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公孙杵臼简介和故事

公孙杵臼简介和故事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7

  说起韩非子的始祖,可以追朔到公元前11世纪的周武王时代。
  《左传》中说,邗、晋、应、韩都是周武王的儿子。《史记》注中记载的“韩万”便是韩的始祖。后来,韩的子孙侍奉晋国,又被封于韩塬(今陕西韩城市)。所以《今古地名》记载有“韩武子食菜于韩塬古城”(《括地志》云:“韩塬在同州韩城县西南十八里。)。
  韩万的儿子名叫韩胜伯,韩胜伯的儿子名叫韩定伯简,定伯简生韩舆,韩舆生韩厥。
  韩厥这个祖先,名气比较大,他是晋国的大将军,位居六卿之一,号称“献子”。大家知道“赵氏孤儿”的故事(参见拙著《史记故事·赵氏孤儿》,陕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8月版),而韩厥就是和程婴、公孙仵臼两位义士搭救赵氏孤儿的那位将军。
  晋景公三年(公元前597年)的时候,晋国的司寇屠岸贾作乱,假借要诛杀晋灵公的大臣赵盾,其实赵盾早已死去,说赵穿杀晋灵公,赵盾是曲首,要诛来赵盾在朝中的子孙,目标是除掉赵盾的儿子赵朔将军。
  一日,掌管弄狱的屠岸贾挑动说:“杀灵公的人,赵盾即使不知道,但也要负这份罪责,他的子孙也应受罚!”
  韩厥反对他说:“灵公被害,当时赵盾不在京都,已逃到外地,后来成公认为他无罪。你不要翻历史旧帐,不能再胡作非为!”
  屠岸贾根本不听韩厥的话,擅自带诸将准备攻杀赵氏。
  在这危急关头,韩厥暗中告诉赵朔:“你赶快逃走吧,屠岸贾要诛杀你们赵家。”
  赵朔摇头不肯出走,对韩厥说:“您一定不要让我们赵家的得火断绝,我即使是死了也无怨恨了!”
  韩厥点点头,答应了赵朔的请求。
  当时,赵朔的夫人是晋成公的姐姐,身怀有孕,跑到晋景公的宫中躲避。
  屠岸贾率兵抄了赵朔的家,杀了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等全家300余人。
  没多久,赵朔夫人在宫中分娩,生下个男孩,起名直武。
  屠岸贾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带人到宫中搜查。
  赵朔夫人急中生智,将婴儿赵武藏在裤裆里,暗暗祷告:“赵家如果不该来绝,你就不要哭叫。”
  当屠岸贾搜到她身边时,婴儿睡着了,竟然没有被查出来。
  于是,屠岩贾气急败坏地贴出文告:限三日内交出赵氏孤儿,如不交出,三日之后将国中所有与孤儿同时出生的婴儿全部斩首!
  赵朔的门客、好朋友程婴、公孙杵臼在一块商量藏孤救孤之事。程婴说:“屠曲非要搜出孤儿不可,怎么办?”
  公孙臼说:“扶养孤儿报仇与死比较,哪个难些?”
  程婴说:“那当然是死容易!”
  公孙杵臼说:“赵家待你很优厚,那你就承担困难,让我捡容易的。”
  程婴急忙说:“这不行!我想了一个办法,将我的婴儿献出,就说是我藏了孤儿,屠曲将我和婴儿杀死,你好好抚养赵氏孤儿长大,给赵家雪耻!”
  公孙杵臼捋着胡须说:“你看,我已年迈苍苍,怎么能提当抚孤重任呢?将你的婴儿交给我,你就到屠贼那儿告我,说我藏孤不交,他们杀了我和你的婴儿,你就到宫中抱走孤儿去深山抚养,长大报仇。
  程婴依计到屠府告发公孙杵臼藏孤不报,屠岸贾马上派军队乌黑了公孙家。公孙杵九故意叫道:“小人程婴,你这没良心的东西,为何出卖我和赵氏孤儿!天呀孤儿有什么罪啊!屠贼,你这奸人,害人精……“公孙杵臼和婴儿当场被戳死!
  韩厥知道程婴将赵氏孤儿转移到深山老林之后,便称病在家,静待时机。
  晋景公十七年,景公因病而卜,说:“要做大事业,没有成功的人,是鬼魂在作祟。”
  韩厥借机说:“晋国谁家断绝了得火?”
  晋景公说:“屠岸贾杀了赵朔全家。”
  韩厥说:“赵家代代是忠臣,国人都哀怜他们。你的病不好,是赵氏亡灵在作怪。你应给他们平反昭雪啊!”
  晋景公问道:“赵氏还有后代吧?”
  韩厥便将程婴抚孤之事详细告诉了景公。景公一听高兴起来,便让韩厥带兵传旨,责问屠岸贾乱杀无辜之罪,并迎接赵武继承先业。这样,韩厥带诸将攻杀了屠族,把赵氏旧有的田园归还赵武。
  晋悼公七年,韩厥去世,他的儿子韩宣子(起)袭了爵位。韩宣子迁至河南州邑居住。晋平公十四年,吴公子季札出使晋国,对韩宣子、赵文子、魏献子说:“晋国的政治大权,将集中于你们韩、魏、赵三大族吧?……”晋顷公十二年,韩宣子跟赵、魏共同瓜分了祁盛氏与羊舌氏的十个县邑。
  晋定公十五年,韩宣子去世,其儿贞子(韩须)继承爵位,迁居于山西的平阳,贞子死后,儿子韩庄子(韩庚)袭位。庄子死后儿子韩康子(韩虎)继位,与赵襄子、魏醒子共同打败了知伯,瓜分了其邑地,三卿的地盘超过了诸侯。
  韩康子去世,其子韩武子(启章)代位,第二年侵代郑国,杀掉了郑幽公。晋侯封韩武子于韩原。武子死后,儿子韩景侯(景子)即位,攻战友了郑地河南雍丘,被周天子列为诸侯。
  韩景侯崩逝,儿子韩列侯即位,聂政刺杀韩相侠累,秦国侵伐韩国河南宜阳并占六邑土地。
  韩文侯继你景侯位,侵伐郑国并占河南阳城;又侵宋国,打到江苏彭城,俘虏了郑君;又侵伐齐国,打到山东桑丘和灵丘一带。
  韩哀侯承父文侯位,与赵、魏正式瓜分了晋国,韩人来了郑国,将都城迁到河南新郑。
  韩严(山坚)杀了韩哀侯,哀侯之子韩懿(若山)即位,魏与韩战于河南马陵,又打败韩军于山西浍水一带。
  韩昭侯继承父亲哀侯王位后,任用刑名法术的申不害为相,对内整饬政教,对外应付诸侯,十五年间,国治兵强,没有人敢侵犯韩国。这时,韩国的地盘扩展到山西东南至河南中部一带。韩非子的这个祖先,是值得称赞的。
  随后,韩国遭了旱灾,又筑了座高城门,韩昭侯未出高城门而亡,儿子韩宣惠王即位。秦兵打败韩军于河南鄢陵、修钱,俘虏了韩国的将领,韩室惊慌。
  公仲朋告诉韩王:“合纵诸国不可靠,现在秦国想攻打楚国,大王不如利用张仪,跟秦国讲和。用咱们的一座名城来换取秦国信任,共同攻楚。”
  韩宣惠王听了,说:“好。”于是小心叮咛公仲朋赴秦,准备订立和约。
  这件事被楚怀王知道了,大为焦急,召集大臣们议事。陈轸说:“秦国想打楚国,已经好久了。现在又得到韩国一座名城,这是秦国求之不得的。秦国对楚国的攻伐,不可避免。大王最好听从我的建议,颁布国都四境之内的紧急动员令,开拔部队,说是为了救援韩国,让战车布满道路,派出报信的臣子,随带众多车马,带上救济的金银,使韩王不相信我们真正出兵救他。即使韩王肯完全相信,至少会感激我们救他的恩德,这样以来,秦韩就不会和睦了,而且会增加秦国对韩国的怨恨,楚国就可免除祸害。”
  楚王依陈轸的建议而行,并派大臣对韩王说:“我国虽大,但却愿派出军队来救援你这个小国,与贵国共存亡!”
  韩宣惠王听了这话很高兴,乃下令停止公仲朋向秦议和之行。公仲朋说:“大王,不能这样!楚国是虚名救我,而秦国才真正是我们的劲敌。轻易与强大的秦国绝交,大王必定会被天下人耻笑。况且大王已派人去秦国了,如果欺骗了秦国,恐怕是会有后患的。”
  韩宣惠王不听公仲朋的建议,遂与秦国断绝交情,致使秦国大怒,增兵攻韩,而楚国军队不救。秦军大破韩军于河南岸门,韩太子仓到秦国作人质,结果韩国与秦国缔结和约。
  韩襄王(太子仓)即位后,秦国开始攻占韩国宜阳,斩韩兵六万,又占领韩国穰邑。
  韩太子婴死后,公子咎与公子虮虱二人相争,都想当太子。当时,公子虮虱在楚国作人质,楚国想让其为太子,于是派兵10万围住韩国雍氏城。结果,以答应韩国与齐、楚联盟为条件,解了雍氏城之围。韩国又想将公子虮虱改派到秦国作人质,楚国不放。于是韩国立公子咎为太子,与齐魏联合攻打秦国,驻扎于函谷关,秦国割让河外及武遂给韩国。
  韩厘子十六年(公元前280年),韩非降生了。韩非降生在韩国由强变弱、风雨飘摇的危难时刻。
  韩非是韩国宗族的一位公子,以国为氏,因而姓韩。至于韩非是那个国君的儿子,已经无法考证清楚了。不过,据陈千钧先生在《韩非新传》篇中推断,“当是厘王或桓惠王之子也。”笔者从韩非子年表及拜荀卿为师的时间分析,韩非子应为韩厘王的儿子,小于桓惠王。
  二、变法游戏
  韩非生长在贵族家庭,不愁吃,不愁穿,6岁的时候便出落得英俊非凡,个头三尺多高,长形红脸,浓眉大眼,显得庄重威严。
  他不像其他宗族公子那样,贪玩骄横,而是勤奋好学,温故知新,在学堂中用心听老师讲课。只是他生来有点口吃,常常因老师提问而面红耳赤。他会答,但却倒不出口来,惹得同学们戏学着他的样子开心。
  一天,学堂的老师给学生们讲商鞅变法(参见《史记·秦本纪》和拙著《史记故事·商鞅变法》)一课,讲得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商鞅是卫国人,又叫卫鞅,小的时候就喜欢研究法律方面的学问。后来,商鞅在魏国公孙座相府掌管公族事务的时候,对李悝变法的那一套很熟悉。公孙座死后,商鞅秦孝公发布了一道求贤令,这求贤令说:‘从前,先君穆公东平晋乱,西霸戎狄,开地千里,为后世子孙创立了千秋大业,如今,魏国夺去了先君的河西之地,诸侯瞧不起秦国,实在是莫大的耻辱。如果谁能使秦国富强起来,寡人就给他尊贵的官职,封给他土地。’
  “于是,商鞅立即前往秦国,要求见秦孝公。秦孝公求贤若渴,马上召见了商鞅。秦孝公问商鞅:‘怎样才能使秦国富强起来?’商鞅满有把握地说:‘要想使国家富强起来,那就得进行变法改革。第一,要发展农业,奖励耕织,生产的粮食和织的布帛多了,国家就能富;第二,要整顿军队,提拔有功的将士,按功劳分配田宅和奴婢,鼓励人们都争着到战场上去杀敌立功,国家就能强;第三,还要说到做到,赏罚严明,一切按法律办事,这样就能够取信于民。’秦孝公完全赞同商鞅的改革意见,当即拜商鞅为大夫,让其着手准备变法。”
  韩非坐在小凳上,目不转睛地听老师讲解,突然冒出一句话来:“老师,我们韩国为……为什么不……不变法呢?”
  老师没有责怪韩非,反而说道:“韩非同学的这个总是提得好,这就是我今天讲商鞅变法的目的所在。同学们想一想,我们韩国弱小的今天,正是秦国的昨天,实在需要变法图强啊!可是,谈何容易,没有商鞅那样的法家、改革家,也没有秦孝公那样地明君呀!”
  韩非激动地站起来说:“老师,我长大了要当商鞅!”
  老师示意韩非坐下,说:“韩非同学的决心,也正是老师期望你们的,希望我们韩国今后多出几个商鞅。但是,同学们要记住,变法改革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它要损害你们贵族家庭的利益和特权,甚至遭到你们父辈们守旧势力的反对!这需要有勇气和胆识,也需要有明君的支持。当时的秦国,一谈变法,许多贵族大臣便极力反对,怕损害了他们的利益。秦孝公就将商鞅、甘龙、杜执等人召进宫里,商议变法改革的事。秦孝公说:‘寡人要实行变法,就需破除旧制,改变古礼,这恐怕会遭到天下人的批评,你们说应该怎么办呢?”
  老师在这儿故意停了一下,望了一圈同学,见都鸦雀无声地睁着眼等待下文。
  “商鞅说:‘干一番新事业,遭到人们的反对,是常有的事。如果主公患得患失,没有信心,那是永远也不能成功的!’秦孝公连声夸奖:‘说得好,说得好!’但甘龙和杜执是保守派,早同贵族们串通好了,因而极力反对商鞅的主张。甘龙说:‘圣人的礼义是不能违背的,先王的制度是不能改变的。沿用古礼,不须劳苦,就能够获得成功;遵守旧法,吏民相安,才能够太平无事。’杜执则大声吵嚷起来说:‘没有十倍的功效,就不能改变旧制;没有百倍的利益,就不能变更法度。效法古代没有错误,遵守旧礼不会产生奸邪。要不要变法的事,主公可得要好好考虑考虑呀!’商鞅马上站起来驳斥道:‘两位大夫说的话,完全是庸人之见!请问,古代礼制不同,你们说该效法哪一种礼制?帝王不相因袭,你们说该遵守谁的法度?三皇五帝且不论,就拿商汤王、周武王来说吧,哪一个不是根据当时的形势来建立法制的?治理国家不能用一种方法,怎样对国家有利就怎样做。因而,推翻古法的人,未必错误;拘守旧礼的人,也未必正确。如今,主公既然已经决定要变法革新,那又有什么可非难的呢?’商鞅这一席话,驳得甘龙、杜执更加坚定了变法的决心,说:‘愚人的欢喜,正是聪明人的哀痛;庸人的愉快,正是贤人的悲伤。寡人为了富国强兵,决计实行变法。今后,谁敢反对变法,一定从严惩处!’
  “事后,秦孝公提升商鞅为左庶长,委托其主持制定新法令。经过一段筹划,商鞅参照李悝在魏国变法是制定的法律条文,起草了一份新法令,呈报秦孝公批准了。这新法令的条文是:老百姓要登记户口,建立什伍组织,五家一伍,十家一什,一家犯法,其作九家必须告发,不告发的处以腰斩的刑罚,窝藏犯人的按投降敌人治罪;大力发展农业生产,生产的粮食和布帛多的可免除劳役,从事工商业的人一律罚为奴婢;按照军功的大小,授给官职、田宅。打架斗殴的人按情节轻重判刑,废除世卿世禄制度,凡是没有功劳的宗室贵族,一律削除宗室的属籍;禁止父子、兄弟同室而居,一家有兄弟两人以上的到了成年,必须同父母分家另住,不分家的要加倍征税。”

返回目录

他说:“我们怎么能容忍弑君者的后代在朝堂之上呢?”

公孙杵臼,春秋时晋国人,赵盾、赵朔父子的门客。生卒年俱不详,主要活动在晋景公时期(前599-前581年)。中国古代著名忠义故事《赵氏孤儿》的主角。晋景公三年和程婴合谋,藏匿赵氏孤儿赵武,自己献出了生命。后世广为传颂,并且编成戏剧,出现在舞台上,甚至流传到海外异邦。 晋襄公死后,赵盾谋立公子雍,狐射姑则谋立公子乐,并将其从陈国迎回,想与赵盾争权。赵盾派公孙杵臼等人将公子乐截杀。最后狐射姑-出奔。晋景公三年和程婴合谋,藏匿赵氏孤儿赵武,自己献出了生命。 晋灵公时,武臣屠岸贾与文臣赵盾不和,设计陷害赵盾,在灵公面前指责赵盾为0臣。赵盾全家三百余口因此被满门抄斩,仅有其子驸马赵朔与公主得以幸免。后屠岸贾又假传灵公之命,迫使赵朔自杀。公主被囚禁于府内,生下一子后托付于赵家门客程婴,亦自缢而死。程婴将婴儿放在药箱里,负责看守的将军同情赵家,放走程婴与赵氏孤儿后亦自刎。程婴携婴儿投奔赵盾老友公孙杵臼。此时屠岸贾急欲斩草除根,为搜出孤儿便假传灵公之命,要将全国半岁以下一月以上的婴儿杀绝。程婴与公孙杵臼商议,决定献出自己亲生儿子以保全赵家血脉。后程婴便向屠岸贾告发公孙杵臼私藏赵氏孤儿,屠岸贾信以为真,派人搜出婴儿,掷在地上,又刺了几剑,程婴见亲子惨死,忍痛不语。公孙杵臼大骂屠岸贾后触阶而死。屠岸贾心事已了,便收程婴为门客,将其子程勃当作义子,又取名屠成。十五年后,赵氏孤儿长大成人,程婴告诉实情。赵氏孤儿悲愤不已,决意报仇。此时灵公已死,悼公在位,程勃将屠岸贾专权横行,残害忠良之事禀明,悼公便命他捉拿屠岸贾并处死。赵家大仇得报,赵氏孤儿恢复本姓,被赐名赵武。 程婴和公孙杵臼的事迹,后世广为传颂,并且编成戏剧,出现在舞台上,甚至流传到海外异邦。 以上为杂剧《赵氏孤儿》改编史记后版本 在《史记》中程婴带孤儿藏匿到山中。 15岁时,在年高望重的晋大夫韩厥等人的努力下,晋景公为赵氏昭雪,平反了冤狱,发兵攻灭屠岸贾,并尽灭其族,立赵武为大夫,恢复了赵氏的土地封邑。

程婴见赵武大仇得报,陈冤得雪,不肯独享富贵,拔剑自刎,追随他的好友公孙杵臼去了。

公孙杵臼问他:“扶立孤儿和甘愿赴死,哪一个更容易些?”

兵士们哪里肯听,一拥而上,把公孙杵臼和孩子都杀死了。

大臣韩厥知道他的话是在说赵朔,就替赵朔辩解:“灵公被杀的时候,赵盾并不在都城,这事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何况,先君也没有治他的罪,现在我们若是这样做,并非先君的意思。”

这一回,程婴找到了公孙杵臼,对他说:“这次侥幸逃过去了,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得想一个万全之策。”

屠岸贾根本没有请示国君,就带着几千人包围了赵家,把他的一门老小都杀死了。

程婴说:“赵朔的妻子已怀有身孕,不日就要分娩,如果幸运地生下一个男孩的话,我愿意侍奉他长大。”

十五年后,赵氏孤儿赵武长大,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在韩厥的帮助下,与程婴一起还朝,带兵征伐屠岸贾,杀死了这个仇人。

程婴说:“当然死更容易一些。”

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赵武为程婴守孝三年,以后每年春秋两季,都带家人前去祭祀,代代不绝。赵武在晋国担任正卿等重要职位,为晋国的稳定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公孙杵臼说:“那就让我做容易一些的,你做那件比较难的事情吧。”

兵士们在屋内搜查时,婴儿果然没有啼哭。

屠岸贾以为赵氏孤儿已经除掉了,十分高兴,戒备也就松懈下来。大臣韩厥让自己的心腹扮成医生,入宫去给公主看病,趁机把婴儿偷偷地带出来,交给程婴,由他带着逃到深山藏了起来。

赵朔有一个门客叫公孙杵臼,这一天,他去找赵朔最好的朋友程婴,见面就直截了当地问:“赵朔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死?”

晋景公三年,也就是公元前597年,晋国的司寇屠岸贾控制着朝中的实权,为了扫除异己,他决定对最有威信、对他也最有威胁的赵朔一家下手。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晋灵公即位期间,奢淫无度,骄横放纵,他手下的大臣赵盾屡屡劝谏,他非但不听,还要派人杀掉赵盾。赵盾知道消息后,逃到晋国边境上的一个偏僻的地方躲了起来。后来,他的族弟赵穿杀死了晋灵公,拥立新君晋成公,赵盾才重新回到朝中来。

赵朔的妻子是晋成公的姐姐,已经怀有身孕,屠岸贾诛杀赵氏家族的时候,她逃进了王宫里,算是逃过了一劫。

屠岸贾一听,很生气,他强词夺理道:“赵盾是赵家的同族兄弟,难道他不是罪魁祸首吗?”

赵盾去世时,国君换成了晋景公,他让赵盾的儿子赵朔接替了他父亲的职位。

于是,程婴带着他们,来到公孙杵臼的藏身处,抓住了公孙杵臼,他的怀里果然抱着一个男孩。

他死后,与公孙杵臼合葬一墓,后人称为“二义冢”。

他二人定下一条计策他们找来一个婴儿,给他穿上华丽的衣服,扮成赵朔的儿子的样子,由公孙杵臼抱到山里藏了起来。然后,程婴跑到屠岸贾手下的一个将军那里,假意说:“我程婴是个平常的人,怎么能承担扶立孤儿的重任呢。所以,谁能给我一千两黄金,我就告诉他赵氏孤儿藏在哪里。”

公孙杵臼赞许地点了点头。

屠岸贾估计婴儿已被送出宫,就张贴告示,悬赏捉拿。

韩厥看阻止不了他,就跑去把这一情况告诉了赵朔,让他快点逃走。

公孙杵臼一见程婴,仿佛什么都“明白”了似的,他大骂:“小人!小人!赵朔被杀的时候,你不殉死,还与我商议什么扶立孤儿的事,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假的!”他紧紧抱着孩子,哭道:“天哪,他只是一个孩子,他有什么过错呀你们要杀就杀了我吧,放过这个孩子吧!”

没过多久,赵朔的妻子果真生了一个男孩。屠岸贾一听,马上带人入宫,准备斩草除根。情急之下,赵朔的妻子把婴儿藏在了自己的裤裆里,心里还不停地祈祷:如果赵家不该被灭绝,你就不要啼哭!

那个将军一听,立即满足了程婴的“要求”。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公孙杵臼简介和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