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第142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第142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3

“哦!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安铁强作镇定地问,心却莫名其妙地跳动起来。安锭心里其实已经清楚是谁找来了,多日的预感看来万分不幸地预感中了。 这一刻安铁的心情十分复杂,既恐惧于生活可能会发生自己不愿意看到的变化,又有些莫名其妙的激动,也许,这样一来,未来也许会给安铁打开一扇新奇的让人激动的大门? 人有时候是发贱的,既恐惧变化,又渴望变化,安铁现在就是这种心情。何况如果瞳瞳的妈真的还在世,那么,安铁这5年来遭受的那么多痛苦与波折的原因又多了一个探究的方向。 最近安铁在跟画舫接触的过程中,由房地产商人被杀到民工之死的案子一直查到现在,本来觉得画舫是最大的怀疑对象,可自从上次跟吴雅与琳达接触过之后,仿佛又不太像画舫干的,画舫似乎没有杀害房地产商和制造民工之死的动机。但不管怎么说,徐波肯定是那个雪夜劫持瞳瞳的人之一,画舫也脱不了干系。 任凭安铁想破脑袋,安铁也无法想出来徐波为什么要劫持瞳瞳,徐波是受了谁的指使呢? 就在安铁心猿意马的时候,电话那头也在犹豫不决,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跟安铁说,支吾了半天,小桐桐的妈妈才说:“安先生,我能跟你见个面吗?我有些十分重要的事情想请教你!” “嗯,好吧。什么时间?”安铁问。 “就现在行吗?不好意思,我有些太冒昧了。”小桐桐的妈妈声音婉转而柔弱地问。 “行,那我在滨城大酒店大堂的咖啡厅等你,你大概多久能到?”安铁问。 “谢谢安先生!谢谢安先生!我半小时就能到,那就这么说好了。”小桐桐的妈妈赶紧放下了电话,好像生怕安铁反悔似的。 安铁看着电话,愣了半天,感觉十分奇怪,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瞳瞳的妈妈?那么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瞳瞳的行踪的?是现在,还是5年前?她的背后是什么背景? 半个小时后,当安铁走进滨城大酒店的咖啡厅准备找一个座位坐下来等小桐桐的妈妈时候,突然听见有人轻声喊了一声:“是安先生吗?” 当安铁转头看见那个女人时候,安铁的眼睛一下就动不了了,嘴巴张大着,整个人都僵在了哪里,可脑袋里却是在一瞬间就闪过了无数过念头。 看这个女人眼的时候,安铁差点叫了出来:“瞳瞳,怎么是你?” 第二个念头就是:“不对,这不是瞳瞳,这个女人明显比瞳瞳大了不少。” 第三个念头就是:“是不是瞳瞳在外面跑了一天,没梳洗,脸上显得老了一点。” 第四个念头就是:“不对,这还不是瞳瞳,那身段明显比瞳瞳丰满多了,说话的语气表情也跟瞳瞳差了简直十万八千里。” 第五个念头就是:“这个女人还很年轻,而且非常漂亮,极其有风情,看起来比瞳瞳也大不了多少,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安铁就跟见了鬼一样,脸上肌肉似乎在一瞬间都僵住了,根本就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安先生,我在这里,过来坐吧!”那女人说着,对着安铁抱歉地讨好的笑着,看她的表情,似乎她总是欠了别人的钱似的,一 脸的柔弱与不好意思。 “哦!”这时,安铁才清醒了一些,对这个女人笑了笑,然后,走过去,在这个女人面前坐了下来。 安铁这时才仔细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几乎跟瞳瞳一模一样的女人,就见这个女人穿着一件浅绿色的春衫,白色的绸缎长裤,打扮像一个飘逸的怀春少女,可那张美丽的脸却像一个苦大仇深的怨妇,表情柔和,眼神柔弱地看着你,似乎有些胆怯,又有些忧愁,就像她这一辈子总是在受欺负似的,让人看起来十分不忍心。大凡一个男人看见她,你总会想着上前去帮她一把,即使自己马上就没吃没喝,你也会把兜里会部的东西都掏出来给她。 总之,这是一个美丽得让男人目瞪口呆,柔弱的让男人心动不已的,看起来一生受过无尽折磨与苦难,表情就像欠过许多人钱的不可思议的女人。 “唉,见过那么多女人,还真没碰到过这种类型的。”安铁也一样在心里惊奇不已,看着这个女人就跟做梦一样,刚才想好的要问这个女人的话,现在一句都记不起来了。 “安先生,我叫周小慧。”周小慧羞怯地笑着。 “哦,你好像认识我,我们见过面吗?”安铁愕然回神,问。 “实在不好意思,我在你没注意的时候,看过你,就在前天你带,嗯,她是叫瞳瞳吧,就在前天下午你带瞳瞳出去玩的时候,还有在小学里,我一直在你们后面看着你们俩。”周小慧说着说着,脸上的表情由不好意思,变得悲伤起来,看起来似乎有一肚子的冤屈,还有在她叫瞳瞳的时候,脸声音都颤抖起来,充满了无尽的说不清的母爱。 其实,刚才眼见到周小慧的时候开始,在她还没有说出她的名字的时候,安铁就已经认定,周小慧就是瞳瞳的妈妈,除了母女,和挛生姐妹,不会有长得这么像的人。 现在就更加肯定了,因为瞳瞳的妈妈就叫周小慧。 但安铁并没有马上说话,虽然安铁一直就有这种预感,瞳瞳的妈妈仍然活着,并且一直在自己的周围,但刚才见到周小慧的时候,安铁还是太震惊了。 安铁没想到周小慧这么年轻,推算起来,这个周小慧应该至少应该38岁以上了,可看起来比瞳瞳却大不了几岁,比自己看着还小,更让安铁没想到的是,虽然听说过瞳瞳的妈妈跟瞳瞳长得很像,但安铁还是没有料到周小慧居然长得跟瞳瞳如此之像,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的成年版瞳瞳,而且,周小慧的漂亮和气质如此持别,也让安铁一头雾水,如坠五里雾中。 安铁说不出话,只能等周小慧说。 “不知道您有没有看出来,我就是瞳瞳的妈妈,是不是看长相能看出来啊?”周小慧小心翼翼而又愧疚地说。 “是挺像的,前天你在跟踪我,那辆奥迪车就是你们的?”安铁问。 “是,实在对不起了,安先生,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想问问你,瞳瞳是不是从贵州矜西南州清水河镇童村来的?” “嗯,是!”安铁看了周小慧一眼,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 “瞳瞳!瞳瞳呀,妈妈对不起你呀!”周小慧嘴里喃喃地念叨着,眼睛里慢慢盈满了泪水,慢慢地低下头,肩膀一耸一耸地哭了起来。 “对不起,周女士,你说的这些我有些突然,瞳瞳还有瞳瞳一个村里的人都说你死了,清原谅我说话这么直接,瞳瞳也一直都是 这么认为的,你现在突然在滨城冒了出来,却原来一直生活在瞳瞳周围,这听起来有点荒唐。”安铁也一步一步从震惊当中恢复过来,心里乱七八糟的,语气激动地说。 “我知道,我有罪!可是,我真的是瞳瞳的妈妈,我相信你也不会否认的,我苦命的女儿啊!妈妈对不起你啊!”周小慧说着说着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引得咖啡厅里的几个男人一转头看的时候,逐渐就开始对安铁怒目而视,以为安铁在如此高雅的公共场合欺负自己的女朋友。 看着周小慧哭得这么伤心,周围的人频频回头对安铁十分不满地怒目而视,安铁也是一脸的无奈而尴尬。 安铁不知道如何安慰周小慧,刚说了没几句,事情还没搞清楚,也不知道如何劝,还有,周小慧实在太年轻了,想起瞳瞳来,安钠心里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实在似乎年龄有些大了点,看着周小慧,想起瞳瞳,安铁突然有点不自信起来。 “我当初在瞳瞳两岁的时候,离开童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当时其实是逃婚出来的,我娘家虽然也在贵州,但不是在黔西南州,我家在很小的时候就撤到南方去了,我本来想跑到黔西南州躲一阵,但我实在没有想到贵州条件那么落后,我根本没法生活下去,加上身上又一分钱没有,然后就碰到了瞳瞳的父亲,然后我们就结婚了。在瞳瞳两岁的时候,我家里的人四处找我,我怕我家里找到,对瞳瞳和瞳瞳父亲的生活有不好的影响,我就说自己外出打工,然后就再也没回去过。”周小慧断断续续地言语闪烁地说。 安铁看着周小慧,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个女人看起来美丽而善良,让人我见犹怜人见人爱的,但根据刚才她说的那些话,还是嫌弃瞳瞳的父亲穷就抛大弃子了。 想到这里,安铁心里对周小慧的好印象也打了许多折扣,顿了一下,也没过多追问,于是说:“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周小慧猛然抬起头,眼泪汪汪地说:“我能见一见瞳瞳吗?”

“你要见瞳瞳当然可以,只是,嗯,你是想打算认回她,让她跟你们一起生活吗?”安铁有些紧张的问,其实安铁的这种心态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现在局面这么复杂,他却首先想到了这个问题。 “我当然想,只要瞳瞳愿意。对了,我还没来得及问安先生是怎么碰到瞳瞳的,我就听说瞳瞳在口岁的那年失踪了,后来我托人去问过几次,也没听到瞳瞳的消息。”周小慧看了安铁一眼,急急地说,听起来思绪相当凌乱。 安铁奇怪地看了周小慧一眼,心里感觉怪怪的,他没想到周小慧居然不知道他和瞳瞳是怎么认识的,安铁的直觉判断,今天林小慧找到自己,应该不仅仅是这两天才发现瞳瞳的踪迹,而是很早就知道了才对。但现在周小慧却这么问,让安铁大出意外。 看着周小慧一脸无辜的样子,似乎她真的不太知情,周小慧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一个心思缜密、奸巧的女人,恰恰相反,这个女人看起来弱不禁风、言行举止毫无心机,可是,这一家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大连,童大牛会碰巧是他们家的司机?还有,自己还带瞳瞳去过黔西南州,看样子周小慧现在的家境看起来很有来头,不至于连瞳瞳回过贵州都不知道吧? “安先生怎么了?我问得哪里不对吗?要是我无意中冒犯了安先生,那对不起啊。”周小慧看安铁疑惑地看着自己,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一眼,然后紧张地看着安铁说。 “你不知道我是怎么跟瞳瞳认识的?”安铁问。 “不好意思,安先生,我托人去矜西南州打听过,但真的不了解这个事情,请安先生原谅。”周小慧看着安铁,脸上的表情很不自在,似乎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似的。 看着周小慧的样子,似乎周小慧真的不知情,周小慧的眼睛里毫无杂质,除了刚才说到她在瞳瞳两岁时候为什么离开就没回贵州的事情言语有些闪烁之外,一直都很真诚,看不出来她在撒谎。 “哦,是这样!”安铁把怎么碰到瞳瞳,几年之后又带瞳瞳回贵州去过,后来周翠兰如何找到了滨城的事情简单跟周小慧说了一遍,但说到安铁被周翠兰起诉的环节,安铁顿了一下,终于没有说出来,一是安铁想看看周小慧的反应,二是觉得如果周小慧真的不知道,还是回头再说的好。 当然,现在安铁还是不认为周小慧不知道自己和瞳瞳的事情,尽管周小慧看上去不像一个说谎的女人。但不管怎么说周小慧是瞳瞳的妈妈,无论怎么说,自己说话还是多注意些的好。 当安铁说到带瞳瞳回贵州去的时候,周小慧叫了起来:“天呐,你带瞳瞳回去过啊,哎呀!那些我让帮忙打听的人怎么不知道呢,那些人做事太不负责了,我回头一定要好好的问问他们,真是不像话呀!唉,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真是太谢谢你了,安先生,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呀,我要怎么谢谢你才好呢?要怎么感谢你呢?安先生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只管跟我说,我们家也算有些家底,你无论捉什么要求都可以,只要我们能办的,我拼了性命也要给你办,哎呀,真是的,要怎么感谢你才好!” 周小慧听完安铁的讲述,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无比感动地看着安铁,眼睛红红的,似乎想把心都掏出来给安铁。 听着周小慧语无伦次的话,安铁看了周小慧一眼,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心想,难怪小桐桐说她这个妈妈有些啰嗦,现在看来,还真是啰嗦。 另外,安铁心里还暗暗想,不知道周小慧要是知道自己因为瞳瞳的罪名坐牢,她还会不会是这种表情,周小慧会知道自己坐牢的事情吗?刚才自己故意没说,现在看来,周小慧看样子还真不太清楚? “你别这么客气,我跟瞳瞳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跟一家人一样了。”安铁说着,就差点说,我还要感谢你给我生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儿呢。 “那我现在能见见瞳瞳吗?”周小慧紧张地问。 “嗯,你确定现在就要见瞳瞳吗?要不要我先回家跟她通个气?”安铁犹豫了一下,他很难想象瞳瞳要是突然发现她妈妈冒出来了,会是什么反应。 “您能叫她过来吗?”周小慧盯着安铁,目不转睛地激动地说,两只手绞在一起,不安地绞来绞去。 “行。我看看她现在能不能过来。”安铁看了看表,也快接近中午了,瞳瞳可能在学校上课,这会应该下课了。 “喂,丫头!你在哪啊?”安铁拨通瞳瞳的手机,电话很快就通了。 “叔叔呀,我在家画画呢!”瞳瞳的轻快地说,听起来情绪似乎不错。 “我在滨城大酒店的咖啡厅,有个人想见你,你过来一趟啊?”安铁说。 “谁要见我啊?”瞳瞳似乎有些警觉。 “你过来就知道了,我叫张生去接你好吧?”安铁道。 “好吧!”瞳瞳说着就挂掉了电话。 安铁挂掉电话,周小慧就紧张地看着安铁,双手在身上擦了擦,似乎手上已经出了汗,然后声音发颤地问:“怎么样?她会来吗?” 安铁见周小慧这么紧张,心里一软,母亲还是母亲,对女儿永远都是在意的,何况是要见一个已经16年没见的女儿,安铁对着周小慧笑了笑,安慰地说:“会,一会就能到。” “是吗?太好了!太好了!安先生,你说瞳瞳会认出我吗?哎呀,今天我还忘了给她买礼物了,今天早上一起来,我就想着是不是来找你,怎么跟你说,却忘了给瞳瞳买礼物了,这怎么办?要不我现在就去商场看看?”周小慧突然站起来,然后,又坐了下来说:“哎呀,不行,一会瞳瞳要是来了,我不在怎么办?瞳瞳现在都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喜欢吃什么零食?安先生,你说她会恨我吗?” 周小慧一听瞳瞳要来,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说话颠三倒四起来。安铁看着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美丽漂亮的,心里也有些为她难受起来,一个女儿失散了16年的母亲,马上就要要女儿见面,那种思念与痛苦,惊喜与惶惑的确是难以相像。 而且,看得出,周小慧对丢下瞳瞳十分自责,以至于表情中总是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愧疚,但周小慧那掩饰不住的对瞳瞳的母爱还是让安铁感动不已,心想,其实,这个周小慧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恐怕,一会瞳瞳一来,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女人会不会如她所愿,以安铁对瞳瞳的了解,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同时,安铁也为瞳瞳担心而且难过,一个对母亲没有任何印象的女孩子,16年了,母亲突然就冒了出来,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 安铁心情复杂地对周小慧笑了笑,安慰道:“别紧张,瞳瞳会认出你的,你们长得太像了,嗯,瞳瞳生活上很随意的,性格总休也很温和,只是……” 安铁说到这里,就见周小慧两眼直直地看着大门口,一瞬间,惊喜、慌张、疼爱等各种各样的表情一下子涌到了周小慧的脸上。 安铁转头一看,就见瞳瞳也穿着一件浅绿色的春衫,一各灰白色牛仔裤,步履轻盈地向咖啡厅的方向走了过来。 瞳瞳的脸开始的时候还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春花一般明媚的脸庞荡漾着一种青春的气息,这些日子以来,瞳瞳的情绪比以前好了许多,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很好,这让安铁经常在心里偷偷的高兴。 但瞳瞳往咖啡厅的方向走得越近,脸上那种明媚的笑容就像被风吹跑了似的,慢慢地淡了下来,直到那种让人心动的笑容彻底在瞳瞳的脸上消失。 显然,瞳瞳发现了周小慧,也看出了周小慧长得跟她简直一模一样,只有安铁能看得出瞳瞳心里的那种变化,瞳瞳脸上的表情在别人看来变化似乎不大,但这样的变化,瞳瞳的心里应该还是刮起了一股狂风。 瞳瞳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轻盈地走了过来,走过周小慧身边时候,似乎还对周小慧点了点头,然后在安铁身边坐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平静得出奇,淡淡地看了周小慧一眼,然后,后转头对这安铁,笑了一下,说:“叔叔,叫我过来什么事情呀?” 这时,周小慧几乎是趴在桌子上,盯着瞳瞳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看了半天,然后,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哽咽着喃喃地说:“瞳瞳!瞳瞳!我是你妈妈啊!”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安铁一看小桐桐气急败坏的样子,又看了看意识模糊的周小慧,皱了皱眉头,沉声对小桐桐说:“行了,小丫头,现在不是互相埋怨的时候,我们不太熟悉你妈妈的病情,还是赶紧把你妈妈送回家吧,你家里有相关的药吧?” 安铁说完,目光看向鲁东岸,鲁东岸赶紧说:“对,我们赶紧送慧姨回家吧,家里有药,也有家庭医生。” 安铁一听舒了口气,马上说:“那走吧!”说着,安铁拿起包就要和鲁东岸和小桐桐一起走。 鲁东岸见此情景,勉强笑了笑,赶紧道:“我和我妹妹就可以照顾慧姨,不用麻烦你们了。”说完就和小桐桐一起扶着周小慧下了楼。 看着鲁东岸和小桐桐出门,瞳瞳往前面走了两步,然后又站下来看着安铁不知道如何是好。安铁也在犹豫,好像这家人现在并不欢迎自己去他们家,看起来周小慧是老毛病,家里准备又很充分,想必也没有大碍。想到这里,看着表情十分复杂的瞳瞳,笑了一下,说:“丫头,你妈妈应该没有大碍,这样吧,我们先回家,回头再说,好吧。” 瞳瞳看了安铁一眼,表情木然地点了点头,于是安铁走出门,喊服务员给桌子上的饭菜全部打包,一桌子的菜跟本就没来得及吃。 安铁和瞳瞳心情沉重地下了楼,刚走到门口,安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安铁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安铁拿起电话,很没心情地问了一句:“谁啊?” 就听见电话里一个十分性感诱感的声音说:“哈喽,安哥哥,你在哪里啊?我是琳达。” 安铁皱了皱眉头,心里迅速闪过好几个念头,然后,安铁说:“哦,你好,找我有事情吗?” 琳达媚笑着说:“我想让你请我吃饭,可不可以啊。” 安铁看了看瞳瞳,沉吟了一会,然后说:“可以,两个小时之后,地点你定。” 琳达马上说:“好的,地点在一个日吧,这个地点你肯定熟悉,我就在那里等你。” 安铁在心里暗暗冷笑了一声,说了声“好的”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转头看了看瞳瞳,见瞳瞳还是很木然地占在那里等安铁,至于安铁跟谁通电话,根本就没有心思注意。 安铁走过去,把瞳瞳揽在怀里,用手轻轻拍了拍瞳瞳的肩膀轻声说:“丫头,走吧,我们回家。” 安铁和瞳瞳一起回到家里后,瞳瞳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发愣,神情很恍惚,一路上,瞳瞳也几乎没有说话。 “丫头,你没事吧?先别想太多,这些事情交给叔叔来办。”安铁对瞳瞳说。 “我没事。”瞳瞳目光呆滞地看着安铁说。 “那先吃点东西?打包都是现成的。”安铁道。 “吃不下。”瞳瞳说。 “嗯,要不这样,等一会饿了的时候一定要吃,好不?”说着,安铁坐到瞳瞳的身边,把瞳瞳抱到了怀里。 安铁的胳膊刚一接触到瞳瞳的肩膀,瞳瞳的身体就一下子靠在安铁的身上,一声不吭地用手紧紧抱着安铁。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无声无息的动荡的气息,气氛显得安静祥和有躁动不安,就像此时安铁和瞳瞳的心里一样,两个人似乎被一个重大的灾难的气息笼罩着,互相拥抱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给予的力量,又各自在心里不由自主地冒着那种焦躁的情绪。 过了一会,安铁轻轻拍了拍瞳瞳的背,柔声道:“丫头,别怕,有叔叔在,天塌不下来。嗯,我一会要出去一趟,你先在家呆着,吃饭,看电视,或者上网都行,别想别的,我过一会就回来。” “谁要见你?”瞳瞳趴在安铁的身上,温软的脖子与安铁的脖子贴着,安铁明显地感受到了瞳瞳说话的时候她颈项间的搏动与温度。 “嗯,是支画,她是画舫亚洲区总裁,你知道吧?”安铁轻声说,在琳达给安铁打电话确定与安铁会面的地方在支画的日吧的时候,安铁就已经确定今晚是支画在找自己。 安铁知道这个时候瞳瞳非常需要人来陪,但安铁不得不去,目前虽然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混乱不堪,但安铁清楚,这只是因为还没有到关键的关口,到了关键的关口一切就会真相大白,只不过,在这个关口有可能会掀起许多狂风暴雨,那么,谁掌握了先机,谁就可能避免狂风暴雨的袭击。 安铁必须想办法做好这样的准备,他必须捍卫自己和瞳瞳的生活不受像犯,不惜任何代价。 “嗯,知道。”轻声说。 安铁突然心中一动,突然问道:“丫头,你知道花会吗?” 瞳瞳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还是轻轻地说:“知道,老师的那个情报组织就叫花会,我原来没告诉你是怕你担心,我也觉得做艺术投资老师似乎没有必要做那么一个组织,但我又不好问。” 瞳瞳说完,安铁的心跳了一下,没想到这么轻易地就确认了花会就是瞳瞳属于瞳瞳老师领导的,安铁沉默了一会,轻轻拍了拍瞳瞳的背,说:“嗯,不知道详情反而更好。叔叔先出去一下,你在家里乖乖地呆着,好吗?” “好的。”说着,瞳瞳的身体轻轻离开了安铁的怀抱,滑到沙发上坐着,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安铁拿起牟钥匙,看了瞳瞳一眼,摸了摸瞳瞳的头,笑了笑说:“乖乖的啊!”说完,就迅速开门离开了家。 路上,安铁一边开车,一边在头脑里迅速把最近发生在自己和瞳瞳身上的事情做了一个清理:1、出狱之后在路中华的搬家公司碰到鲁刚;2、房地产公司老总被杀;3、包括老总被杀的8家房地产公司工地上民工莫名其妙几乎全部出了事故;4、童大牛出现并为鲁刚工作;5、雪夜劫持瞳瞳的狼头纹身出现,徐波为画舫成员;5、工地民工死亡事仵的嫌疑犯竟然是号称以维护民工利益为主要宗旨的中华帮内的陈立明所为,并且陈立明又与画舫徐波勾结在一起;6、彭玉的老公陈天容也被杀,而彭玉的哥哥彭坤却是自己坐牢时候的朋友;7、自己莫名其妙地从东北一个监狱转到北京的监狱,没有任何理由;8、瞳瞳的亲妈突然在滨城出现,在精神恍惚的失常状态里竟然出现了一个叫陈九州的男人,而且听那语气竟然是可能是瞳瞳的生父,童俊生难道竟然可能不是瞳瞳的亲生父亲?9、鲁刚竟然认识彭玉,看样子关系绝对不一般,鲁刚的老婆周小慧口中出现了一个叫陈九州的男人,而彭玉的丈大也姓陈,这是巧合还是别的? 安铁想着想着,心里一阵燥热,然后,安铁猛然把车窗全部摇下来,点了一根烟,紧紧抿着嘴唇,两眼看着前方,盯着道路的同时,又迅速在心里对刚才在脑子里闪过的那些镜头与5年前的一些镜头进行一个拼图。 鲁刚一帮人虽然分散在全国各地,但都与贵州有着神秘的联系,并且鲁刚是大毒枭,瞳瞳的生父都会有可能会推翻,那5年前在童村遇到的那个刀疤脸的老太太的出现应该就不会是偶然,并且她对瞳瞳的匕首型吊坠似乎很有兴起。 匕首上有花会两个字,花会的主人是瞳瞳的老师已经被证实,那么就是说这个刀疤脸老太太可能认识瞳瞳的老师,而且综合小桐桐说的情况猜测,刀疤脸老太太有没有可能是瞳瞳的姥姥? 这就是说瞳瞳的姥姥可能认识瞳瞳的老师?瞳瞳的老师是一个蜚声国际的艺术大师,那瞳瞳的姥姥又是什么人?记得当时她还送了一串佛珠给瞳瞳,难道她只是一个单纯的佛教徒? 想到这里,安铁的心里突然闪过一道亮光,听周翠兰说他们那里有一个大毒枭名字就叫老佛爷,而且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难道,真正的大毒枭不是鲁刚,难道竟然是刀疤脸老太太? 现在,画舫早已经把花会当做了对手,他们所属的企业并没有什么交集,为什么会成为对手? “画舫!花会!佛教徒刀疤脸老太太!他们有什么关系?画舫现在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房地产老总被杀和民工事件嫌疑犯直接指向画舫,是谁在害画舫?找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找到了问题的头绪。”安铁紧紧地抿着嘴唇,抬眼看了一眼路边,发现已经来到了支画的日吧那条街。 安铁把车停好,然后坐在车里抽了一支烟,等抽完烟之后,才慢悠悠地关上车窗,下车,拍了拍衣襟,施施然向着日吧的大门走去。 刚走进日吧的大厅,就有一个穿着和服的看不出年龄的女人迈着碎步小跑着走到安铁的面前,来了一个90度的鞠躬,用中文小声道:“请安先生跟我来。” 安铁也没说话,直接跟着这个女人来到一个竹影轻扫的小院,安铁放慢了脚步在院子里看着眼前美丽的风景,深深吸了口气,用手指捻着一片竹叶看了看,嘴里说:“好美的风景,岁寒三友,松竹梅,都很有气节。” 安铁在小院子里流连的时候,带路的女人也停了下来,站在院门里面内屋的小门边,躬着身,等安铁进去。 突然,安铁感觉一只柔软的手从自己的腰间轻轻地伸了过来,然后轻柔地慢慢往安铁的胸口摸,然后,安铁就感觉一团热乎乎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背上。 安铁知道那是琳达的,安铁刚才已经看到了琳达躲在竹影里。 “你的xx子越来越大了,很热乎,嘿嘿。”安铁笑了笑说。 “死人,说话怎么可能这么粗鲁!”琳达在安铁的背后笑了起来,琳达的中文虽然很流利,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出一点外国味。 琳达几乎是贴着安铁把安铁带进了这套房间最里面的一个精致而隐秘的房间。 房间里是塌塌米,进屋坐下后,琳达的衣服不知道怎么的就全部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一下子黏在了安铁的怀里。 安铁看了琳达一眼,心里骂了一句,操,脱衣服倒是十分溜道。手却伸到琳达的胸前,拨弄了一下琳达硕大无比的,轻轻笑道:“支画怎么还不现身?架子这么大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42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