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小说】魔域幽魂(八)

【小说】魔域幽魂(八)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24

漆黑的夜色,漆黑的柏树林,阴森森的百年墓地,几只鬼火在林中游荡.....
   夜深了,人们早进入了梦乡。
   呀!一声夜猫子的惨叫划过夜空…
   叫声惊醒了那家熟睡的人们,婴儿哭了,油灯亮了,门开了,男人走出来小便.突然看到远外.两支绿滢滢的目光在游动....顿时打一冷颤.忙回身进屋.紧紧地关上木门,顶上了门杠。
   但到第二天,他家的几支母鸡没了。
   第三天,邻家鸭子没了。
   又一天.东头一家,一窝小猪少了几个。
   西家的一笼兔子没有了,张家的狗不见了,李家的羊羔失踪了....
   是贼是盗还是怪.村民们议论纷纷,相互猜疑,小小村庄一时人心惶惶。
   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打更、巡逻,并借来本村仅有的两枝土枪,约好枪响为警.全村男人立马出动。
   又一个深夜,两个打更的小伙,正扛着枪,在村头转悠...
   忽然听到一声撕心裂腑的惨叫.顺声望去.又在那片阴森森的柏树林,心内一寒,两人一起扣响了扳机,“嗵、嗵”枪声震彻夜空...
   转眼间,寂静的小村沸腾起来.男人们一个个拎棍.举杈跑出村来...
   “怎么啦?怎么啦?”“有人喊救命”“在哪?”“柏树林”“快看看去”.于是八九个人.拎着马灯.抄着家伙.向柏林冲去.
   刚到柏林边,有人便看到那棵最大的柏树下.一支黑影靠树伫立...
   “谁~?”有人大喊一声.那黑影毫无反应。
   “干啥恁~?”有人用长棍轻轻一捣。
   “噗嗵”那人猝然倒地.
   “哎呀~.死了.”前面的几人惊叫着.后退几步.
   待回儿.几人才拎着马灯向前照去.“是他~逮黄狼的.”有人认出,那死人.外乡人.经常昼睡夜出.下匣子.捕黄狼.野兔什么的.....
   又一宗人命案.警察的结论是:被什么勒住脖子.窒息而亡....
   时隔两天,村里来了位老人,此人头戴礼帽,手拿拐杖.一看就不是乡下人.老人在村口的小店里坐下.仔细听着人们议论纷纷的柏林异事.好奇心起.宁然要两位小伙子带他去出事点看看.说着还掏出一盒香烟散给大家.盛情难却.两个年轻人只好和他一同前往.一到地方.老人便在出事点巡视一遍.然后又用拐杖在草丛里扒察的.甚至连那些粪便也不放过....
   终于.当他走到那乱坟之间的一座古墓旁.脸色大变.原来在那古墓下.一个水桶粗细的黑洞.冷森森地伸向墓下.....
   他又巡视遍墓周.便急匆勿地走出柏树林…
   回到村里,老人再三叮嘱:村里人谁也不须去那墓地,特别是小孩。又告诉打更的,夜里继续放枪。说完,急急而去。
   两天后,一辆马车快速驶来,正是那老者,还有四位年青人,带着几个大包袱。
   村民们热情地涌上前去。
   傍晚,四个年轻人点燃木块,将一支死鸡放在火上烧烤,只烤得香气四溢、鸡油乱滴。
   然后,借来土枪,拎着包袱,几个人便开始向墓地走去。
   刚到柏树林,老人先对天放了一枪,枪声惊飞了树上的小鸟。
   古墓旁,四个年轻人一阵忙禄,他们在洞口下面(土里),埋下几把锋利的刀片,然后再装上机关。一切就绪后,把那支烤鸡挂在机关。众人迅速散去…
   老人又吩咐村民,拴劳自家的猫狗,更不许放枪…
   一夜无事。天明时,柏树林一声枪响…
   村里人一涌而出,向墓地跑去,一进墓地,众人都大吃一惊。就在那古墓旁,一条碗口粗的大蛇仰腹朝天,那长长的利刀,深深地划过了它的七寸之处,身旁血渍斑斑…
   那四个年轻人,原来是省里过来的专业捕蛇队。而那位老者,乃是省里退休在家的一个小官而已…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村民们一次次拉住老人的手,久久不放…      

www.649.net 1

1

文/藏蓝内外

宏国死了。

15

年初的时候,村里人都在议论纷纷:“宏国又去城里的大医院检查了,听说是胃癌晚期。”

窗外乌云黑压压地盘踞在冯城上空,在风的扰动下翻滚着、奔跑着。风极速地掠过欧阳的房子,吹进屋里。窗帘在风的吹拂下不时地被掀起又落下,发出“砰砰”地响声。院子中的那颗树也在狂风的席卷下不时地发出“哗哗”的响声。

“报应啊,人呀,做任何事情都有因果报应的。”村里的李二爷拄着拐杖叹了口气。

风呼呼地刮着,透过窗户吹拂到胸前抱着被子下身穿着短裤的欧阳的身体,但他显然并没有受到这风声和树叶声的影响,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嘴里发出“呼呼”的喘息声。

有人叹息,有人暗自开心,更多的人是觉得一个时代终于结束,人们对未来新的生活充满憧憬。

欧阳已经滑落进了梦乡,在梦里他回到了农村老家。欧阳梦见自己突然回到了久别的爷爷奶奶家,他的爷爷正在炕上盘着腿喝着茶看着电视,他的奶奶端着盛满狗食的盆子准备去院子里喂那几只护家狗。欧阳跟着奶奶走进了院子里,但是他并没有在低头吃食的狗旁过多停留,他只身一人走出了院子,朝院子外不远处沟的那一边走去。

2

沿途是长势十分喜人的庄稼。麦子在微风的吹动下,形成了金色的麦浪,一起一伏,沙沙作响。向日葵也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着,举着结满果实的葵花饼好像在远处召唤着人们。欧阳站在长势十分喜人的麦田里,他的一双眼睛随着麦浪的起伏若隐若现地出现与消失,若不细看都不会发现有人正穿行在麦田里。向日葵离他越来越近了,终于他走到一颗葵花下顺手掰下了半个葵花饼坐在葵花杆下吃起了葵花籽。

宏国小的时候就充满了匪气和霸气。他那个年代,动乱,但是学生却获得了空前解放。

风越来越大了,欧阳继续朝着远处走去。庄稼地已被他远远甩在了身后。眼前浮现出一片荒芜的景色,大地上零星的点缀着一些野草。

宏国九岁那年,不顾自己母亲的眼泪和哀求,硬是义无反顾的把家里的锅碗瓢盆统统拿到公社的炼钢炉。

一个墓碑、两个墓碑……!欧阳眼前的墓碑数量越来越多了,越来越密集了。还好这些墓碑都在小路两旁。他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往前走。

他指着村里公社围墙上贴着的大红条幅:为实现壹零柒零万吨钢而奋斗!满脸严肃的对蹲在地上声泪俱下的母亲说:“班上同学都把家里的铁全部捐了,我们家绝不能落后!”

也许是太久没有回老家了吗?老家的山山水水都是我的最爱,这里有富饶美丽的村庄,这里有秋日金黄的麦田,这里有最纯净的天空、最洁净的空气。老家的亲人们身体依旧矍铄,爷爷奶奶还能春种秋收。

后来当生产队长的父亲回来狠狠把宏国狠狠揍了一顿。宏国挨了揍,不哭不闹,他义正言辞的对父亲说:“我这样做哪里错了,国家号召我们大炼钢铁,村里人都把自己家的铁捐了,为什么我们不能这样做。”

眼前出现的越来越多的墓碑令欧阳有点不爽,他看了看远方,墓碑一眼望不到头。

宏国的父亲诧异的看着儿子,就像不认识了他一样,这个粗犷的汉子只能闷头叹了口气,很多事他没办法像宏国解释,话说多了反而还会惹来麻烦。

再走一会儿,墓地就能穿过去了,远处肯定有更美的风景。

小小的宏国就是村里的孩子王。那段时间,他带着班上的同学挨家挨户的去为公社找铁炼钢,他觉得这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充满了无限的荣耀。

欧阳一个人行走在老家村外那突然出现的一大片墓地中。我记得这片墓地不是很大啊。心中的疑惑似火一般炙烤着欧阳的内心,他感觉脚有点发麻,腿也有点酸痛,但是在他内心里不知道有一股什么力量驱使着他必须要穿过这片一眼望不到头的墓地。欧阳顺着幽曲的小道缓步朝前走着,他离村子越来越远了。

孩子们像寻宝一样翻箱倒柜,大人们心里苦不堪言,毕竟煮饭做菜的家伙还是要留着吧。但是每次看到他,都会讨好的对他喊到:“好娃娃,大叔家的橘子熟了,刚摘的,快来尝尝!”

天渐渐地昏暗起来,月亮从墓地远处的地平线处升了起来,月亮圆圆地挂在那里,照映着整个墓地显得阴森恐怖,一个个墓碑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突出就像是一排排士兵在那里井然有序地站立着。

3

欧阳发现他脚下行走的小路也越来越崎岖难行,越来越不好走。欧阳继续走着,他突然发现眼前出现的坟冢都被挖开了,一个个墓碑东倒西歪地躺在墓坑前面。蛐蛐在那里死命地发出最劲霸的呐喊。欧阳质问着自己为什么要一个人走这么远的路,为什么要独自一个人跑到墓地里,他特别后悔。

十七岁的宏国,当他正在读着枯燥的课本的时候,学校的大喇叭突然响起了广播:“中央通过关于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

正当欧阳想按原路返回爷爷奶奶家的时候,他迎着月光发现又一个黑影在远处的一棵大树树冠下。

过了几天,县城里来了一大帮红卫兵,学校里面贴满了各种横幅和宣传画。宏国懵懵懂懂的觉得发生了大事情。刘校长头发乱蓬蓬的被几个红卫兵押到操场上,周围站满了学生,平时威严无比的校长哆嗦的念叨着:“我有罪,我有罪,我接受改造……”

这一路走来,墓地中除了各种杂草就是蛐蛐的鸣叫,没有发现一棵树,这里竟然有这么大的一棵。

宏国想加入他们,班主任老黄前段时间还罚他在教室外面站了半天。他想,要是自己也能当红卫兵,看老黄以后还敢不敢罚他?

在洒满月光的墓地中,欧阳突然看见一个黑影,这着实把他吓坏了,他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就在眼前。他感觉远处大树下的那个黑影好像正在移动,欧阳分不清被树冠遮蔽住的黑影到底是谁,他感觉有一种恐怖的力量贯穿了他的身体,他在颤抖。

县城来的小头目叫张江,接管了宏国他们学校以后,每天拿着小喇叭在小操场给他们讲中央的精神和决策。

黑影上方的树冠中发出乌鸦凄切的叫声。整个墓地周围墓冢空空如也,一个个墓冢好似要张着的血盆大口等待伺机吞噬他,倒在一边的墓碑好像一具具僵尸准备向他爬过来索命。

刘校长被关了以后,老师们一个个也六神无主,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变成什么样。

这一切都是梦,都是虚幻的,他期盼着自己赶紧从这个恐怖的噩梦中清醒过来。**欧阳**心里安慰着自己不要害怕,他想着这是梦,老家的墓地中没有这样的情景。

宏国找到张江:“我…我可以加入你们吗?”张江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脸上有坚毅,有执着,他微微点了一下头,宏国便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一名红卫兵。

然而眼前出现的还是令欧阳胆寒,他已经完全被这梦霾笼罩了,他只想撒腿就跑逃离这让他恐惧的墓地。但是他的腿并没有动,他还期望那个黑影仅仅是一个人,一个他认识的人。

4

“谁了!”欧阳对着远处的阴影喊了一嗓子。

村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村长多了个革委会主任的头衔,大人们小心翼翼的干着农活,谁也不愿意多说一点话。

他的这句话传递在峡谷中形成的回音让他自己都感觉到震颤。声音怎么这么大?!黑影并没有回答他,依旧在树荫下晃动着。

隔壁熊大爷年轻的时候读过很多书,听说还留过洋。有一天,村长领着张江他们突然就闯进了熊大爷家,搜出一大堆发黄的书本,张江冷冰冰的看着熊大爷说:“都是些什么书,哼!”

欧阳后悔了,他觉得那远处的黑影一定不是人。

“以史为镜,不过是各国的一些历史书籍而已。”熊大爷满脸平静,老人经历了太多太多,面对这场风暴,虽然他知道和以往都不一样,但是他终究相信一切都将归于平静。

“啊!”欧阳发出一声惨叫,他感觉那是鬼。

“呵,都是历史书?你看看,《茶花女》、《巴黎圣母院》、《呼啸山庄》……你以为老子不识字?我看你是不是潜伏在国内准备搞破坏的特务!?”张江双手叉腰,义正言辞的呵斥着老人。

欧阳朝着家的方向跑去,完全不想欣赏老家墓地另一头的风景了,也更不想探索墓地另一头的奥秘了,他只想尽快逃离这里。风呼呼地在他耳边划过,跑步声伴随着蛐蛐的鸣叫打破了夜的死寂。一群乌鸦从他身后的树冠中朝他飞来,跟着他在他头顶盘旋着飞行。

熊大爷气的浑身发抖,村长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怎么和张江说,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他也知道熊大爷人很好,谁家办喜事,贴的对联都是老人免费帮忙写的。但是他不能说话,他要坚定自己的立场,自己是支持革命的,他得罪不起张江,否则忙没帮上,自己也可能被扣一个屎盆子。

欧阳健步如飞地在墓地的小道中奔跑,他一不留神被乱石绊倒了,回头发现并没有黑影追过来,他趴在地上用手摸着他受伤的膝盖,痛的他在地上直翻滚。

“哼,宏国,你带几个人以后轮流看着他,给我盯紧了,不许他出门半步,没准我们一不留神这老东西就投敌叛国了!”

“啊!”欧阳发出一声惨叫。

张江和村长走了,留下宏国还有几个红卫兵坐在熊大爷家里。

只见那个黑影在他头顶盘旋着,狰狞地看着他好像要吞噬他。头顶的乌鸦还在那里盘旋着,用犀利的目光俯视着这一切。

宏国心情复杂,但是想到张江对他的信任和许诺的提拔,他狠下心,对另外的几个年轻人叫喊道:“给我找根绳子过来,把这老特务给我绑了!”

欧阳猛地翻起身,顾不得膝盖处的疼痛,朝村口的方向跑去。

熊大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娃娃是自己看着着长大的,从小调皮霸道,但他始终认为这个人本质不算坏,没想到现在居然要叫人绑他。

16

老人脸上顿时满是悲凉和沧桑,狂热的人们,当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内心又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欧阳被噩梦吓醒了,浑身的汗水浸湿了身下的床单,抱着被子的胸口也湿漉漉的,他闻到被他身体压着的右边的腋窝处散发出难闻的汗味,他挪动了一下身体,看了一眼手表,显示的是5点30分。他睡得有点糊涂了竟然分不清到底是清晨还是下午,怔怔地躺在那里睡眼惺忪地看着舞动的窗帘。

“宏国,你自己过来绑,我不会反抗,来吧。”熊大爷闭上眼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突然客厅处传来响动声,好像是物体坠地发出的声音。

宏国有点不知所措,他以为至少熊大爷会有解释,会有哀求。他走上前,唰唰的把熊大爷绑到屋门前的柱子上,旁边的年轻人一片欢呼。

这风有点大,把什么东西吹到地上了吧?他躺在床上想着。

5

一道光从卧室的门处传进卧室,照耀的家里瞬间明亮了起来。就好像汽车开了强光照进窗户时的景象,只不过这光十分的强,而且一直持续的亮着。

宏国绑熊大爷的事情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人们私下里都议论纷纷:“熊大爷真是外国特务?不太可能。”、“宏国这年轻人办事情还真是太狠了。”宏国也知道村里人都在议论这事情,但他不在乎了。

欧阳心里想,这莫非是客厅有人把灯打开了。只有灯光才能保持这种一直明亮的状态。他想着会不会是是他妻子开着的灯。

从刘校长被关以后的这几年,哪一天不都是重复着这些事情:批斗会、学习会,不断的揪出隐藏在人们之中的“敌人”……

欧阳朝客厅的方向呼唤了一声:“百合?”屋里除了能听到窗外风吹树叶发出的声音外,还有窗帘被风吹起落下发出的“啪啪”声,此外别无其它声音。

村长年纪大了,张江已经透露准备提拔宏国担任村革委会主任。

欧阳看了看自己的床,只有一个枕头,还有他身旁的一床被子。百合今天有课,她这个点应该还没回来。欧阳终于反应过来了,现在是下午时间。

宏国每天带着这帮红卫兵在村里巡逻,人们看到他,都会客客气气的向他打招呼派香烟。宏国很享受这种感觉,只是偶尔想起被绑的熊大爷,心里面会有那么一点点愧疚。

客厅处的光亮还是那么亮,照的整个卧室犹如白昼一般。欧阳认为,一定是中午百合走的时候没有关客厅的灯,后来他睡着了。但是他转念又一想,这亮是刚刚发出来的不可能一直亮着。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难不成中午停电了,没人注意灯是不是关着的?他有点纠结这个事情了。

这时村里来了很多下乡的知青,宏国有事没事都往知青点跑,因为一个叫刘梅的女知青,他第一眼看到她便疯狂的喜欢上她。

人在刚刚醒来的时候通常会感觉很普通的灯泡,也会比平时更亮。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感觉。

6

欧阳起身要关掉客厅的灯,他起身的时候突然那亮光消失了,屋里又暗了下来。

刘梅父母原来是县文化局的普通干部,文革一开始两口子便背上了"苏修"的罪名,直接被关到了劳改农场。因为这个缘故,刘梅直接丧失了在城里工作的机会。

他走出卧室,突然大吃一惊,他发现客厅处靠近书房的地方站着一个白发老头。

二十二岁的刘梅,人长的特别水灵,扎着又粗又长的麻花辫,透过薄薄的的确良衬衣,可以隐约看到结实而丰满的胸脯,穿着的紧身裤更加衬托出浑圆的臀部和修长的双腿。

欧阳www.649.net,被突然出现在他家的人震惊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老人说话了:“年轻人,不要怕我是来保护你的!”

一开始她其实很反感宏国,因为她的父母就是被这帮狂热的红卫兵给带走的。但宏国一有机会就会嬉皮笑脸的给刘梅带各种糖果零食,那是他好不容易托人从镇上的供销社搞到的。

欧阳感觉这声音有些耳熟,他看到老人慈眉善目,内心稍微平静了一些。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老人。

时间久了,刘梅慢慢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也不算坏,至少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也就放下了心里的偏见。

满头的白发被一个发髻束缚着,眉毛长得非常长向脸的两侧伸出去,胡须已蓄到了脖子处,面色微红显得神采奕奕十分的精神。他身穿崭新的青丝白布长服说了一句话后便停在那里看着欧阳

村里经常会组织放露天电影。那天晚上,电影放到一半的时候,宏国偷偷凑到刘梅耳边:“走,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年轻人,我和你说的话你没有执行!”老翁开口了,这声音使欧阳觉得似曾相识,但是一时想不起。

刘梅半推半就的被宏国拉到村里的小溪边,周围除了虫鸣声,水流声,就只剩宏国的粗重喘气声。

“今晚上的事情,你不准说出去,不准说出去!”老翁说。

“刘梅,我喜欢你,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特别想和你在一起。”

这一句话,顿时让欧阳惊出一身冷汗,鸡皮疙瘩犹如闪电瞬间从后背出扩散开来,转瞬间布满了他的全身,他感觉整个毛孔都打开了,头发一根根都竖立了起来。

宏国笨拙的去亲吻她的嘴唇,他把刘梅紧紧抱在怀里,双手从她的后背慢慢游离到胸前,透过衬衣的纽扣终于抵达那傲伟的双峰。

这声音太熟悉了,没错,昨晚值班的时候他的搭档冯警官和他说过。他眼前瞬间浮现出昨晚值班时候的画面。

刘梅满脸绯红的娇喘着,她忘情的叫喊:“我爱你……”当宏国解开她长裤的时候,刘梅猛的惊醒,“不要,不能这样!放开我……”

欧阳和他搭档冯警官反应414房里“多了一个人”的后。正当他盯着监控视频看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肩膀上有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他感觉那力量十分的强大,以至于他被这突如其来的碰触震惊的发出本能想站起身的动作,但是他试了一下没能起来,他感觉似乎是有人按压着他的肩膀。他发现是他搭档满脸刷白,眼睛里面一点神都没有,目光呆滞地看着他,令他毛骨悚然。

两个人躺在草地上,刘梅望着满天繁星说:“宏国,我知道你喜欢我,但你马上要被提拔了,我的家庭成分你是知道的。”

今晚上的事情,你不准说出去,不准说出去!”老翁说。

“我不管那么多,我就喜欢你,更何况一个村革委会主任算什么。”

他想到了冯警官和他说的话。他当时感觉眼前的,绝对不是他的搭档。

“嘘,不要说了,如果你真爱我,等我父母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结婚,那时候我一定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你。”

被这突如其来熟悉的话所惊动,欧阳脸色惨白,他感觉小腿不听使唤了,他扶住了卧室的门框。

7

这是梦,我肯定还没睡醒呢。以前做梦也会梦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这次也是一样,醒来后一切就会恢复原样了,我还是狱警。

宏国正坐在革委会办公室喝茶的时候,张江突然走了进来,神情慌张的把门关上,凑近宏国说:“上面有指示,文化大革命已经宣布结束了。”

“不要害怕,我是来保护你的!”老翁又开口了。看到伏在门框旁的欧阳面色惨败,老翁接着说到,“你看到的不是虚幻的,也不是梦,这都是真的!”

宏国手里的茶杯“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一同摔碎的,还有他的梦想。张江还说好要提拔他的呢!

欧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感觉今天的梦实在是太离谱了,一个噩梦接着一个的,啥时候是个头!他只想着逃离眼前这个鬼怪,他还对昨夜值班时冯警官突然按压他的肩头记忆犹新,他可不想再经历一番,但是这个梦发生在他的屋里,他感觉两条腿也不听话的在打颤。他无力驱赶眼前的这个老翁,更无力向门的方向逃跑。

宏国脑里一片空白,这些年不知道抄过多少人家,批斗过多少人们的“敌人”,怎么说结束就结束了呢。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时间似乎凝固了,每一秒都犹如一生那么久远,空气中弥漫着欧阳惊恐的气息,他感觉此时此刻只能听到自己心脏狂跳发出的声音。

不久,张江就回县城去了。

老翁似乎看出来了他的心思,依旧慈眉善目地对欧阳说到:“不要怕,我只能已这样的形式出现在你面前!我昨夜告诉的你不要把看到的说出去你没有听我的!”

很多年以后,宏国在电视上看到他挺着个肚子,作为市委领导指导新农村建设工作。

欧阳想着,他怎么知道我告诉了别人,我只告诉了冰痕,难道他是?欧阳越想越害怕了,他感觉眼前的这个老人洞悉他的一切。

宏国发现村里人对他也没那么热情了,见了面打个招呼而已,也不会上前给他发烟了。

“我会保护你,协助你度过难关,只是这回更艰难了。”

他那些同学,有的重新拿起书本,开始复习准备高考,有的安安心心的承包村里的田地……

老翁从兜里掏出来一个东西,原来是一个瓷器制作的小葫芦,显然非常精巧。

折腾了这么多年,宏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读书?不可能,他完全没有那个天份;和别人一样耕田种地?他吃不了那个苦……

“我送你一个宝贝,他可以救你命!记住,你脖子上挂着的护身符千万不能离身,更不能弄丢了!”老翁不紧不慢地说着。

宏国在家喝着闷酒,突然拍着脑袋一想,张江走了,老村长不是还在吗?虽然自己这些年做了不少得罪人的事,但他对老村长一直以来也是尊敬的。

……

有一次张江带人准备绑老村长的外甥,还是他宏国在旁边一再担保村长的外甥绝不是地主后代才罢手的。

(谢谢各位的观赏,有不足之处请指正)

宏国提着两瓶酒就往村长家走,村长看到宏国,心里也明白了七八成。

“宏国啊,我老了,村里很多事你也知道,这些年被那些人搞得乌烟瘴气,天天讲学习讲政治,哪有人会安心干活,都是能混一天算一天。现在刚好分田到户,大伙正是劲头十足的……”

“老村长,我宏国这些年是做了些错事,但我没办法,对您,我从来就是只有尊敬,您是我的导师,很多事情只要您决定了我都是支持的。”

“我也不打哑谜了,村里不是马上要换届选举了吗?我希望您可以支持我。”

“我尽力吧,但这段时间,你得好好的让村里人打消对你的偏见和误会。”

宏国从老村长家里出来,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至少村长答应帮他了。他回到家里,把父亲酿好的酒都分瓶装了起来,这段时间他得挨家挨户好好的聊聊了……

8

刘梅跑到家里找宏国,说有重要的事情和他说。当他看到刘梅的时候,发现她的脸上藏着一种内疚和歉意的表情。

“宏国,我父母解放了……”

“这是好消息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宏国开心抱着刘梅,他还在想,之前说过的,只要她父母一放出来,两个人就结婚。

“我爸给我在县城找了份工作,我这几天就要回城了。”宏国的手慢慢松开了,他明白了,这是向他分手告别。

“对不起,宏国,对不起……”刘梅转过头哭着跑了。

宏国感觉天都要塌了。一个时代结束,也结束了他所有美好的梦想。

后来,他也慢慢释怀,不是刘梅不爱他,是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青春年华留在这穷乡僻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而他,走不出乡村,那就扎根到老吧!

9

宏国如愿的当上了村长。头几年,村里一穷二白的啥也没有。

宏国是个聪明人,他梳理了村里所有的资产:一座水库,两个集体果场,但也早就杂草丛生;另外还有几千亩松树林。村民们种着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日子也过的紧巴巴的。

宏国天天往镇上跑,他有自己的盘算:水库可以承包给私人养鱼,果场也可以从外面找人过来接手经营。至于松树林,砍一部分卖给收购木材的外地老板,也是可以的。

镇里的领导听完他无数次汇报,也不想年年给村里补贴那么多钱,犹豫再三终于同意了。毕竟在那个年代,一下子搞这么大动作还是比较少见。

宏国很快就找到人经营果场和水库,一个县城里下来的个体户,姓廖。廖老板在签合同的前一天晚上,提着两瓶高档白酒来到宏国家里说:“我的村长大人哟,我是对这两个项目特别感兴趣,但是每年交给村里的钱,你看能不能少一点?”

“这村里面的东西,上交再多分到每个人也没几个钱,不如大家做个朋友,我上交少点,然后村长您那一份,我一分也不少。”

宏国咽了咽口水,他想,廖老板说的也没错,更何况,要不是他想出这些办法,村里面一分钱也没有。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合作愉快!”宏国举起杯,一饮而尽。

村里人都夸宏国能干,会办事。因为从那以后,每年过年的时候,宏国都会把村民召集起来,挨家挨户按人头分钱,钱不多,但买点年货还是够了。

慢慢的,村里的年轻人都开始往外跑了,人们都在说现在去大城市打工,每个月赚的钱比种一年田地的收入还多。

宏国也很好奇外面的世界,因为过年回来的年轻人都梳着奇怪的发型,穿着的裤子那裤脚真的就像一大喇叭一样……

虽然好奇,但是他已经决定了,这辈子就呆在这里,哪都不去,更何况,他作为村长,日子过得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10

镇里有两个县级贫困村的指标,宏国打听到,如果评上了,县财政每年会补贴一大笔钱给村里。

宏国心想,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他又开始天天跑镇上,天天陪着镇里的领导喝酒吃饭,每次喝到快醉的时候,宏国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领导啊,我们村实在太穷了,光五保户都有七八个,更别提那些贫困户了,您们看村里的那条路,一下雨,到处是泥浆水,根本都出不了村。”

喝酒的次数多了,领导们觉得宏国说的也没错,村里穷,确实穷。宏国隔三叉五的都会给领导们送点土特产,“都是自己家里种的养的,纯天然。”

县里的公告下来了,宏国看了看,发现上面有自己村的名字,他狠狠的拍了拍大腿,这酒总算喝得值了!

慢慢的,村里只剩下一些老人在家了,年轻人都出去闯荡了,老人们不识字,也不知道每年村里到底有多少补贴。

宏国每次都会以各种名目留下三分之一给自己,剩下的按户分配出去,但是年底年轻人回村的时候,听到家里人说每年的补贴只有那么几百块钱的时候,他们慢慢产生了怀疑。

这一年开村民大会的时候,村里的大牛突然在下面叫喊起来:“村长,我们是县贫困村,我昨天还看了政府网站,每年给村里补贴有五十万!怎么每户才分到几百块呢!”

“是啊,是啊,还有村里的果场和水库,怎么每年承包的费用只有几千块呢?”

人们在下面开始议论纷纷,宏国站在上面,脸色铁青。

“所有的费用开支都是有账的,你们不信可以查,还有你们记住了,这些东西是谁给你们争取到的。”

“这种钱拿不得,会有报应的!”下面又有人叫喊着。

宏国看着下面喧嚣的人们,多年未有的挫败感又一次出现了。

11

没过几天,宏国感觉老吃不了东西,一吃完就想吐。他去村诊所拿了胃药,还是不管用。

宏国在一个疼痛难忍的下午终于打了120,救护车响着急促的鸣笛声把他拉进了县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胃癌晚期。

宏国看着检查报告瑟瑟发抖,他不想死。他愿意拿他所有的东西挽回他的生命。医生说:“我们这里是没办法了,只能去看看省里的医院。”

宏国想都没想就同意转院,他还想再多活几年。

省里医院也是一样的结论,宏国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这么多年来,终究是一杯黄土,谁也逃不掉。

他觉得自己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他躺在白花花的病床上,眼前开始一片模糊,他好像看到二十二岁的刘梅就站在病房门口,微笑的向他走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魔域幽魂(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