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第二十章 忽相逢缟袂绡裳(二) 燕倾天下 天下

第二十章 忽相逢缟袂绡裳(二) 燕倾天下 天下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4

她指过来时连看也不曾看我一眼,指尖所向却正是我,显见早已不知偷看了多少次,是早已计算好的。 掌柜顺着这方向看来,见到贺兰悠怔了一怔,见到我时呆了一呆,似是明白了什么,苦笑着一边擦汗一边向我们走来,呵腰道:“两位客官,您看这……可否换个位置,为表歉意,这顿算小的请了……” 我和贺兰悠对望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见算计的精光,颔首一笑,我道:“区区位置………” “且慢。” 酒楼宾客齐齐一呆,听着我话意是要相让,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凭空阻拦,都向那人望去,见那开口之人正是那冷如孤月的少年,都面露兴奋之意。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那少年,见他缓缓起身,垂目敛眉,也不看那浓艳的孙小姐,淡淡道:“敢问姑娘,为何逼人相让?” 那孙小姐见他开口相护,更是气愤,尖声道:“那丑女只配坐在厨下吃剩食,哪配在这堂堂荆州府第一酒楼里高踞华座?没的倒了本小姐的胃口!” “觉得倒胃口你就回去,我倒觉得你比那位姑娘倒胃口多了!”那少年接得飞快,字字如冰,浓长的睫毛一掀,冷电似的目光直逼那孙小姐:“晏子身锉,一代贤相,无盐貌丑,千古贤名,昔楚以貌取晏子反受辱,宣王以德敬无盐终得益,天下无人不知,不过小姐想来是不读书的,不知以貌取人者鄙,在下不才,斗胆建议小姐,有这酒楼耍威风的闲工夫,不如回闺房刺绣针黻养性修心为好!” 这番话说得利落如珠清楚干脆,句句如刀似剑,讥嘲刻毒已极,我心中惊讶感动兼而有之,更有些佩服这冷漠少年居然有如此伶俐的口齿,想到此处心中一动,隐约觉得似乎有位故人也有这般的敏捷与锐利,一时却又想不清楚。眼见他转目间英气隐隐,微带肃杀,淡淡的清华毓贵的郁色里,竟平生锋锐之气。不由微微一惊。 心道如果真给这少年把那孙小姐骂走,我就没好戏看了,赶紧上前,先对那少年敛衽一礼,谢了他的仗义相助,接着又陪笑对那孙小姐道:“小姐千金贵体,怎可坐这楼口杂乱之地,我是不打紧的,很愿意将窗边座位让给小姐,请,请。” 那孙小姐正给那少年骂得满面青白,气得发昏章第十一,眼见我这罪魁祸首凑上来,更是怒得不可自抑,厉声道:“就是你这丑陋的贱女人害我!!!” 扬手就是一个巴掌,直朝我掴来! 那少年见我卑躬屈膝,眼底本闪过失望之色,见到这女子如此跋扈,顿时眉间怒意升起,伸手便要阻拦。 我看着那涂着红红寇丹的尖尖十指就要招呼到我脸颊,心中冷笑,左手衣袖微微一拂,有意无意的阻住了那少年的动作,右手伸出,轻轻一转一带,牵引之力圆转流出,那孙小姐顿时收势不住,被我带得踉跄跌出,恰好跌向贺兰悠的方向。 贺兰悠立即微笑伸手,轻轻便将那孙小姐扶住,和婉慰问如春风:“姑娘没伤着吧?” 此时那少年见我手势,已明白了几分,退后两步,又恢复了先前淡漠的神色。 那孙小姐糊糊涂涂就被我甩了出去,扑入陌生男人怀里,正羞怒中,听得贺兰悠音色醇和优美,语意柔软醉人,忍不住抬头看去,见贺兰悠目中光华流转,笑意盈盈,不由一呆,稍顷,脸上淡淡飞上两抹红霞,一时竟忘记从贺兰悠怀里挣脱。 贺兰悠顺势扶住她,轻柔的一个转身,就势在先前他坐过的位置坐下:“小姐受惊了,且歇一歇。” 我微笑看着贺兰狐狸施展媚功,将那跋扈女子迷得晕头晕脑呆呆坐下,心中大乐,退后一步,向那两个小婢道:“还不把你们小姐的菜端过去,难道让她吃我们剩的么?” 两个婢子被这一连串的变化惊得反应不及,听我吩咐也不及多想,端了菜就往那孙小姐处走,那孙小姐在桌边坐了一会,回过味来,越想越怒,脸色忽青忽白,自觉丢了大丑,袖子一甩,啪的一声将小婢们端来的菜一古脑推倒,哐啷啷碎了一地,碎瓷剩菜飞溅中,她恶狠狠猛的站起:“寻我哥哥来教训你们!” “嘶啦--” “啊!!!!!!!!” 尖叫声里,孙小姐的桃红细花松绫裙不知怎么被挂在了凳子上,因为起得太猛,哧啦一声,半幅裙子被硬生生扯了下来! 满座瞠然。 “哐当。” 有人因为太过惊讶跌落了手中的酒杯。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女子撕裙露裤,其震撼程度当可比拟发现荆州府的当红头牌们全部都是贞洁烈女。 我微笑看着孙小姐惊惶欲死,捂着只剩白绸长裤的屁股,眼泪滚滚而下,悠然拍了拍手,找了个位置坐下。 孙小姐羞愤得满面血红,尖啸:“我和你拼了!”张牙舞爪向我扑来。 真是怪了,明明是贺兰悠在扶她坐下时弹了弹手指,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将她的裙子钉在了凳上,他才是罪魁祸首,这丫头为什么一定要找上我,当真人丑被人欺吗? 眼看她扑至近前,我不急不忙悠悠一笑:“孙小姐,您还真是个不开窍的,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顾着为难我?还不赶紧把裙子换了,当真要只穿亵衣满酒楼跑给人看吗?” 我此言一出,孙小姐前冲的势头生生顿住,转头看见众人忍笑得很努力的表情,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一时却找不到东西来遮羞,转目看见两个小婢惊慌的跟着自己,立即大吼:“桃红柳绿,没眼色的东西,还不脱下裙子给我换上!” 两个小婢惊得齐齐后退数步,哪里肯当众脱衣,连连哀声求恳,流着泪砰砰砰的磕头,孙小姐恼恨的一脚踢过去,将一个小婢踢翻在地,那孩子登时鼻子流出血来,转眼血流了满脸,看去甚是可怖,却擦也不敢擦,翻个身继续拼命磕头,情状极其可怜。 我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丫头跋扈至此,也没想到贺兰狐狸竟然这般冷心冷肠,我只知道贺兰悠会给她教训,哪知道这家伙这么不留情面,人家还是云英未嫁的姑娘呢,这下子传出去,以后只怕难嫁人了。 眼见那两个孩子哭得可怜,说到底,虽有些狗仗人势,毕竟无辜,年纪又幼小,何忍见她们如此受欺?正要出语阻止,却听得身后有人微微一叹,轻轻道:“虽是对方不是在先,然此举坏人清誉,终究有伤二位阴德。” 我一怔,回头看去,却正是那先前为我仗义出言的少年,此时他眼底有淡淡不赞同之色,手腕一振,低声喝道:“接着!” 一件纯白隐葵纹素缎披风如云般飞起,呼的一下越过我的头顶,直直飞落在孙小姐身上,宽大而柔软的面料缓缓垂落,正好遮盖了她残破的裙子。 孙小姐似是没想到先前厉声斥责她的冷漠少年会在此时出手相助,怔了一怔,却立即裹紧了披风,她此时泪珠盈盈,脸上羞愤之色未绝,两颊微红,看起来反多了几分楚楚之态。 微微福身向那少年一礼,又恨恨瞟了眼我,跺脚道:“走!”两个小婢赶紧从地上爬起,无限感激的向那少年匆匆一礼,紧跟着那孙小姐而去。 人一下楼,刚才的紧张尴尬气氛顿时活泛起来,便有人拿那刚才之事取笑得乐不可支,也有人好心,端了酒杯过来道:“两位,你们也忒胆大了,得罪了这荆州霸王了,听老夫一句劝,趁人还没来,赶紧避一避吧。”—— 稍后还有一章。

贺兰悠的目色在深黑寂静的夜晚闪着琉璃似的光,令我感觉到他的遥远与陌生,然而他的微笑总是那么完美得无懈可击:“我用的是教中密语,告诉了他一些教主和我私下商量的事情,他自然会退去。” 他诚恳的看我:“我不是要有意瞒你,只是有些事你知道了反对你不利。” 我扬扬眉:“贺兰悠,别人诚恳我愿意信,可是你诚恳?这个这个……” 贺兰悠苦笑:“小姐,当真要我挖出心来你看么?” 我笑睇他,努力不让自己脸颊燥热起来:“你的心,只怕是黑的罢?”也不待他答话,自甩了一鞭:“走了,深春四月上江南,也是快事一桩呢。” 马疾驰在黄土官道上,发飞在淡淡晨曦清爽的风中,我心中的喜悦与羞涩慢慢升起,逸散,这条我与他策马扬蹄,洒落一地欢喜的道路,来年,经过的地方,不知会否开出烂漫的花?—— 如果说当日我对沐晟的话并无太多感触,从西南至应天府的那一路行程,却渐渐感受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茶楼酒肆,人群聚集之处,多有人神神秘秘,脑袋凑在一起,低声谈小声叹,摇头晃脑,絮叨不绝,明明说得高兴,遇见有人经过或打听,却立即一脸讳莫如深表情,满口:“不可说,不可说”的打发掉,转身又去满面红光的捣鼓,口沫飞溅,目放异光。 贺兰悠是个没有好奇心的人,他总是衣袖微垂,静水春风般从人群中走过,所经之处,一室寂静,偶尔有人会因为脑袋不知不觉跟着转得太狠,扭了脖子。 再在看见我的时候,扭回来。 我自然是有好奇心的,可在那许多人目光盯视下,谁也别想安稳吃顿饭,更别说探听什么了,偶尔凝神去听,也不过断断续续数字:“梦传玉圭……帝王之相……神人示鼎…燕王…” 听到燕王二字我心中一动,有些微的了悟,谁会甘于为人刀俎之下的鱼肉?何况这些兵力十数万雄踞一方的藩王?燕王倒也聪明,知道百姓多愚,相信天启,便假托神迹,先声夺人了。 这些帝王家事,我自觉与我无干,只是偶尔想到那日听风水谢前对花叹惋的清秀少年,如今已玉冕衮服,高踞金銮殿俯视天下,浩荡长风,吹过属于他的帝国,吹越九重殿宇层层华柱,会否还能吹到他,寂寞的眉端? 这一日到了荆州府,先在城内客栈投宿,我们走进店内时,人声鼎沸的店堂立时静了静。 这回不是因为谁的美貌,而是因为……丑陋。 只因我对被众人注目而烦不胜烦,缠着贺兰悠要他想办法,这家伙不知从哪捣弄来两副人皮面具,一男一女,我正高兴着,展开来一看,立即倒吸口凉气……那个丑,惊世骇俗…… 黑而粗的皮肤,细眼阔嘴,塌鼻歪唇,脸上还布满大小黑疤,乍一看,活脱脱无盐恶鬼,回眸可吓小儿夜哭。 再看贺兰悠自己的那个,居然仍是长眉秀目俊秀少年模样,虽不及他真面目风姿,却也相当不俗。 这人,还真是自恋得很哪…… 我们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这会众人的目光都变成了鄙夷,直直向我投来,似是愤怒贺兰这般的美玉如何和我这无盐女走在一遭,简直是暴殄天物。 我倒很喜欢这种千夫所指的感觉,笑嘻嘻点了几个菜,还指使贺兰为我布菜,故意装娇卖痴,越发激得那些男女眼中喷火。 贺兰悠始终面带微笑,神情淡定,他出众的丰姿立时引得旁桌的几个侠女装扮的人物对他频频飞出媚眼,大送秋波,有矜持的,也忍不住在筷子缝间有一眼没一眼的偷偷瞟他。 我微笑着环顾四周,被我目光触及的人等,都纷纷掉过头去,厚道些的面现同情,正常的目带讥嘲,刻薄点的,在我看向她们的时候,会狠狠向地面啐一口。 我只觉得好玩,越发看得有趣,然而目光触及左后侧一张桌上的少年时,不由大大一怔。 那少年不及弱冠年纪,白衣如雪,黑发似墨,肤色莹若脂玉,长眉英秀如远山,一双眼睛,璀璨光华,流转间神韵如水,水波间生出明月一轮,滟滟千里。然而气韵却是忧悒清远的,正如蓬莱烟云间碧水孤帆,只能遥望那天涯的距离。 我一直以为贺兰悠风华绝世,当世应无人及,没曾想在这荆州府,竟然也遇上了一个几乎和他难分轩轾的人物,如果说贺兰悠是明珠,光华无限,这少年就是寒玉,晶芒内敛,贺兰悠是春风杨柳花满堤,这少年就是白雪琼枝梅在瓶,贺兰悠微云淡月,这少年飞雾孤灯,秋水似的眼睛里,是遥远的不可触及的忧伤,令人多看一眼,心都要痛起来似的。 那少年见我打量他,淡淡看我一眼,目中突闪过一丝怜悯之色,突然轻轻向我举杯。 我一怔,一时无措,也呆呆举起酒杯,饮下酒时,觉得在那少年眼里,竟看见了一丝“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萧瑟意味。 却又觉得自己多想了,这少年如此容色,衣着也颇华贵,当是身份高贵子弟,怎可能与我这“丑女”等同? 然而想起他那忧郁之中独独给我的微暖眼色,一时竟觉怔然,我一直知道自己姿容出众,自小到大,见惯了惊艳眼色与因此而来的逢迎,以为世人待我便该如此,早已漠然,今日这一番丑女装扮,竟给了我全新感受,那些鄙夷讥嘲的目光,让我明白,原来世人评判人物,当真是最重容貌次重德的。 无论美或丑,我都是那个我,世人却因此给予了我不同的待遇,只有那少年,寂寞里不忘对一个丑若无盐的女子微笑举杯,给她一个最公允的眼神。 我在这里感叹,却没发觉,我已经惹起众怒了,贺兰悠和那少年,悠云孤月,都有极其出色的美,是酒楼里众家“侠女”垂涎的对象,奈何一个微笑得拒人千里,一个忧愁得生人勿近,只好干流口水,没想到居然被我这个丑女拔了头筹,身边伴了一个,还要对着另一个举杯喝酒! 真是一美勉强能忍,两美忍无可忍。 “啪!”有人在重重拍桌子。 “小二!” 女声尖利,听来颇年轻,我笑嘻嘻转头看去,果然是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女子,带着两个小婢,打扮得华丽浓艳,襟上叮叮当当挂着许多物事,“坠领”,“禁步”之类的杂佩齐全,都以黄金打成,看上去金光闪闪,姿色却是平平,眉宇间傲气极浓,正横眉竖目,盯着一脸为难神色赶上来的小二,不过。眼角,却是恶狠狠瞧着我的。 装作没看见,我温柔的向贺兰悠举杯:“悠悠,且请满饮此杯。” 贺兰悠比我还温柔如水:“愿与卿卿共饮。” 我暗骂这小子奸诈恶心,面上却喜气洋洋,两只狐狸相视一笑,各自掩袖一干为尽,眼风飞掠间,果见那女子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旁座的闲人们,却也有很多脸色怪异,有人象是认出了那女子,窃窃私语,怕事的,已招呼着结账。 那小二苦着脸赶到那女子座前:“孙小姐,可是菜不合口味?小的令厨下整治些好的给您送来?有新送来的鹿肉……” “罗唣!本小姐还没说话,你多什么嘴!” 小二一脸苦色,唯唯诺诺,显然这女子来头不凡,我眼角余光注意到,那少年眉头轻轻一皱,似是对那女子颇不以为然。 这时掌柜的已经满头大汗的赶了过来,呵腰陪笑,满脸俱是巴结:“孙小姐,这小子不会说话,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有什么吩咐,小的砸锅卖铁,也当为您办到,请吩咐,请吩咐。” 那女子冷哼一声,却又不说话了,翘着兰花指,自顾自拈了酒杯在饮,将那老板尴尬的晾在一边,我瞧着那女子做作模样,差点笑出来,转目去看贺兰悠,果然,他又亮出他的羞涩的笑容了。 那女子架子摆够了,方哼了声,挥挥手,她身侧的一个小婢跨前一步道:“你这老板好不晓事,我家小姐驾临,怎么能让她坐这逼仄位子?又吹不得清风又观不得街景,还靠近这楼口,上上下下的臭男人浊气熏着我家小姐千金贵体怎么办?你陪得起吗?” 那老板一脸苦色,点头如捣蒜:“是是是是,是小的招呼不周,这就为小姐安排……”我颇同情的看他为难的在坐得满满的宾客间搜寻合适的桌位,不由暗笑这家伙不开窍,没看出来人家是冲着我来的吗? 果然,那女子见掌柜不能深体己意,再也按捺不住,尖声道:“不必寻了,本小姐就看中那个座位!!”斜对着我,手指一指,正正指向我的位置。

www.649.net,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我看那老者,眉目忠厚,看来颇诚恳,于是轻轻一礼,笑道:“小女子无知,冲犯贵人,还请老丈说个明白,这荆州霸王,到底是何家子弟?” 那老者皱皱眉,似有些犹豫,不待他开口,却有人插言了: “子弟?不过是破落户儿出身罢了,三年以前,这丫头的哥哥还在定安街空场子上寻卖把式的苦汉子晦气哪,如今倒是个爷了。” “这丫头还不自小就是个野丫头,她爹做不得好营生,担了个货郎担子,和王大户家的小妾搭着私奔了,她娘一个女人拉扯几个儿女,靠那裁剪能做得几个?还不是东家的门户西家的床?亏这丫头从小看到大,自是撕裙露裤也不在话下。” “说来好笑,也不知道这家烧了什么高香,烂泥滚里滚出个美人来,这丫头的大姐,前两年被王爷看中,做了第八房小妾,如今这孙家,也就飞上枝头啦,污烂脏一家破落户儿,居然也就真真的装起皇亲国戚来了!” “呸!”鄙弃的唾声。 听到这里,我也就明白了,这里是湘王的封地,这孙家,想必与湘王是姻亲,这孙小姐的姐姐做了湘王的小妾,自然一家子身价水涨船高,只是听众人口气,这家人出身市井,得势后只怕在这荆州府作威作福也久了,竟是神憎鬼厌的那类角色。 闹了这半日,我也觉得无趣,眼角觑见那少年听了众人的话若有所思,突然转身就往楼下走,我心中一动,示意贺兰悠,一起跟了上去。 那少年出了酒楼,直直向西方走去,他步子轻捷,行走间行云流水,浑身散发的气韵却是清冷孤绝的,经过他身侧的人们,对他的容貌忍不住多加注目,却又因他的淡漠神情而自动远离。 我瞧着他行走的方向,远处高耸的城墙在望,古木葱郁,屋宇连绵,竟是一座城中之城,突然想起湘王就藩荆州后,是在城内南平王高季兴的原王宫旧址上翻修的新宫,难道他是要到湘王宫去? 我心中越发对这神秘少年好奇,回想刚才他在我身后说话时我回望了他一眼,总觉得眉目之间似曾相识,一时却又难以想起到底是谁,疑惑之下,不由呆呆站在街角沉思起来。 突然一双手伸过来,轻轻将我扯到一边,我呆呆回头,贺兰悠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丢魂了么?小心马踏死你。” 这时我才发觉,几骑骏马正泼风般从我身后驰来,几乎在贺兰悠拉开我的那一刹和我擦身而过,那句话刚说完,已经远在一条街外了,一路上甩鞭呼叱快马急行,路上行人纷纷走避,不时有惊叫声起,路边摊贩被撞翻无数。 我皱眉看着那飞鱼服绣春刀,喃喃道:“锦衣卫……” 盯着那几骑,随手拉拉贺兰悠的袖子:“喂,锦衣卫这般模样的出现,只怕不是好事,瞧他们去的方向,也是湘王宫,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等了一等,不见有人回答,奇怪的看向贺兰悠,他正一脸温柔的整理自己的袖子,动作极小心的将被我拉皱的袖角抚平,见我看他,立即羞涩而温柔的笑道:“广绫精织衣料,掺入雪山蚕丝,不染污浊不畏水火,价值每匹七百五十贯,抵十个七品官员的俸禄,被你弄皱了,看在你无意,我们又有交情的分上,折个旧,请惠赐三百贯钞,谢谢。” 呃…。我倒退一步,小心的看他:“贺兰悠,你生气了?” 贺兰悠笑得越发欢快:“卿卿,请叫我悠悠。” 我盯着他,这小子果真生气了,为什么?我想了一想,有些明白,只觉得脸腾腾的烧起来,心中有些微的喜悦,他…莫不是吃醋了? 想不到内心冷漠的贺兰悠也有这般少年情态,我哭笑不得,嘿,小心眼的家伙,这算生的哪门子的火?玩的什么花招? 贺兰悠还在笑嘻嘻的看着我,我算是知道这家伙,笑得越发开心的时候,差不多就有人该倒霉了,可这倒霉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该是我吧?我也笑,笑得比他还开心,顺手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锦囊:“嗯,里面有些碎银,估摸着也值三百贯了,实在不好意思,聊表歉意啊。” 贺兰悠毫无愧色:“如此甚好。”伸手便接,我在他指尖堪堪触到时手一松:“哎呀!” 锦囊落地。 我心痛的上前,拣起,万分惋惜的跺脚:“贺兰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将脏了的锦囊拍拍:“素缎品花质地,掺入我十五岁时的发丝,柔韧滑软不耐水火,天下只此一枚,青春年华不可追,及笄发丝难再寻,价值无可估量,说倾城也不为过,被你弄脏了,看在你无意,我们又有交情的份上,折个旧,你便赔我白银万两吧,谢谢。” 贺兰悠在我锦囊落地时已经露出了然的神色,此时笑意更深:“好大的牛皮,白银万两,我是没有的,不过嘛…” 我扬眉看他,贺兰狐狸的羞涩笑容再现:“不过,现有贺兰悠一人,通诗书精武艺,晓兵法知易理,更兼为人诚厚心地善良,愿以身抵白银万两,偿怀素之旧债,辗转反侧,求之不得。” 我听至最后一句,见他连诗经都用上了,一喜之下又不由大羞:“贺兰悠,修已知道你,你还不知修,好个无耻之徒!”啐了他一口,也不理他,扭头便走。 身后,那狐狸轻笑着跟上来。 走不多远,突见前方直直冲来一个女子,披头散发,神情惊惶,奔跑得满面汗水,衣裙更是零落得狼狈不堪,我仔细注目,不由惊咦了一声。 是先前那嚣张的孙小姐。 此时她的霸道嚣张和努力摆出的小姐气度已荡然无存,在路人的侧目中惶急的冲过街道,我以为她是冲着我来的,想必搬到了救兵?那也不必如此兴奋啊,当下含笑站定,等她冲近。 结果她却在冲过我身侧时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抖着手越过了我,擦身而过时我看见她汗水淋漓的脸上妆容早已化开,青一块紫一块的似打翻了颜料缸,湿湿的黑发粘在她颊上,遮住了眼,她也不用手拨开,就这样含糊不清的向前跑,嘴里犹自咕哝:“完了……完了……” 什么完了?我怔了一怔,正要拉住她问个究竟,我身后的贺兰悠已经微笑着伸出手,轻轻一抓,便将那孙小姐的肩头抓住。 孙小姐前冲的势子未止,一头便往贺兰悠身上撞去,贺兰悠挑了挑眉,手势不变,拖着她滴溜溜转了个圈,手心一按,那孙小姐立即稳稳站好。 笑得很温柔,贺兰悠问孙小姐:“姑娘这是去哪呢?” 那女子有点晕头晕脑的抬头,呆呆的看着贺兰悠,怔了一怔,好像认出了他来,却依然喃喃道:“完了,完了……” 我见她失心疯的模样,心里惊诧,刚才她还好好的说要寻哥哥来教训我们,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便成了这般情状? 贺兰悠见孙小姐仍是神智不清,目光一闪,突然伸出手指,轻轻按在她额头上。 我微有些震撼的看着贺兰悠的修长洁白的手指,以破春风拂杨柳势,点叶飞花般柔柔落于孙小姐额头,突然想起在外公密室里曾看过的一段记载,关于“不破拈花指。” “昔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今吾气走周天,心传秘法,神通六识,指成拈花,世间万物,无有不破,以指为目,戳点河山,一指破开混沌势,笑我众生皆默然!“ 这段记载,记在一本紫色古朴封面的旧册之上,前无开篇后无注解,就那么突兀的写在书中的一页纸上,若不是某一日我在翻外公珍藏,无意中将这书从架上最高一层碰落,又正巧落下时正是唯一有字的这一页,我想我永远也不会看见这段文字。 当时我对着这段话沉思许久,看来是某人由佛祖拈花悟出一门名叫”不破拈花指“的绝世武功,这倒也没什么,但为何不见详注?且这段文字,狂走龙蛇,势如破纸,短短数句,遣词用字,却尽是狂傲威猛睥睨天下之气,令人仅仅读来,便心摇神动,为那流溢的烈烈英风霸气震撼神往不已。 当年,我遥思那写下文字之人,当是何等样的惊才绝艳的英雄人物?忍不住悄悄问了近邪,结果那白毛冰块冷冷回了我句:”不许。“ 我只好闭嘴,心知这必定是禁忌,自此也便将此事抛开,然而,此刻见到贺兰悠神秘优美意韵深长,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般的手势,这段儿时回忆如水般瞬间在我脑海中流过,贺兰悠,和那书写秘册的人,会有什么关系? 正要开口问贺兰悠,却见他一指捺下,孙小姐已经清醒过来,却仍旧不说话,只是呆呆看着贺兰悠,半晌,突然流下泪来。 她的神情如此绝望苍凉,令我心中一颤,发生了什么事,会让这个骄矜的女子颓丧若此?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章 忽相逢缟袂绡裳(二) 燕倾天下 天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