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百味】寻我启事(小说)

【百味】寻我启事(小说)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30

1
  父亲疯了,母亲死了。说父亲疯,是疯也不是疯,严格来说,是老年痴呆症。按我的理解,就是不该忘的统统忘了,生命返老还童到原初的混沌状态。父亲疯了,母亲死了。我多希望这两个短语对调一下前后,这样的话,其中的因果关系会闪耀出爱情的光辉。可惜的是,一贯强势的父亲,永远走在前头,留下了一行悲剧的脚印。
  父亲在疯之前,做了一件比疯更疯的事。
  那会儿父亲刚退休,早年因参加部队服役,辗转多地,最终在梅州转业,扎根下来。从小我就跟父亲飘游,大学毕业后,我毅然返回家乡工作,这里有我的根。吃了几年咸苦,终于熬到了头,扎进了公职队伍。父亲只有我一个孩子,老来从子,退休后带同母亲迁回家乡。蘩祁已经上了初中,我让他住校,父亲无所事是,赋闲在家。这一闲,就闲出了问题。
  父亲突发奇想,三天三夜窝在房里,苦思冥想,草拟了一份寻人启事:李红兵,男,60岁,身高1.65米……这个李红兵不是别人,正是父亲本人。当然,从路人的角度,看不出这是一份寻找自己的启事。末尾强调重酬,留的是父亲自己的手机号码。
  我问过父亲:你贴这个干嘛?
  找人啊!
  找你自己?
  最近我发现一个一个的自己从身体里离开,我要把他们一个一个找回来。
  我被父亲连用两次一个一个击中了,有回环的感觉,仿佛被有节奏地打两拳,再打两拳。父亲微斜向上的眼神闪着浑浊的光,仿佛真的看见了每一个自己的去向,如数家珍。
  据母亲反映,寻人启事定稿之后,父亲哈哈哈大笑三声,然后用年轻人的速度跑出了屋门。半天后回来,搬回两箱打印稿。往后的日子,父亲早出晚归,左手挂个装满纸页的购物袋,右手托个浆糊瓶,后面背着蘩祁的旧书包,饱满鼓气的大书包跟父亲瘦削的脊背形成滑稽的落差。我在父亲日趋黝黑的脸上目睹了太阳的雄光。小时候,父亲的脸庞比太阳的轮盘大。当我长得比父亲高了,习惯了仰望的瞳仁里便只剩下蓝天白云、雨雪风霜。
  不到两年时间,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父亲的大头照。妻子雯薏到郊区办事,回来说撞见了三次。坐车单程都要大半小时,父亲靠的可是一双草鞋。我开始佩服父亲的毅力,果然是从呼风唤雨的岗位上退下来的人才。
  那段时间,父亲对手机异常敏感,一听到铃声就飞扑过去。我知道他是期待寻人启事的反馈,反正我在场的时候他接到的都是熟人的电话,我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失落。
  这种神经过敏跟父亲后来的老年痴呆不无关系。我在单位主要负责接待工作,每天都是很晚回家。当我发现父亲的问题时,他的嘴角已经挂着两道煞白的口水。父亲像和尚一样,一坐就是一天,两颗眼球是他拨弄的佛珠。如果就这么平稳过渡到死亡,也算是人生的幸福。但是,他认不出母亲,也认不出我,嘴里却反复念叨着两个字,开始以为是佛经,后来听清了,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舒窈。我后来才知道,其实母亲早听出来了,只是持守着沉默。
  父亲念:舒窈。
  母亲说,这是你爸的初恋情人。
  父亲念:舒窈。
  母亲说,你爸贴的寻人启事,寻的就是她。
  父亲念:舒窈。
  母亲说:那年代不像现在这么多联系方式,找不到就永远人间蒸发了。
  父亲念:舒窈。
  母亲说:你爸贴自己的照片,其实是想让她有机会看到。
  对此母亲说了很多很多,我以为她会一直说下去,但是她终止了,而且是用生命来终止。据小区门卫说,那晚母亲穿一身鲜红的连衣裙,我之前从未见母亲穿过,估计是她跟父亲进行亲密举动时的专业着装。母亲戴着口罩低着头,步履匆忙地闪出大门。我们家就在疆江边上,两天之后,公安部门在下游十几公里处找到了母亲的尸体。我去确认时,见到母亲的脸被江水泡得胀鼓鼓的。可能是衣服材质粗劣的缘故,鲜红变成了暗红,某些部位更是泛出了苍白。那一刻我没有流泪,泪水化作汗水,浸满了脊背和掌心。我多想找一个人来恨,但我不能恨谁。我无法恨父亲,无法恨一个没有意识的凶手。
  
  2
  身为接待办副主任的李理礼其实做着全面工作。上头的正主任啥细节都不管,只负责陪酒,酒量在两斤以上。李理礼为人低调,心思缜密,能把川流不息的大小领导服侍得舒舒服服、妥妥帖帖。那些第一次见面的领导,李理礼握上一次手,大体就能摸准对方的喜好。他倒是安于副职,乐得不用灌酒。他跟亲戚朋友吹嘘时,没人相信这个资深公务员竟已超过十年滴酒不沾。李理礼对此感到光荣。
  正主任和李理礼都是酒店出身。正主任之前是市政府旁边的国际大酒店的内庭经理,是金子总会发光,终归遇到了一个慧眼识才的副市长。副市长挥一挥手,借着酒劲吼道:这小子能喝,明天到接待办报到。当晚送走全部的客人后,经理学着强调吼道:这小子能干,明天跟我一起到接待办报到。指的正是助理李理礼。后面那句自然是酒后胡言,自己位置没坐稳怎么可能捎带人。但没两个月就落实了。
  领导对接待办的要求很简单:第一,要让上级笑着离开;第二,来了还想来。
  李理礼自然领会领导的意图。家乡是个小城市,省里并不重视,如果每位下来巡查的领导都宾至如归,回去之后朝思暮想,那就是当地父母官的荣誉,更是幸福。道理很简单,上级平时能第一时间想到你,安排升迁的时候自然也是第一时间想到你。李理礼心底有一盘数:要比经济,家乡自然比不上珠三角的城市,因此,接待服务不能拼档次,应该体现偏远山区的地方特色。
  领导也是人,人就离不开四样:衣食住行。
  衣:接待惯例是上级离开时要送一些纪念品,李理礼从不送别的,每次只送高档西服,既迎合必然需求,又有创新,而且上级领导以后穿出来,人家拍马屁说衣服漂亮,领导会想起这是哪里送的,家乡有服装工厂,那就美其名曰,当地特产。
  食: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家乡最不缺的就是山水,有山水就有山珍海味,不追求鲍鱼龙虾那种高档食材,上级领导自然没少吃过,要弄就弄果子狸、穿山甲、野猪、眼镜蛇、仓鼠这些在大酒店吃不到的野味。
  住:留到后面详细说。
  行:上级领导在车上自然好办,下车呢,就得步行,哪里接待都不可能想到,领导的脚踏出车门后那段路其实是可以做文章的,家乡人口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少数民族,那就可以安排民族风轿子,考虑到轻装方便,可以选用两人抬的迷你轿子。
  好了,回过来说住。要说酒店的装潢和服务质量,自然没法比。上级领导白天要工作,四处调研,其实住无非是晚上睡觉。床不够好,那就给床上添点东西。领导绝大多数是男性,辗转于外地,难免孤独空虚,如果有个温暖的怀抱,那该多好。酒店出身的李理礼有大量这方面的人脉,酒店里本来就有许多长相标致的女服务员,而她们又有很多姐妹同行。这些女人严格来说不算妓女,完事后从不收钱。她们无非两个目的:一是成为某位大人物金屋藏娇的那个娇;二是博取领导的一句话,从而换取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
  尽管李理礼是组织者,但他从不参与,他始终坚守着对妻子雯薏的忠贞的爱。
  有一回,省里一个要害部门的一把手下来调研,领导反复强调,一定要招呼妥当。用领导的话说是:服务要进入他的灵魂深处。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能否顺利落户到本市,此役将起决定性作用。行程是三天,李理礼准备采取渐进式的精彩安排。
  第一天是温泉唱K,边泡温泉边吼歌。
  当天打太多电话了,又要上网查这查那,手机就快没电了。忘了带数据线,这款在香港买的手机,插口非常特殊,一般的万能充都充不了。这才前半夜,后面还有好几个节目呢,手机没电可不行。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让妻子雯薏开车把数据线和充电宝送过来。
  李理礼忙前忙后,当时没留意到什么,第二天上班时,同事们都笑开了:老李啊,黄厅长说很喜欢你老婆啊,夸她不仅美,而且长得很像自己的初恋情人。
  你们就吹吧。
www.649.net,  是真的,我们哪敢假传圣旨。
  当时在场的几个人都举手作证了。李理礼的心重重地沉了一下,转而笑道:黄厅喝醉了吧。有人接话了:你别小瞧黄厅的酒量,大人必然大量的。这点李理礼相信,昨晚散场时,桌上人仰马翻了一大片,黄厅长仍然屹立不倒,而最关键的是,连打遍酒场无敌手的魏主任都昏迷不醒了,这是何等的惨烈啊。李理礼暗暗悔恨,真不该让雯薏过来。
  第二天是夜游疆江,而且住宿就在游船上,里面的房间完全按照酒店的标准。
  根据李理礼的计划,第一天先压抑压抑厅长的火气,第二天安排特殊服务供其彻底宣泄。
  中午吃饭时,黄厅长过来跟他握手,李理礼感觉到树皮一般的亲切。黄厅长开门见山:李主任啊,我对嫂夫人不敢说一见钟情,但绝对称得上一见如故啊,晚饭让她过来一起吃。李理礼自当从命。三杯过后,黄厅长又像握他的手一样,握雯薏的手。远远观望的李理礼,感觉到树皮上长有锋利的刺。
  部门领导凑过来,对着李理礼的左耳轻声说: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的。
  吃过夜宵后,李理礼让雯薏先上岸等他。他安排了一个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的女服务员搀扶黄厅长回房休息。到了门口,黄厅长松开女服务员的手,扭扭头说: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回去吧。女服务员连忙说:领导醉了,我送您进去,给您宽衣洗澡。黄厅长推了她一把,说道:我没醉,我自己能行,不用你照顾!李理礼赶紧上去帮口,干脆是直接挑明了:黄厅,这位小姐是我们安排今晚全程为您服务的。黄厅长发怒了,扯着嗓子大吼:我不要小姐,你们滚!门一甩,砰的一下关上了。
  这一幕被部门领导看到了,把李理礼拉到一旁,狠狠地训斥了半小时,末了撂下一句:你还想不想干了?咱中国没啥多,就是人多,你不想干,大把人争着干!
  当晚回去他就跪在了妻子跟前,欲说还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雯薏说:你不用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李理礼:老婆。
  雯薏说:你有你的难处,我理解。
  李理礼:老婆。
  雯薏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李理礼:老婆!
  雯薏说:我也只是为了今时今日得来不易的幸福生活而已。
  李理礼:老婆,我爱你。
  第三天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李理礼找到了一定能让黄厅长满意的法宝,走起路来神采飞扬。他决定给厅长一个惊喜,于是先安排雯薏在晚餐时短暂出现一会,然后借故离开,吊一下厅长的瘾。果然,黄厅长问了三遍:嫂子去了哪里?怎么还不回来?她到底还回不回来?
  散场后他把黄厅长领向国际大酒店的特色巨房。之所以是巨房而不是大房,因为它是由三间相邻的大房打通内壁而成,里面无比宽敞,而且放着一张平躺着看不到边际的超级大床。它专门用来接待超高级领导,而这个想法产生自三年前李理礼的大脑。这晚不仅有特色,而且特别色:超级大床上已经平躺着一位一丝不挂的少妇。李理礼想好了,这件事结束之后,还是在这同一地点,他要跟雯薏大战三个回合,用激情消解悲伤,用愤怒抹去阴影。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是好起来。领导答应了,只要项目顺利拿下来,立马给他提半个级别,职务暂时不变,但级别达到正科级。后者直接跟工资待遇挂钩,李理礼心足了。
  把黄厅长目送进巨房后,李理礼轻轻带上房门,侧耳倾听里面的声息。没过一阵,只听黄厅长大吼道:靠!什么东西!晦气!真是晦气!枉老子喜欢你,原来是个肮脏的骚货!滚!
  厅长的声音不算大,但李理礼感觉,整个地球都听见了。
  房门打开,雯薏裹着浴巾卷着衣裳冲出来,呜呜哭着,一路狂奔而去。
  李理礼弓着腰向前两步,握紧门把手,轻轻带合。
  很轻很轻的一下咔嚓,像隐秘之处偷拍了一张照片。
  
  3
  我只能说,是岁月把我变成了曾经我所厌恶和鄙视的人。父亲的意识迷失后,我开始反思,并意识到自己的迷失是一种更深层次的迷失。对于无神论者来说,父亲就是他们唯一的神,贯穿他们成长过程的世界最高的权威。有些人一辈子仰望,有些人试图推翻和打倒。当他们晋升为自己孩子的神,他们便会发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要想有更多人拥戴自己,神必须首先热爱更多的人。神爱多少人,就有多少孩子。绝大多数人往往只爱自己的孩子,因此他们只能成为自己孩子的神,以父之名的神。
  父亲的魂丢了,他的躯体还是不是一尊神?
  我想起父亲曾说,他张贴自己的寻人启事,是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在一片一片地飘走。最后一片溜出身体之后,父亲堕入了彻底的混沌。
  作为接待办副主任,因为对上级领导招待不周,我被贬了职,幸运的是,待遇还保留着副科级别,工作上倒也乐得清闲,至少晚上不用天天加班了。每天晚饭之后,我都会陪父亲到疆江边上散步。想起小时候,父亲顶着母亲的唠叨教我游泳。母亲老说:教什么游泳,人家说被淹死的全是会游泳的人。母亲又说:教游泳去游泳池啊,干嘛在江里学,多危险啊!当时我多喜欢父亲啊,因为他懂得一个男孩对世界的激情向往。

据悉,事发地点位于文昌市文城镇文蔚路丽嘉大酒店。据目击者阿丽称,7月14日晚11点40分左右,3名男子走进酒店,一名穿红裤子的男子拿出身份证,要求开双标房间。其间,红裤男子坐在酒店前台的桌面上,正在准备开房的小林认为这种行为不礼貌,让其下来。不料却引起了红裤男子的不满,称不但要坐在桌面上,还要坐在椅子上。

  一
  美丽的姑娘往往有一个不同凡响的好名字,这是清水镇约定俗成的共识。倘若要问起谁是这个镇上最美的姑娘,假如时间倒退回五年前,街上那些蓄着小须胡的长衫男子或许会吐着云烟指向东南角的卉春苑。每当草长莺飞的日子到来,花魁巧娥就会凭栏抚琴,男子们在楼下驻足仰望,人头攒动,谁都不愿错过巧娥姑娘抛绣球的那一刻。然而时间是这个世上最无情的家伙,现在街头小巷热议的声音中早已不复那位花魁姑娘的存在。道口新植的柳树才高了几寸,那最美的姑娘已经变成了南边丘家的少女。
  丘家的少女单名一个“窈”,听那些徘徊于花街柳巷的人说,她的模样还与那前花魁有几分相似,然而个子更为高挑。镇上的年轻姑娘除了一年一度的荷花节便鲜少有抛头露面的,但丘太太却铁了心般将小窈推向世人眼前。年岁大些的自然明白丘太太的心思。出炉的烧饼哪有不香的道理?可再热腾腾的烧饼在风里吹一会儿,温度降了,勾人的香气自然也就没了。
  邻里的人时常能撞见小窈走过曲曲拐拐去学堂给丘家兄弟送饭。这时候的小窈总是将裹着麻布的篮子贴在胸前,微微含胸,一双眼睛垂得低低的,远远瞧着好似随风摆动的芦苇。每当小窈刚走过自家门前,郑木匠的老婆就会敞着嘹亮的大嗓门打趣地说:“南施来了!”她的儿子郑丕才在后院里随父亲学艺,学徒们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郑木匠斥责儿子走神,直到院子里又响起了规律的吱吱嘎嘎声。
  春去秋来,人们都在猜测精明能干的丘太太会有怎样的乘龙快婿。丘太太在少女时期就是个出色的麻将好手,赌运亨通。可小窈的姻缘还没有眉目,却先传来了丘太太十年难遇的失手。不知何时起,镇上的太太间流行起了一种名为西洋牌的乐子。丘太太在四四方方的麻将桌上笑傲群雄,还是那个四四方方的桌子,却一头栽进了花花绿绿的纸牌里。“素梅,看来你今天手气不行哟。”在黄太太那儿,她一口气输了几两银子,仍是笑眯眯地迈出黄家大门。
  自从黄太太从上海滩带来了洋人游戏后,丘太太的运气忽然急转直下,连带丘家的财运也一并唱衰了起来。人们开始感叹这手气也有中西之分,南橘北枳,正所谓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而镇上的另一边,清水镇的新居黄太太却在运势上水涨船高,一时间门庭若市。太太们去的多了,按照清水镇的习俗,熟悉起来便能让自家的女儿抛头露面。一日午后,黄太太又大胜一场,在仆人传递茶水之际聊起了独子黄甫仁。不用说,在场的太太们都必然高高竖起耳朵,唯恐自己听漏了一个字。听着听着,丘太太的脸却凉了下来,撇下新沏好的热茶离开了。
  第二天,眼尖的人发现小窈给丘家兄弟送午饭时手腕那儿多了一处淡淡的红印。有人说丘太太给儿子丰年和丰华加了菜,小窈的伤是给沉重的篮子磕了的;有人却说这是因为丘太太恨铁不成钢,刚要进锅的肥鹅就这样飞了。很快这些消息便飞向了镇上的每一个角落。小孩儿争着问大人是怎样的肥鹅,自己也想吃鹅——大人们会心一笑,赶紧在孩子面前岔开话题。
  明眼人还说那日送饭归来的小窈的眼睛比去时还要像蒸笼里的寿桃,虽仍是垂得低低的,眼里却盛着一汪盈盈的碧波。人们愈是对小窈上心,丘太太就愈是恢复信心。她逐渐对小窈和颜悦色,但只要一想起那些在黄家溜走后不再复归的银子,她就感到愤愤难平,对小窈的语气也难免严厉了起来。几天后,清水镇的学堂里少了一个不久前刚和同学们打成一片的人,教书先生宣布了黄甫仁随上海表亲去留洋学习的消息;而与此同时,小窈也不再偶尔现身在学堂里。男学生们苦于每日少了一抹动人的春色,争着向丘丰年与丘丰华讨问缘由,才知她正在家随丘太太专心学习女红。过了十一月底,她就正式进入豆蔻之年,在清水镇已然算是个大姑娘了。
  
  二
  丘太太虽不再允许小窈在学堂的男孩儿前抛头露面,却并没有就此搁浅心里“宏伟”的蓝图。春节一过,她便转而让刺绣方有所成的小窈在丘家亲戚的糕点铺里帮忙,借着小窈美貌的名声招揽生意。
  也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也许是命里冥冥之中的安排,在三月里的一天,百香铺终于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生意。铺子里新来打杂的丫鬟告诉她门帘外停着一个“可怕的”庞然大物,比庙里黑漆漆的阎王爷还要面目可怖。她顺着丫鬟微微颤抖的手望去,对上的却是一张温和的笑脸。“这位姑娘好,在下来为姨夫六十岁大寿定糕点。”那人说话的声音像他的面容一般亲善有佳。直到对方离开以后,她才从伙计们的谈话中恍然意识到方才那位年轻人是镇上大户陆老爷家继室的娘家庶出亲戚沈长生,而他口中那位在五月上旬过六十大寿的姑父自然就是清水镇富甲一方、坐拥六房姨太太的陆老爷了。至于丫鬟所说的“黑怪物”,应该就是自己曾在月历牌上见到的汽车吧。小窈想起了那套被自己藏在床底下的上海滩月历牌——美丽的女人或是侧躺在亭台楼阁里,或是轻倚在那个叫做“汽车”的新鲜事物上。她努力想回忆起月历牌原主人的模样,但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沈长生的脸。在小窈的梦里,他的声音近在耳边,可身影却笼罩在一片白雾里,怎么跑也追不着。她一下子就醒了,才发现自己浑身发烫,被褥贴在身上湿漉漉的。
  这一天夜里,睡神娘娘就突然间与她躲起迷藏。她从小就对睡神娘娘的存在深信不疑,直到五岁那年搬来了清水镇才知那原来是母亲哄自家姐妹入睡的一个善意谎言。她想念姐姐阿巧,可所有人都告诉她阿巧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阿巧叮嘱她要好好活下去,要表现乖巧,要争取自己的人生。她以前只听懂前半句,老老实实地做丘家听话的女儿,而现在忽然间发现后半句话也变得通透了起来……
  命运的转折来得比小窈预料地要快得多。四月初丘家忽然迎来了一位稀客,来者正是清水镇鼎鼎大名的媒婆张二嫂。小窈躲在竹帘后,依稀听到了口若悬河的张二嫂向丘太太鼓吹着“喜上加喜”、“好事成双”。丘太太原本沉着脸,可在张二嫂与她耳语一番后却渐渐面露喜色。“丘姑娘好命,只一眼就被瞧上了……再怎么样也算是陆家的人,虽然谈不上特别风光,但绝不会亏待你家水灵灵的闺女。”张二嫂扭动着臃肿的身子,只这一句话溜了出来划进了小窈的耳朵。张二嫂那一晃一摇的玫红色丝巾离得她那么远,可看着看着,小窈的两颊却仿佛被它染了色。张二嫂一直坐到夕阳西下才离开,小窈的脸也跟那山头的晚霞一般红彤彤的。
  第二天小窈照旧去百香铺里帮忙时,店里的伙计们虽待她如故却多了份打量的神色。清水镇很小,芝麻大小的事也能成为坊间一时的谈资,更何况是镇上最美姑娘的喜事呢。不出一盏茶的工夫,小窈将进入陆家大门的消息便传遍了镇里的犄角旮旯。有人拍手叫好,称赞丘太太嫁女有方,搭上了腰才万贯的陆家;有人却唉声叹气,惋惜又一个羊入虎口的可怜人。“算起来可是这十年来的第七个了……”郑木匠的老婆望着小窈袅袅远去的身影喃喃自语,大嗓门罕见地消停了起来。郑木匠见儿子丕才比以往更卖力地干活,一颗悬着的心也逐渐放了下来。
  
  三
  一晃就进入了江南的梅雨季。淅淅沥沥的小雨在每一户人家的屋檐上打着转,不知又是哪家顽皮的猫儿在飞檐上淘气,甩下了一串又一串晶莹的水珠。人们都说六月天孩儿脸,但再多变的天气也没有比人世间更无常。陆老爷在生辰宴上滑了一跤,不偏不倚地任凭那精心修葺的大理石台阶敲中了后脑勺,就此一睡不起。好心的人说那是老天爷在暗暗怜惜美丽的小窈,免去了沦为第七房姨太太的苦命;但这到了好事者嘴里却全然变了另一番模样。陆老爷昏迷的消息不胫而走,未过门的小窈成了命硬克夫的姑娘。见多识广的陆老爷驰骋一生,却在一盏茶的工夫里相中了车外百香铺里正忙活的小窈。有瞧见的人说当时那辆西洋来的别克车足足在百香铺外停留了半个时辰,也有人说将近一个时辰。人们越把时间描述得久,小窈红颜祸水的形象就越深入人心。
  一时间,丘太太在乡绅父老前灰头土脸,这下从前顺风顺水的手气不仅没能转运,就连摸牌的机会也一并失去了。镇上的女人们无一不称赞黄太太彼时的英明远见:“黄太太到底是在上海滩见过世面,一眼就瞧出丘家那姑娘是个扫把星,还不得速速断了儿子对她的念想?谁娶回去谁家倒霉呢……”
  就在人们议论小窈的克夫命时,初夏的荷叶不知不觉充满了整个水塘。新一年含苞待放的小荷飞也似地窜出了头。年轻的姑娘们坐在荷塘沿岸,嫩白如莲藕的手轻划着水。又是一年荷花节,人们争相欣赏这些美丽的姑娘,自然少不了谁最美的评议。铁匠老杨的大女儿香凝成为了这一天当仁不让的明珠。套用黄太太的话,香凝姑娘像极了“‘蝴’蝶皇后”,凤蝶配娇荷自然美不胜收。
  曾经被小窈珍藏在床底下的月立牌此刻已成为了清水镇姑娘们人手一份的宝物。镇上的女人们厌倦了粗大的麻花辫,纷纷剪去了一头长发向月历中的卷发女明星看齐。小窈所代表的旧时代美忽然在盛夏直直的阳光下失了色,害羞便是拘泥,而含胸的模样更是一种胆怯了。只有郑木匠的老婆还会在小窈经过时招呼她一声“南施”,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热情。
  没有人再关心曾经最美的姑娘小窈究竟会花落谁家,那些酒馆里为此而起的赌注也了无下文,被人们遗忘在了角落。然而就在第二年的春天,小窈的逸事却再一次惊动了人们的耳朵。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在清水镇掀起波澜无非多半与她的姻缘有关。克夫命的小窈终于有了婆家,然而丘太太却偏偏在此时对着提亲的郑木匠夫妇横敲一笔。没有人目睹丘家那日的真正情形,但那些守候在丘家和郑家附近的“过路人”一板一眼地说窥见了郑木匠老婆生气的脸庞。丘太太索要天价聘礼,这消息很快就在镇上四散开来。至于为难郑家人的理由,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有人撞见丘太太在门口责怪梨花带雨的小窈时才后知后觉,“要说五、六年前阿巧风光的时候咱家还不紧缺,但现在就凭你姐姐在那地方的一点收入怎么能养得起一家子人?我代我死去的妹妹养你可不是在做善事,早知就不从了你姐姐的愿,让你也一并去那儿得了……”
  
  四
  这一年的秋天刚至,郑丕才就背着行囊离开了清水镇。走水路的船舱老大爷曾送过他一程,听他坚定地说起自己去上海滩赚大钱的黄金梦。不多久,左邻右舍发现小窈纤细洁白的脖子上多了一条亮晶晶的项链,而丘太太对郑家人的脸色也好了些。
  然而,郑丕才的信件在一年后就突然中断了;与此同时黄太太一家也人间蒸发,茶去楼空。有人说郑丕才是迷失在了大上海的灯红酒绿里,也有人说他所在的船队一去不复返,丁丑年是他的凶年……但不论说法如何,自那之后,人们再也没有在世上见过他。   

男子打人视频截图

随后,女服务员倒地不起,白裤男子仍用脚狠踹。其间,门外的一名保安走进酒店,但两名男子冲保安喊:“不关你的事,不要多管闲事。”在殴打辱骂完女服务员后,两名男子同一名友人扬长而去。

记者 畅凯 文/图

打人视频疯传

酒店负责人黄先生告诉记者,在他的印象中,小林性格非常温和。“事发后我就赶到现场,第一时间将小林送往医院,然后报警。”黄先生说,小林的家人也前往派出所配合警方处理此事。

本报讯 7月14日晚上11点40分左右,文昌市文城镇文蔚路丽嘉大酒店内发生一起暴力案件。酒店19岁的林姓女服务员遭两名男子暴打。目前,文昌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介入调查,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伤者19岁,怎忍心下手 ●恐吓保安,谁给你的胆●满身酒味,事后悔不悔

深夜,两男子酒店前台暴打女服务员

近日,朋友圈流传一则2分钟的短视频。视频显示,一名穿红裤子的男子坐在前台内侧的椅子上,突然起身对身后一名女服务员破口大骂。随后,一名站在前台外侧、身穿白裤子的男子冲进前台,拽着女服务员的头发,用拳头对其大力殴打,红裤子男子则在旁边不停辱骂。

记者了解到,身穿红裤子的男子出示身份证登记入住信息时,身份信息显示其姓林,为文昌市会文镇人。目前,文昌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介入调查,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目击者:男子跨坐在女服务员椅子上,姿势暧昧

酒店前台

昨日,在文昌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内,小林的父亲告诉记者,女儿被打是事实,他目前正在配合警方做伤情鉴定。

www.649.net 1

“小林今年只有19岁,来酒店工作仅仅一年的时间,从来没有跟顾客发生过矛盾。”阿丽告诉记者,酒店双标房的价格在130元左右,平时配备一名服务员在前台负责接待,事发时正是交接班的时候。

三问行凶者

www.649.net 2

调查:伤者目前正配合警方做伤情鉴定

“随后,红裤男子就冲进前台,跨坐在小林的椅子上,姿势非常暧昧,小林吓得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要求男子出去。”阿丽称,3名男子身上都有酒味,可能这句话刺激到红裤男子和他的朋友,于是就有了视频里小林遭殴打的那一幕。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百味】寻我启事(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