这套行为却真的令人不敢恭 维。倒不是说他不解风情,而是自己不按理出牌,却喜欢拿牌理要求别人。古往今来,大凡有点权势的人,莫不喜欢干此类的事。看来此时的孟子不仅对礼的精 神理解不够,就是对儒家的恕道,也未能真正领会。

在儒家圣人的排序中,孟子后来居上,被尊为“亚圣”,成为紧跟“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的孔家店二掌柜。和生前潦倒、死后风光的孔夫子相比,这位头顶“亚 圣”光环的孟子似乎更倒霉,不仅生前同样潦倒,即便是在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相当地寂寞。那本由他与众弟子精心打造“序诗书,述仲尼之意”的著作 《孟子》,在孔夫子已经“阔得可怕”、其著作也成为万世不易的经典后,依然屈居于诸子之列,他本人也似乎有被人忘记的嫌疑。等他本人被官方抬到“亚圣”的 地位,著作也挤进“十三经”,已是元朝以后的事情了。其间经历的曲折磨难,更非孔子所可比拟,几乎就是一部生动的儒学变迁史。 一、孟子的身世与学说 和司马迁在《史记》中为孔子立“世家”,洋洋洒洒地写上几千字相比,他为孟子留的空间实在太小,只是将孟子与荀子、邹衍等合在一起立传,其中写到孟子 的,仅仅二百字多一点。通过这二百来字,我们能够知道孟子名轲,是邹国人。他是孔子的孙子子思的再传弟子,曾跟随子思的门人学习过儒学。学 成之后,孟子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首先去齐宣王那里游说,碰碰运气。在齐国碰壁后,又到魏国游说魏惠王。但他的那套政治主张,在魏惠王看来,是“迂远而 阔于事情”,迂腐不堪,有学无术,难以切合世用。那个时候,“国际”风云人物是商鞅、吴起、孙膑、田忌等,要么奉行法家的实用主义路线,大搞改革;要么擅 长兵法将略,能克敌制胜。作为“天下共主”的周天子是彻底靠边站了,“国际”上风起云涌,秦、楚、魏、赵、韩、齐、燕等七雄基本划定了各自的地盘,激烈地 争夺“国际”领导权。以魏、韩、赵“三晋”为轴心,秦、楚、燕、齐各种势力变换组合,西联秦、东联齐而南攻楚,曰“连横”;南联楚、北联燕、西攻秦或东拒 齐,是为“合纵”。这是早期的合纵连横。后来,合纵就成为关东五国(魏、韩、赵、燕、楚)合力攻秦,连横则变成关东六国集体妥协投降,向秦国屈服。所以在 那个时代,吃得开的是张仪、公孙衍等善于忽悠、利口覆家邦之徒。像孟子这样,到处宣扬尧舜之道和三代仁政的,是没有市场的,毕竟这一套听起来好听、看起来 好看,却不能收到近效。 在接连碰壁之后,孟子大概也感觉到在那个时代推行他的王道仁政,只是镜花水月,可望而不可即。遂绝了出仕之 念,与弟子万章等人,“序诗书,述仲尼之意”,安心著述,弘扬孔老夫子的学说,为后人留下了《孟子》七篇。现在通行本的《孟子》又把每篇都分为上下两篇, 所以成了十四篇。 除《史记》之外,另一本记载孟子事迹的书是刘向的《列女传》,它在记载孟母的光辉事迹时,附带着说到了孟子。我们所 熟悉的“孟母三迁”、“断机喻学”等故事即出自该书。据说孟子小的时候,其家靠近墓地。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年幼的孟子由于常见丧葬之事,不知不 觉也模仿起那些负责挖坑埋葬的人的动作做游戏。孟母见了,很是忧心,她担心长此以往儿子会沉溺于这些下九流的事。为了使儿子避免受不良影响,她迁居于市场 旁边。结果,孟子又开始模仿市场上的那些小商贩做生意的样子。孟母不得不再次搬迁,这次将家搬到了学校的旁边。受环境的熏陶,孟子也开始玩起了孔子小时候 玩过的游戏——“其嬉游乃设俎豆揖让进退”,模仿先生学生们作揖行礼的动作。那个时候,礼是学校教学内容中相当重要的一块,经常由先生带领学生做实地演 习,所以居近学校的孟子,能看到这种场面并不奇怪。“孟母三迁”的故事在古代广为流传,甚至被写进蒙学教材《三字经》:“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 杼。”让人在感慨孟母用心良苦的同时,也不禁艳羡:那时的社会制度尽管不优越,但房价却实实在在地惠民!要是放在今天,他们孤儿寡母的,大概也只能望楼兴 叹、有心无力。最后的结局,很可能中国历史上多一个挖坑能手,少一位圣人。 孟子对学习产生了兴趣,走上了正轨,孟母自然很是欣慰。等 孟子到了适学年龄,孟母便送他到子思的门人那里去学习儒家经典。关于孟子的老师,《史记》认为是子思门人,《列女传》则认为是子思。以时代推论,当以《史 记》为是。孟子出生时,子思已经故去三十年左右,所以孟子能够跟子思的门人学习,已经算很幸运了。鲁迅先生说:“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孩子的天性就 是玩,小孟子也不例外。别看他模仿起别人行礼的样子有板有眼、乐此不疲,因为那是在做游戏。一旦真正入学读书,时刻与“子曰”“诗云”为伴,孟子便受不了 了,不久也感到厌腻,于是偷偷地从老师那儿溜回了家中。其时孟母正在织布机上辛勤地劳作,以便养家糊口。她见孟子逃学回来,吃了一惊,问道:“你学习怎么 样了?”孟子答道:“还不是那么回事。”孟母听了,拿起剪刀就将正织着的布从中剪断。孟子不解其故,吓了一跳,赶忙问原因。孟母郑重地告诉他:“你中途荒 废学业,就像我剪断这正织着的布一样,将前功尽弃。作为君子,要靠学业来扬名立万,靠多学多问来增长见识,这样无论居家还是外出做事,都会远离祸害。你从 现在放弃学业,那就不会有什么出息,早晚免不了干那些下三滥的事。”孟子听了,惊恐不安,从此不敢再怠于学业,又回到老师身边,直到成为一代名儒。 对于孟母“断机喻学”一事,《韩诗外传》另有一说,故事的梗概为:孟子在一边背诵自己所学的功课,孟母在旁边织布。但是孟子对功课掌握得并不熟练,时断 时续。孟母见此情况,拿起剪刀剪断布匹,以此事来告诫孟子,学习的思维也同织布一样,一旦断了,很难再接续上。孟子听了很受震动,此后学习更加专心。二者 虽有小异,其用意则一,都是说学习不可中辍,否则将前功尽弃。 《列女传》还记载了一个关于孟子的故事,这个故事令人深思:孟子成婚 后,有一次去卧室,瞥见妻子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韩诗外传》谓“踞坐”,也就是坐的时候两腿伸开,古人尚无内衣,所以这在孟夫子那个时代是不符合礼数 的),他很是生气,就又退了出来。孟子的妻子也非平庸之辈,见状,便向孟子的母亲请求将自己休掉。理由是按道理夫妻在闺房之内是不应该讲求什么繁文缛礼 的,那完全是享受爱情的自由天地,属于个人隐私领域。现在孟子见她在闺房衣衫不整,竟然不高兴,那岂不是拿她当外人?要是这样的话,夫妻之间也太难相处 了,还有什么意思?干脆离婚算了。孟子的母亲听说后,便把孟子叫来批评一通:按照礼节,你要进门的时候,必须先问一声;要上厅堂,也要先让人听到你的声 响,好叫人有个准备。要进入室内,眼睛应该盯着地面,不能乱看,因为内室属于个人活动的私地,可以不讲礼数。你眼睛乱看就容易看到不该看的地方,你自己不 遵守礼数,却拿“礼”来责怪别人,也太不应该了吧。孟子听了,心服口服,赶忙向妻子道歉,两人和好如初。孟子虽然是圣人,他的这套行为却真的令人不敢恭 维。倒不是说他不解风情,而是自己不按理出牌,却喜欢拿牌理要求别人。古往今来,大凡有点权势的人,莫不喜欢干此类的事。看来此时的孟子不仅对“礼”的精 神理解不够,就是对儒家的“恕道”,也未能真正领会。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孟子浩然正气大丈夫www.649.net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