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军警】桃源轶梦(小说)

【军警】桃源轶梦(小说)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30

1
  
  江河离婚后房子判给了前妻,搬回父母家住,母亲给江河介绍不少女友,不是拖油瓶,就是条件很高,大多处个月把就分道扬镳,都市女人如今都很现实,没有房子谁都看不上眼,江河走马灯换女友,自己都觉得腻烦了。过完春节,为了逃避相亲,江河决定到大表哥家去住几日。
  江河外婆家地处庐山脚下陶渊明故里,打小父母就把江河送到乡下外婆家,表哥年长江河半岁,两人在一起长大,上山砍柴下河摸鱼。读小学时候,父母把江河接到省城读书。江河读书工作后,外婆外公仙逝,鲜少联系,也就很少回外婆家。江河要给大表叔一个惊喜,江河乘火车再搭上大巴前往南山西畈村。
  早春二月,江南透露出初春的气息,江山离开了高楼林立的城市,一幅山水田园风光舒展在眼前。郊外的田野,空气十分清净,天空象明镜一样镶嵌悠悠的白云,仿佛草原上牧放羊群,行云如流水。当大巴钻进山谷,高山上冰雪消融流水声,潺潺弹奏出一曲优美的高山流水的旋律。这几年所发生的事情,颇有些颓废和茫然,真想找个世外桃源隐居起来。南山西畈村正是东晋时代田园诗开创者陶源明故里,江河读大学时候为了写《陶源明乌托邦早期空想社会主义探究》毕业论文。曾经到西畈村大表叔家住过一阵子。江河真想静下心来做学问,学学陶源明“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大巴车个把小时就到了南山镇,下车步行半个多小时,翻过玉京山,只见浩淼的鄱阳湖,沙鸥翔集,湖光山影,天水一色。当天下午,江河走进西畈村,就有一种返朴归真的感觉,当年到西畈村收集资料,访谈很多老人,依稀还记得大表叔家的位置。在农闲季节,大多数农家人还沉浸在节日气氛之中,如今农村只剩下老弱孩童,年轻人基本上出去打工了,有些老人和孩童看到江河这个城里人,投来好奇的目光。
  拐过山岚,大表叔家就住在山窝里,零散座落几家农户。远远看去,青灰色村舍就家象火柴盒一样,还是十多前老房子,一家三代住在一个屋檐下。山涧小道的雪已经融化了,江河拎着礼品小心踏着泥泞小道走上青石板台阶,拾阶而上,不一会就来到大表叔家门口。有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坐在门口很悠闲晒太阳,估计是大表叔。江河突然拜访就是给他们全家一个惊喜。
  “大表叔,新年好!江河来向你拜个晚年。”
  江河双手合拳走近大表叔,大表叔迷起爬满皱纹眼睛热情让进家门,拿出果盘里香烟递给江河。江河落坐在堂厅,环顾一下边厢,不知道表哥是否在家。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你也变化蛮大,差点就认不出来了,我老了,你表哥不在了,几年前在南方打工,工厂出事故,一个大活人,说没就没有了。”大表叔目光凄婉,显得十分悲哀。
  江河心中一惊,想起表哥种种好处来,这些年忙碌失去联系,转眼已经过不惑之年,再次回来已经天各一方,江河眸子有些潮湿。
  “大表叔,节哀顺变,这样大事情也没有告诉我父母。”
  “你们都忙,离得又远,也就没有打搅你们。”
  “大表婶还好吗?”江河记得表婶很疼爱他,每次与表哥闹别扭,总是护着他。
  “去年也走了,儿子没了,她经受不住打击,跳湖自杀了。”
  江河心情十分纠结,这十多年,大表叔家遭次变故,却一无所知。大表叔就这么一个儿子,两个女儿远嫁异乡,江河忽然想起陶秋菊。表哥结婚早,秋菊小表哥五六岁,十多年前,江河对陶秋菊印象颇深,贤惠而有内秀,水灵灵的大眼让江河眼馋,很羡慕表哥娶了这样清秀的媳妇。说话间,陶秋菊从里房飘出来,江河很有礼貌站起来给她拜年。
  陶秋菊猛然见过江河的到来有些惊讶,十多年前老公在世的时候陪着江山收集资料,她从心里就很敬佩江河有文化。江河仔细观察秋菊,人生无常,家庭失去顶梁柱,还得拉扯两个孩子,经受人生磨难,显得有些老气,眼角隐约爬上的皱纹,时光过早消失了她的红颜,仍然不失清秀淳朴。
  “真是稀客,大哥难得到山里来,那年不是来采风写文章,不然请都请不来。”
  按辈分,江山和陶秋菊是同辈的。这个村里人都有点沾亲带故。反正同辈称呼表哥,不同辈称呼表叔。西畈村民风淳朴,山民很热情,江山十多前来采风,好客乡亲家家争着请江山喝酒,亲自到湖里捕鱼捞虾,还生怕照顾不周。
  “这不是来了,就是晚了,你也不要太悲伤,生活还得继续,现在不在报社干,写一些领导不满意的报道,干脆辞职到学校当一名教书匠。”
  江河心情忽然低沉起来。自从遭遇钓鱼执法。江河当初真实报道矿难死亡人数,得罪了省里大人物,有一天晚上,从市公安局传来扫黄新闻线索,江河赶到皇宫娱乐城,结果自己被当做嫖娼被抓,又诬陷他做有偿新闻。
  “也罢,为民请愿总会得罪当权者的,这个世道太黑暗。如今是豺狼当道,贪污腐化,你来了就多住几天,就是没有你们城里条件好,久住城市,不如在乡村呼吸点新鲜空气。”
  “只是没有想到家中遭此变故,我也感到十分意外。”
  “你表哥在世时候总是念叨你,说你成了大记者,经常在报上读到你的文章,总是拿着你的文章说你有大出息,总想邀请回乡下山里做客,这个死鬼,早早就撇下我们。”秋菊说着说着流出泪。
  “我就是你大哥,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江河宽慰陶秋菊。
  秋菊愉快地舒展开眉头来,宛如一镰下弦的眉月。她招呼大儿子陶小山去请村里亲戚陪陪大表哥,又招呼小女儿陶小泉去厨房帮忙。
  山里人热情好客,亲戚晚饭轮流敬酒,江河喝了很多山里自制的米酒,陶醉在浓浓酒香之中。
  晚饭后,江河带着朦胧醉意围坐炭火边与大表叔聊些家常,大表叔酒喝多了去睡觉。秋菊安排江河在住在她的卧室,自己跟女儿小泉睡在一个房间。
  乡村初春的夜安静清幽,江河仿佛闻到泥土的芳香,辗转难眠睡到下半夜,窗外淅淅沥沥下起小雨,耳畔清晰聆听到雨声打在窗外茂密的树桠上,江河躺在着弥漫清香枕头和雨的节奏声,朦朦胧胧渐入梦乡。
  
  2
  江河寒假中难得空闲下来,离开了灯红酒绿现代都市的浮躁和喧嚣,真有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难山”恬静清闲。江河在山里很悠闲度过一夜,清晨,在鸟语花香中醒来,陶秋菊已经做好了早餐,吃完早饭,江河想到新开发旅游景点桃花源去观光。
  “大表叔,你们今天就不要管我,我想到桃花源拍些照片,晚上回来。”
  “让秋菊带你去,她还是旅游局的导游,路比你熟。”大表叔吃完饭点上一支烟。
  “没有想到陶秋菊还是一名导游,十多年没有见面,真当刮目相看。”江河心中窃喜。
  雨后的山中空气着实清澄的可爱,置身山光水色之中,聆听溪流潺潺的旋律,大自然欣欣然开始复苏,草木发出新嫩的白芽,沾满了湿漉漉露水,在阳光折射下,晶莹水珠清澈透明,一山一水隐约藏在尚未消尽的雾霭之中,江河心中一切烦恼顿时烟消雾散。
  “没有想到秋菊还做起导游来,导游要有丰富人文知识。”
  江河记得陶秋菊只有高中文化,十多前采风时候,陶秋菊也一起相伴左右,偶尔还能道出一些典故来。江河十分羡慕表哥的艳福,可惜表哥过早撒手人寰,抛下清秀的秋菊独守空房,一个女人在农村拉扯一双儿女也够艰难的,江河对陶秋菊肃然起敬。
  “大家等着吃饭读书,我那短命的男人算是享福去了,没有办法,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那一年,你来采风,我就开始收集陶渊明的资料,还考了导游证,守着祖辈的阴德,旅游旺季时候赚点钱贴补家用。”
  陶秋菊清晨起来精心梳理一番,又显出当年那眉清目秀的容貌,仿若清水出芙蓉,灿若桃花,江河才感觉秋菊判若两人,上身粉红色休闲装,下身洗得发白的牛崽裤,脚穿白色旅游鞋,窈窕苗条的身腰曲线分明,风姿犹存。秋菊背上旅游包,里面放些几瓶矿泉水和食物。陶秋菊当年还暗自喜欢过来到家中采风的白面书生的大哥,只不过止于礼仪和身份,不敢流露出非分之念。
  “表哥出事故,工厂赔付多少补偿金?”江河贸然问道。
  “不说这事则罢,一说就来气,那些天,眼泪都流干了,连安葬费不到十万,我是上告无门,当时真想找大哥曝光,事故责任完全在厂方,当地政府就是护着厂方,还隐瞒不报,几条人命,山里人怎么就这样命贱,他们说干部与职工丧葬费也不一样,你们城里人干部丧葬费是二十个月工资,职工是十个月工资,我就不明白,社会主义国家,人为什么同命不同价。这些年我也认命了,好在我已经从阴影中走出来。”
  “这也我困惑之处,社会主义实质就是公平正义,改革开放三十年,贫富悬殊越来越大,从陶渊明的空想社会主义,到马克思诞生后科学社会主义,在理论和实践中证明,科学社会主义道路是人类进步文明方向,改革在走回头路,封建等级制度又抬头,有些当权者利用改革猖狂瓜分社会财富。”
  
  “大哥写一手好文章,我是不会写,我就知道简单道理,铁笔担道义,舆论阵地,好人不去占领,坏人就会肆无忌怠欺压好人。”
  “理是这个理,当黑暗势力强大之时,不想置身在权利斗争漩涡里,骨子里还是达者兼顾天下,穷者独善其身。我要保存自己,这也是生存策略。”江河自惭形秽,没有勇气面对现实。
  山路狭隘处,江河跟在秋菊的后面,陶秋菊丰满的臀部勾勒出圆润曲线,一点看不出乡俗的痕迹,俗中有雅,雅中有俗,江河心中不觉生出贪念来。
  “给我背。”江河要接过秋菊的背包。
  “我做导游走惯了山路,你们城里人比不上山里人会爬山。”
  秋菊回眸粲然一笑,金灿灿的笑容宛然迟开的菊花,边说便脱掉粉红的外套,横绑在腰中。
  “秋菊一直没有想过要改嫁吗?”
  江河觉得山里女子就是伟大,要是都市守寡女子早就改嫁了。
  “不想,倒有几个好心男人求婚,拖着一大家儿女,我婉言拒绝了,等两个小的都读完书再考虑改嫁。大哥咋不带嫂子一起来?”秋菊无意中问道。
  “夫妻本是同命鸟,大难临头各东西,我受冤屈遭陷害,她就是不相信,我们也就解除婚姻。”
  陶秋菊不相信江河这样优秀男人也离婚,想不明城市里婚姻怎么这样脆弱。
  “大哥没有再找一个,人总是要有伴,晚上孤灯寡影,连个说话人都没有。”
  “想倒是想,就是没有合适的。”
  江河跟着秋菊翻山越岭,说话间转眼就来到桃花源景区,景区坐落在庐山最高处的汉阳峰西,名康王谷,又俗称庐山垄,为庐山三大峡谷之一。
  秋菊领着江山离开问津堂,沿溪北行数里,康王谷开始显示出它的幽深古奥,两旁山峰挺拔,树木葱茏,谷口最窄处,仅十余米。又数十步,忽峰回路转,苍松翠竹,花香鸟语,则又有一番景致。因为不是旅游的旺季,路上游人稀疏。
  “《桃花源记》开篇说: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陶秋菊当起导游读起陶渊明文章来,江河都差不多忘记了《桃花源记》优美文句。缘着山谷很快来到桃花溪。
  陶秋菊一路介绍道:“这是忘路谷的延伸和推进,也是在谷中行走时忽峰回路转出现的景观。谷溪源于汉阳峰的谷帘泉,喷薄而出,奔流直泻,蜿蜒曲折,纵穿整个康王谷,从谷口流出,经观口山门,注入鄱阳湖。”
  江河轻轻一瞥,眼见大小不一的卵石散卧溪中,受水击打,发出大小不一的巨响,永无停歇。谷溪一侧傍山,另一侧则用卵石垒叠而成数米高的谷堤,堤上复为路。
  “桃花溪因桃花林而得名,唐王维《桃源行》诗:渔舟逐水爱山村,两岸桃花夹古津。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陶秋菊娴熟向江山介绍沿途景点。
  “秋菊能背诵完桃花源记吗?”江河由衷敬佩陶秋菊敬业精神。
  当然,大哥还是我的老师,当年采风,你详尽讲解桃花源记,我就很喜欢陶渊明诗文。”陶秋菊说完便朗诵起桃花源记:“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秋菊熟练背诵完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缘溪而行,所逢第一个村庄名“吴官村”,江河颇有“无官一身轻”的“隐逸”之意。其间茂林修竹,茅篱草舍,野趣天成,建筑多为单层人字形,泥砖相混结构,眼里已经点缀了满山遍野粉红色的桃花。江河久没有运动,山路陡峭起来,气喘如牛,彼此呼吸声听得很清晰,江河窥视了一眼秋菊,面容呈现出粉红云朵,白里透红,犹如盛开莲花,刚好秋菊也招呼江河,双目相视,碰擦出火花,似有触电感觉,足有分把钟时间。
  “大哥,你们城里人不经爬山,要不歇下。”
  秋菊从包里拿出矿泉水递给江山。江河接过水一屁股坐到溪边光滑石头上,周围很宁静,山高林茂,偶尔几声鸟鸣,还有潺潺流水打破山中的沉静。
  “秋菊,你也坐下休息会儿。”
  江河一个人坐在石头上,情不自禁拉了一下秋菊的温热的小手,秋菊很温顺坐在江河身边,不敢正视江河,目光轻撇一边观赏风景。在这空寂无人的山林,江河忽然有一种愿望滋生,便一把抓住秋菊手不想松开。刹那间,江河看见秋菊脸红到耳根。
  “来人了。”陶秋菊慌乱抽回小手。
  “还是继续登山,越歇越累。”江河看见不远处有一对情侣从山上下来,刚才秋菊没有拒绝,江河心情豁然开朗。
  江河又拾起身来又向山中密林幽深处盘桓。江河不知道世上真的有这样世外桃源,要是真有,多想带着心爱的人在那里躬耕读书,也许根本就没有一块不食人间烟火的净地,只不过是诗人在一千多年前幻想出一个平等和睦的大同社会,而这种美好的社会只有在社会物质极大的丰富,人类不再有贪欲和贫富。
  情侣相依擦肩而过,江河与陶秋菊一起盘桓登山。

导读:晋代大诗人陶渊明的故里究竟在哪里?从宋代以来,主要有“寻阳说”和“宜丰说”,具体又包括五种说法:寻阳柴桑楚城乡柴桑山鹿子坂(今九江县荆林街鹿子坂);庐山南麓之粟里;南康府城西玉京山宜丰县秀溪。不管争论的结果如何,并不妨碍我们对这位伟大诗人遗迹的寻访和瞻仰,让我们去探寻陶公生前所活动的地方,一起感受这位田园诗人恬淡悠闲的山水生活。

1.九江县——陶渊明纪念馆

陶渊明出生于柴桑,即今天的江西省九江市,他担任过县令的彭泽,今天还有这个县名,只是当时的县治要偏西一些,处于现在江西省湖口县东三十里左右。现在的湖口县和彭泽县挨着,是长江与鄱阳湖的交汇处,水天一色,蔚为壮观。这一带属江南丘陵地带,无数低短起伏的丘陵间,河湖沟汊纵横,远处是高耸入云的庐山,在这里,您能体会到陶渊明在《归去来辞》中所描写的“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绝非虚言,不过是这种风光的如实白描而已。

在今天的九江县政府所在地砂河镇,建有陶渊明纪念馆。园内还有一座小山,足供登高远眺。山坡下建有一座陶渊明的墓。据该馆的工作人员介绍,这座墓只是个纪念墓,是仿照九江县马回岭镇的陶渊明墓重建的,马回岭的陶墓也是纪念墓,里面并没有陶渊明的遗骨,连衣冠也没有,只不过建造的时间早些。明朝正德年间(公元1506—1521年),当地发洪水冲出一快古碑,上书“陶渊明先生故里”七个大字,在当地提学李梦阳的帮助下,陶氏后裔兴建了那座纪念墓。这个纪念馆始建成于1985年,从2008年5月起,改为不收费的公共博物馆。

图片 1陶渊明纪念馆的一处展室

图片 2陶渊明纪念馆中陶宅前门

2.星子县——《桃花源记》创作地

陶渊明的名篇《桃花源记》的创作原型所在地位于星子县西端,地处庐山大汉阳峰下的桃花源景区。这里不仅自然风光秀丽,且历史涵蕴深厚,人文景观众多。景区内有楚人村、康王谷、恩桃庵、陆羽亭等遗址;有谷帘泉、汉阳峰、乌龙潭、吕洞宾洞等胜景。

桃花源又称康王谷。谷中西侧峰岭绵亘,青山叠翠,瀑溪泻流,田园如画,气候尤适,引人入胜,是一处田园揽胜的极佳之地。入口处,有溪流自谷中蜿蜓向前。沿溪而上行十里许,眼前豁然开朗,屋舍俨然,垄田层层,鸡犬之声相闻,溪流千回百转。如此景象直至谷底,有一条瀑布悬空数十米,蔚为壮观,这就是庐山著名的谷帘泉瀑布。朱熹手书“谷帘泉”三大字刻于进谷路旁的崖壁上,十分壮观醒目。茶圣陆羽在《茶经》中记载:谷帘泉为天下第一.从美学角度看,在观瀑亭观瀑,有迷离朦胧之美;在石桥观瀑,直面巨瀑飞流奔泻而下,则有雄奇豪放之美;立于仰止亭上层观瀑,有淋漓通畅之美;而坐于仰止亭下层,身倚栏杆,悠闲仰观,则又有飘逸飞动之美。

图片 3图片 4

3.东林寺——与慧远谈诗论道陶渊明与慧远有过交往,两人就人的灵魂是灭还是不灭的问题有过著名的争论。如今的东林寺前,尚有一颗巨大的香樟古树,前面的铭牌上记载这颗树属晋代古树,这可能是我们所看到的唯一的陶公时代的遗物了。图片 5 庐山东林寺图片 6 东林寺前晋代古樟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军警】桃源轶梦(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