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第141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第141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3

安铁本来以为自己说完之后,瞳瞳的情绪会产生巨大的波动。一个几乎不记得自己的亲妈长什么样子的女孩子,本来以为自己的妈死了,又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亲妈居然还活着,你想她会有什么反应?! 安铁问完之后,眼睛盯着瞳瞳,心里竟然有些紧张,其实,一直以来,许多迹象都表明瞳瞳的生母都有可能活着,而且,已经或者正在影响着自己的生活。 但安铁每次心头升起这种想法的时候,就非常紧张,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觉得如果自己的怀疑成真的话,自己和瞳瞳的生活又将变得不可预测起来。 安铁一直像驼鸟一般,不愿去想瞳瞳可能活着的母亲,但,事情的发展似乎自己无法阻止,该来的总是要来,如果总是躲避,可能会更糟糕。 其实,瞳瞳的亲妈如果真的还在人世,对瞳瞳当然是个好事,但是,安铁的直觉总是在捉醒他,如果瞳瞳的妈有一天要是出现的话,一切都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这种不可预测的变化是安铁不愿意面对的。 但安铁想象中瞳瞳的震动与震惊没有发生,瞳瞳看起来表情暗淡了些,但基本上还是很平静,瞳瞳看了安铁一眼,有些奇怪地说:“她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又活过来呢?” 安铁咽了一口唾沫,觉得瞳瞳也许对已经发生的一些事情并没有留意,于是又问:“丫头,你有没有想过,你妈妈也许外出打工后只是不想回家了,你妈妈家好像也没什么亲人在你贵州老家吧?” 瞳瞳看着安铁迷惑地说:“我妈妈说她家就在我家附近,但后来问我们村里的人,他们说我妈娘家人都死了,跟我爸爸结婚的时候,只是一个人,后来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听我爸爸说,我爸一直想要跟我妈妈去见她娘家人,但我妈说她是逃婚出来的,不想回去,我爸爸大概也是怕节外生枝,也就什么都听我妈妈的。” “你是说,你爸爸都没有见过你妈妈娘家的人?”安铁看着瞳瞳惊讶地问。 “是啊,没跟你说过吗?反正说不说都不重要。”瞳瞳说。 “丫头,如果你妈妈还活着,并且来找你的话,嗯,我是说假如啊,就假设一下,那就好了。”安铁眼神复杂地看着瞳瞳说。 “有什么好啊?”瞳瞳淡淡地说。 “有个妈总比没有妈强吧?”安铁现在发现瞳瞳的情绪有些奇怪。 “我妈永远只在我的想象之中,要是真的突然出来一个妈,那感觉挺怪的。”瞳瞳淡淡地对安铁笑了笑说。 “假如,你妈真的活着,并且来找你了,你以后的生活就多个空间了,多好啊。”安铁心里一动,然后问。 “就是她真活着,我也不会认她,再说,人家也不一定就想找我,这么多年了,要是真想找早就找来了。叔叔,吃好了吗?”瞳瞳看了安铁一眼,低着头问口 “吃好了。”安铁说。安铁说完,瞳瞳就站起来开始收碗筷。 “叔叔,我回房间了。”收完碗筷后,瞳瞳对安铁说了一句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瞳瞳的背影,安铁心里有些后悔,刚才本来其乐融融的氛围,一话到瞳瞳的妈妈一下子就变了,看来,瞳瞳表面上虽然说不在乎她妈妈是否活着,心里还是很在乎的。 安铁在心里叹了口气,心里那种强烈的预感又冒了出来:该要来的,很快就要来了! 瞳瞳进了房间之后,一晚上再也没有出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安铁准点来到公司上班,这些日子,安铁上班准时多了。 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安铁的精神头还不错,虽然事情千头万绪,但总算与瞳瞳在一起的感觉理顺了很多,没有前些日子的那些别扭了。 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东西,生活中永远都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许多时候你永远都无法想象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但只要你心里笃定,以不变应万变,那种惊慌失措的感觉就不会有。 安铁整理了一下办公桌,想了想就拿出电话号码本准备找刘芳的手机号码,找了半天号码才找着,结果一打,电话号码已经换人,5年没有跟刘芳联系过了,从监狱出来的安铁如果不是有事,也实在不太想急于联系故人。 虽然没有联系,但安铁还是听到了刘芳已经从广告中心副总的位置升任到了报社编委兼广告中心总经理了。安铁皱了皱眉,想了一下,拿过一张滨城日报,在报纸下面找到了广告部的电话,打过去问刘芳的电话,接电话的很不客气地问:“你谁啊?找我们刘总干嘛?那个单位的?” 安铁放下电话,心想:“报社这些鸟人还是那德行,搞得自己多重要似的,不过也难怪,刘芳好歹也是老总,即使一般公司,老总的电话也不是那么容易问出来的。” 安铁还不想与报社别的人联系,犹豫了一下,正准备直接打电话问赵燕要刘芳的电话时,赵燕就推门走了迸来,今天赵燕穿着一套灰色套裙,脸上浓妆淡抹的,配上酒红色的碎发,显得高压大方又不失妩媚口 “今天这么准时啊?”赵燕看了安铁一眼,笑了一下,一看安铁的桌子上没泡茶,就开始给安铁泡茶。 “你这是批评我啊,说我以前上班总是不准时吧,呵呵!对了,刘芳的电话你哪里有吧?”安铁笑了笑,问口 “我可没这么说,刘芳的电话我有,等一会。”刘芳把茶杯放在安铁的面前,然后拿出手机开始翻找刘芳的电话。 赵燕把刘芳的电话告诉安铁之后就出去了,赵燕今天情绪看起来不错,每天早晨到安铁办公室巡视一遍几乎已经成了赵燕的惯例,如果赵燕要是不来,安铁倒感觉有些怪怪的。 “喂,你好!谁啊?”刘芳的电话打通之后,电话里传来一个果断而干脆的声音。 听到刘芳的声音,安铁一瞬间恍惚了一下,5年了,当刘芳知道是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呢。5年的时光,不知道刘芳变了成什么样子了,但安铁能从刘芳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份果决与成熟,从刘芳的声音里,安铁还是感觉到了刘芳的变化。 “你好,说话!”刘芳有些不耐烦起来。 “刘总当编委了,升官了,脾气也见长啊,我是安铁。”安铁笑道。 “哎呀,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也不跟我联系啊,你这个人不仗义啊。”刘芳似乎颇为兴奋地说。 “我刚出来才几天,这不就跟你联系了嘛?这还不够意思啊。 我们见个面吧?就在报社楼下的咖啡厅,有空吗?就现在。”安铁提议道。 “嗯,现在有时间,但中午有事,不然中午就请你吃饭,为你接个风。那就过来吧,到了给我电话,见面说。”刘芳说。 “接什么风啊,又不是出国考察回来,行,我一会就到。”安铁放下电话之后,开车很快就到了报社楼下的咖啡厅。咖啡厅里没几个人,给刘芳打了个电话之后,安铁就叫来服务员要了杯茶,点上烟,往咖啡厅外看了一眼,这个地方安铁曾经呆了好几年,再熟悉不过了,在这个楼里进进出出的人,安铁几乎全部认识,可现在伸着脖子往外面匆匆往外面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都是陌生的面孔,心里无端涌起一股物是人非的感叹。 就在安铁再次伸着脖子往半开放的包间隔断上看的时候,就看见刘芳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 “刘芳,我在这。”安铁对刘芳招了招手喊道。 “怎么5年了,你还是一点没变了啊,还是那副德行。”刘芳进来之后,就开始盯着安铁上下左古看了个遍。 “你才没变,越来越漂亮啦,你应该是滨城报社里最年轻最漂亮的女编委了,这些年你还好吧。”安铁看着刘芳道,刘芳的确没怎么变,只有眼神似乎变得凌厉了许多,看人的时候攻击性也强了些。 “别恭维我,你才牛,现在你们公司在滨城谁不知道啊,嗯,我还凑合吧,你呢?还好吧?”刘芳眼神复杂地看着安铁问道,似乎不太愿意问这个问题,安铁也是一样,他不愿意跟一些旧相识见面的原因就在这里,大家见面总是要问起:这些年还好吧?坐牢能怎么好?无非又是免不了一阵感慨,然后或真诚或者假惺惺地一通安慰,让你无法忍受。 不过刘芳毕竟是安铁多年的同事和好朋友,她的表情已经告诉了安铁,她很想回避问安铁过去的事情,但又不得不问。 “具体我们找个时间详细诿吧,我今天找你有个事情,嗯,我也不跟你见外,我就直接跟你说吧,报社是不是在策划一个性文化节?我们能不能参与一下?” “就知道你小子没事就不能找我,嗯……”刘芳说到这里沉吟了一下,接着说:“是有这么回事,但现在已经基本确定由王贵的公司来承办了,你也知道,王贵跟老马的交情不错,老马现在是报社主管经营的副总编,还是我的领导,你想怎么参与呢?” “这样吧,今天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你能不能把你们的策划方案给我看看,然后我再约你商量,怎么样?活动都要开始实施了,不怕我看策划方案吧?”安铁笑道。 “这种活动还不是一个套路,无非是项目和细节上的区别,那还怕你看啊,行,方案我没拿,一会我上去给你拿下来,你看看,回头给我捉点意见。”刘芳说。 与刘芳匆匆见了一面,从报社拿回方案回到公司之后,办公桌上去见刘芳之前泡的茶还在冒着热气,安铁笑了笑,这次跟刘芳见面的时间还真短。 就在安铁准备详细看一下那个性文化节方案的时候,安铁的手机响了起来,安铁接起来,随便“喂”了一声。 电话里没有声音,但安铁却听到了电话那瑞一个人的呼吸声。 “谁啊?”安铁有些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是安先生吗?我是小桐桐的妈妈。”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一个声音如同黄莺一般好听的声音。 这个声音刚一冒出来,安铁如同被扎了一般,差点从办公桌上跳了起来,心想,该来的,终于来了!

安铁看了路中华这条信息,赶紧给路中华打过去了,现在童大牛是很多事情的关键,安铁认为如果找到童大牛,说不定就能找到问题的关键点,所以,这个童大牛无论是谁的人,都是目前解开这些谜团的钥匙。 “小路,快点跟我说说什么情况?童大牛在哪知道吗?”电话一接通,安铁就冲口道。 “大哥,具体在哪还不知道,只是有个兄弟无意中看到他在一个码头出现过,我现在已经派人去查这事了。”路中华说道。 “哦,我还以为找到他了呢。”安铁隐隐有些失望,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了,童大牛还在滨城。 “是啊,要真是找到他了,我也就不发短信了,这几天可把我闷坏了,这帮兄弟平时看着挺糙,可我一受伤变得比女人还婆妈,呵呵。”路中华道。 “那说明你这大哥做得够意思,手下的兄弟把你当亲人了,这很好。”安铁估摸着路中华最近受伤不方便,可能真是闷坏了,打算陪他聊一会。 “是啊,我在外面混了这么久,觉得这兄弟之间的情谊比什么都宝贵,大哥,这还是通过你认识到的,当初我遇到你之前,总觉得自己有点墨水,一副很清高的样子,有时候还看不起人,呵呵,可是自从救了我,我觉得自己像是重生了一次。”路中华很感慨地说。 “你这小子,以后别提这事了,换做是别人遇到你也不会不管的,咱们俩遇上了那就叫缘分,难道你到了现在叫我大哥还是为了报恩?呵呵。”安铁说。 “不是,我……哎,我是一时想起来了,前几天小影也救了我,我这两天琢磨了半天,似乎我这人运气还真是不错,嘿嘿。”路中华说得挺动感情。 “没事就好,等你好了好好感谢感谢人家,对了,瞳瞳还一直让我跟你代好呢,这段日子想让你安心养伤,我们也就没去看你,等你恢复差不多来我这吃饭吧。”安铁说道。 “嗯,小嫂子给我熬的汤我喝了,很好喝,把小黑他们馋坏了,哈哈。”路中华爽朗地笑着说。 “嘿嘿,刚才瞳瞳还说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呢,那行吧,你早点体息,有事随时联系。” “等等,大哥,那个,能不能让小嫂子帮我转告小影一声,我最近太忙,等过一段再好好谢谢她。”路中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没问题,不过小影那个小姑娘也不简单啊,个性也怪了点,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安铁一想起小影突然出现极有可能是被谁派去的,忍不住提醒了一下路中华。 路中华听了,沉默了一会,忧心地说:“是啊,我也知道,大哥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 挂了路中华的电话,安铁看了一眼攥在手心里的戒指,刚才那股冲动已经消失不见了,摇头苦笑了一下,瞳睡现在不是天天在自己身边嘛,干嘛这么猴急的,看来是让周晓慧给整得也有点神经了。 把那枚戒指从新放回床头柜的抽屉里,安铁随手关了灯,叹了一口气,夜晚还是很漫长的啊 第二天,安铁刚到公司,就接到刘芳打来的电话,刘芳在电话里约安铁去报社好好谈一下合作的事情,说是报社的领导非常想跟天道继续合作,安铁知道刘芳在王贵的那个性文化节的事情上冤得不行,所以决定去报社看看。 挂了电话,安铁跟张生和赵燕打了个招呼,想让他们提前物色一下重组报社广告代理这一块的工作人员,赵燕听安铁这么一说,感慨道:“他们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说实话,报社这一块现在没几家大公司愿意做,现在报纸广告的利润非常有限啊” 安铁笑了一下,道:“是啊,现在已经不是纸质媒休的天下了,不过以咱们现在的实力,重组一个部门非常简单,而且咱们的经验也是别人没法比的,我去谈谈吧,刘芳现在也挺难做的。” 赵燕笑了一下,道:“那当然,对咱们不算什么,可要是对中小型公司也算是块肥肉,再说,其实报社的刘姐对咱们还不错的。 安铁点点头,站起身道:“那行吧,我去报社跟刘芳谈谈去,唉……我好像从回来就没登过报社的门呢,哦,去过一次,还是在楼下咖啡厅,嘿嘿。”安铁有些感慨,报社虽然不是安铁喜欢的地方,却是安铁曾经投入过的地方,也算是从那里开始了在滨城的事业。 “是啊,记得你以前不是在公司就是在报社,来回跑,有时候连我都搞不清楚你是哪的人了,对了,你见了刘姐帮我带个好。”赵燕笑吟吟地说道。 “没问题,那我走了,你忙去吧。”安铁拿着车钥匙跟着赵燕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安铁在开车赶往报社的路上时,柳如月打来了一个电话。 “安铁,你有空吗?我见个面吧?”柳如月声音平静地说。 “我正想去报社呢,这样,你等我电话,等我从报社出来去找你,怎么样?”安铁说道。 “好吧,那咱们再电话联系。”柳如月说完就挂断了。 安铁看着电话皱了了一下眉头,柳如月听起来有点不对头啊,不过也难怪,本来安铁以为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就算柳如月不放弃报复王贵,心里也会淡下去很多,可经那天王贵那么一折腾,估计柳如月心里那股恨意就更甚从前了,唉,柳如月认识王贵这个人还真是她的劫难。 到了报社楼下,安铁停好车,缓缓走上报社大楼的台阶,心里的感触很多,这个自己曾经呆了六七年的地方还是老样子,五年来没多大变化,随着网络和多媒体的势头越来越猛,这种国家机关报已经被挤兑得债台高筑了。 虽然这个报纸有一些国家资源,可老报纸面临的问题还是越来越严峻,估计刘芳现在也不好做,对了,还有陈红那个胖丫头,想起当初在报社那会天天跟陈红斗嘴,安铁不由得笑了笑,那个胖丫头可能早就结婚了吧。 安铁走进一层咖啡厅,打算在这里等刘芳下来,不是不想上去,可要是一上去,一会肯能就不能即时赴柳如月的约了,再加上,安铁当年的坐牢的事,安铁不想上去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在咖啡厅等了一会,刘芳就下来了,老远就跟安铁笑眯眯地打招呼。 今天仔细看了一下刘芳,刘芳沧桑了很多,气质却越来越像个女干部了。 “刘芳,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有气质了,嘿嘿。”安铁笑吟吟地说道。 刘芳白了安铁一眼,坐下之后道:“你呀,嘴还是那么滑,哎呀,什么气质啊,我看你言下之意是说我老了,是不?” 安铁摆摆手,道:“非也,每个年龄段都有它独特的美,刘芳这种成熟美不是那些黄毛丫头能比的。” 刘苦扑哧一声笑了,道:“少给我灌迷汤了,我现在可是烦死了,其实啊,今天找你来我都不好意思,那些报社的老家伙当初就把你踢了,现在吃后悔药,你说咱们也不屑啊,他们就办这些反反复复的事,唉。” 安铁顿了一下,道:“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当年我私自开公司也算违规在先,不过我今天来别的倒是次要的,主要是来跟刘总你叙叙旧。” 刘芳长叹一口气,说:“愁死我了,那个性文化节,可把报社老总给惹急了,全推到我头上了,你说我招谁惹谁了。”刘芳一脸气愤。 安铁看看刘芳,道:“别气了,其实之前你们不是有报批这么一条嘛,现在有违规操作其实你没什么责任。” 刘芳摇摇头,说:“这事对报社形象负面影响很大呀,你没见后来我们一条那个活动的消息也不敢登,别的报纸更是落井下石,难做啊,我就是那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行了,我也不跟你诉苦了,你就给我一句话,报社的时尚版面这一块你接手不接手吧?” 刘芳来了个开门见山,一句废话也不多说了。 安铁沉吟道:“行,那我也不废话了,那就这么定下来吧,我明天让赵燕过来详细谈,怎么样?” 刘芳爽朗一笑:“就喜欢你这痛快劲,行,那就这么定了,哎呀,五年了,咱们又合作了,安铁,我当初就觉得你肯定成大事。 安铁嘿嘿一笑,道:“刘总,得了,现在你又给我灌上迷汤了”。 与刘芳又闲聊了一会,安铁顾及到柳如月可能有事跟自己谈,便跟刘芳道别离开报社大楼。 刚一上车,安铁就给柳如月打了个电话约她在附近的一个茶馆见面,安铁挂了电话不由得摇头,这一上午,刚喝完咖啡现在又改喝茶了,感情灌了一肚子的水。 到了与柳如月约好的那家茶馆门口,刚停好车,就看到柳如月开着车也过来了,看来柳如月刚就在附近,只见柳如月穿着一身军绿色的休闲装,杀气腾腾地开过来,安铁就感觉柳如月似乎心情不咋地。 等柳如月下了车,两人一起走进茶馆,按安铁的意思要了一个包间,然后和柳如月进了包间。 柳如月一坐下之后,沉默地坐在那没说话,看着安铁泡茶。 安铁让服务员出去,开始自己动起手慢慢地泡茶。 这一过程,也是让柳如月静下心的过程,所以安铁的动作很慢,一道道工序下来,柳如月的神色果然缓和很多,对安铁挤出一丝笑意,道:“看不出,你还有这么细心的时候啊。”

欧阳振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有些迟疑地看了一眼赵燕,然后对安铁道:“听说王贵的广告公司与滨城计划生育协会和滨城日报一起搞了一个性文化节……” 赵燕一听,轻咳了一声,不经意地偻了一下头,神色倒是没什么异常,却没说什么,转头看向了安铁。 安铁听到这个消息,用手椽了一下额角,沉吟道:“消息可靠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按说这个活动也挺大的,怎么之前没听到风声啊?” 欧阳振声道:“应该靠谱,这事我还是通过报社的陈红打听出来的,现在还没具休定下来,安总,你看咱们要不要……”欧阳振声眼睛发亮地直视着安铁。 赵燕听欧阳振声这么说,也来了精神,性文化节,噱头不小,要是运作好了,的确有很大的利润可言,关键是,虽然性文化节名声不太好,但只要运作好了,搞得正规和学术化一些,很容易在全国爆炒起来,文化公司,在全国的知名度是很重要的。 安铁心里当然明白这个活动是块肥肉,但联系到中国的国情,这事的风险也是不小,文化公司是要知名度,但美誉度更重要,拿捏不好分寸搞不好就把自己的牌子和名节都砸了,安铁琢磨了一会,道:“这事,欧阳先盯着吧,回头我再去报社那边看一下情况,但是目前咱们最大的精力还是要放在政府的那个招标项目上,毕竟那边现在还没有落槌定音,明白我的意思吧?” 欧阳振声点点头,说道:“安总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赵燕也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会,然后道:“安总,这王贵跟报社的关系不一般啊,当年咱们公司跟报社闹得不太愉快,就是他搞的鬼。” 安铁淡淡地道:“这事我知道,这小子是个笑面虎,办事就知道投机取巧,他不是喜欢搞小动作吗?以后咱们就让他天天小动作停不下来,让他抽筋!好了,你们俩个回去准备下午的会吧。” 赵燕和欧阳振声离开安铁的办公室以后,安铁随手点了一根烟,琢磨着刚才欧阳振声提起的性文化节的事情,等手中的烟抽完,安铁又看了看办公室内的几盆植物,觉得还是先找报社那边探探情况再说。 中午,安铁是和几个分公司的经理一起吃的午饭,由于下午的会议还有正事要诿,只是简单吃了点,没有喝酒之类的,可大家难得凑在一起,这顿饭吃得很是愉快,吃完饭,安铁与众人情绪饱满地一起等电梯的时候,看到瞳瞳正站在电梯门口。 安铁见到瞳瞳突然过来,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赵燕先开口道:“哎呀,这不是瞳瞳吗?” 瞳瞳这才发现了赵燕,叫了一声“赵燕姐”之后,向安铁这这靠了过来,手自然地挽住安铁的胳膊,娇声道:“叔叔,你刚吃饭回来吧?” 安铁很意外瞳瞳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自己有这么亲密的举动,但心里更多还是一种惊喜,等安铁的视线从瞳瞳的脸上移开,环视了一下众人,气氛还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之前瞳瞳极少来公司,即使来了也是直斧安铁的办公室,公司这些经理平时就很忙,当然不知道瞳瞳是什么人,现在瞳瞳与自已这么亲密站在一起,这些人的眼睛里除了惊讶之外,还有那么一点复杂。 男同胞的复杂安铁可以理解,可女人的复杂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这时,安铁猛然想起当年自己入狱的罪名,心头一黯,身体也随之僵硬了一下,恰好这时电梯已经到了,赵燕扫了一眼众人,然后定定地看着安铁和瞳瞳,说道:“电梯到了!” 安铁带着瞳瞳率先走了进去,安铁与瞳瞳在电梯的一角站好之后,低头看看瞳瞳,只见瞳瞳不以为意地挽着安铁的臂弯,脸上的表情非常自然,安铁在心里暗自骂了自己一句:“操!俺家瞳瞳都这么大方,我他妈矫情啥。” 安铁不自觉地看着瞳瞳笑了笑,然后对瞳瞳低声道:“丫头,中午吃饭了没?” 瞳瞳道:“吃了过来的,下午也没什么课,过来看看你。” 安铁对着瞳瞳柔和地笑了笑,顺手拍了一下瞳瞳抚着自己胳膊的手,这时,安铁感觉有一道深邃的目光投了过来,抬头看了一眼那目光的主人,正是隔着欧阳振声和张生站在门口的赵燕。 赵燕发现安铁正看过来,有些尴尬地低下头,侧了一下身,把脸对向了电梯的门。 这时,瞳瞳拽了一下安铁衣服,轻声说道:“叔叔,我来不影响你工作吧?” 安铁赶紧道:“没事……” “叮”安铁的话刚说了一半,电梯的门就打开了,众人陆陆续续地下了电梯,安铁这回和瞳瞳走在最后,这时,瞳瞳才注意到刚才那一电梯的人都是安铁公司的,脸腾地红了起来,在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赶紧把挽着安铁胳膊的手拿了下来。 安铁看着有些窘迫的瞳瞳,轻声笑了笑,带着瞳瞳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瞳瞳进了安铁的办公室,神色才恢复正常,有些羞赧地看看安铁,问道:“叔叔,你们公司这么多人啊?” 安铁哭笑不得地看着瞳瞳,说道:“丫头,公司里的人一直都挺多的啊。” 瞳瞳像被小猫叼住了舌头,苦着脸娇嗔道:“叔叔……” 安铁拉着瞳瞳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把瞳瞳安置在椅子上,然后自己靠着办公桌,双手抱胸看着瞳瞳,笑道:“我明白,怎么?害羞了?” 瞳瞳咬了一下嘴唇,坐直身子看着安铁,嘴硬地说:“我没害羞,只是没想到电梯里的人都是叔叔公司的,怪不得他们看我时那么奇怪。” 瞳瞳说话时的样子表情非常丰富,看得安铁心里大乐。 与瞳瞳在办公室里说了一会话之后,张生就进来叫安铁开会了,安铁应了一声,对瞳瞳道:“丫头,你自己先在这呆着,我去开会,有什么需要你找前台小姐帮忙就行。” 瞳瞳点点头,摆弄着安铁桌子上的电脑,说道:“嗯,你去忙吧,不用管我,嘻嘻。” 安铁开完公司的会议之后兴冲冲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发现瞳瞳已经不在了,安铁给前台打了一个电话,才知道瞳瞳已经走了一会,心里有些怅然,拿起手机刚想给瞳瞳打电话问一下去哪了,看到手机上还有一条未读的短信。 “叔叔,我有点事,先走了。”很简单的一句话。 安铁看完信息,有些烦躁地点了一根烟,在烟雾中眯着眼睛想着,瞳瞳最近的言行举止似乎越来越琢磨不定,难道真的在考虑帮她的老师在做艺术品投资或者别的。 安铁坐在那想了一会,还是觉得瞳瞳自己的事情让她自己决定就好,现在瞳瞳长大了,自己总不能像老母鸡一样把瞳瞳藏在翅膀低下,况且以瞳瞳的聪明,要是她决定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得很 好,这么一想心里也就通透了许多。 看了一下桌上的电脑,刚才瞳瞳在时打开的网页还没有关,安铁看了一眼那几个网页,都是一些英文界面的国外网站,一时间也没看懂,就随手关了。 安铁打开抽屉,打算再看一遍那张琳达与徐波在一起胡搞的那张光盘,上次看了狼头纹身之后就没继续看,不知道里面还会有什么内容。 可是,安铁找了半天,也没见那张光盘放在哪了,拧着眉头想了一会,明明是放在抽屉里了,怎么会不见了,平时安铁的办公室一直是张生在照看,便把张生叫了进来。 “大哥,什么事?”张生进来就问。 “张生,我那张放在抽屉里的光盘你收哪了?” “什么光盘啊?我没注意啊?”张生不解地问。 “就是那张放在这个抽屉里的光盘,上面没有字的。”安铁一边翻找一边说着。 “没人动过这间办公室啊?大哥,那个光盘很重要吗?”张生一脸严肃地问。 “你确定除了你之外没人进来过?” “不会啊,我嘱咐过进来收的秘书,她们不会乱动东西的。 “哦,是吗?那我再找找,你先忙吧” 张生离开以后,安铁突然想起瞳瞳刚才一直在这,心里一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不会是瞳瞳拿走了吧? 联想到瞳瞳好好的突然离开,安铁冒了一头冷汗,如果真是瞳瞳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可转念一想,应该不会,瞳瞳不会随便翻东西,况且那还是限制级的内容,即使瞳瞳看了,也不会看到狼头纹身那一节,更不会拿走。 也许是自己随手放在哪了,说不定回头这光盘自己就出来了。 有些烦躁地平复了一下情绪,安铁正想着手看一份文件的时候,周翠兰打过来一个电话。 “是,是叔叔吗?”周翠兰的声音显有些颤抖,显得惊恐不安的样子。 “什么事?”安铁皱起眉头淡淡地问。 “叔叔,你下班之后能来我这店里一趟吗?最近……”周翠兰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像是丢了魂似的。 “最近怎么了?对了童大牛跟你联系了吗?” “来过两次,还是要劝我走,我没答应他,可现在我有点后悔了。”周翠兰说道。 安铁眼睛一眯,冷声道:“后悔?你这什么意思?” “哎呀,叔叔不要误会,我现在害怕呀,最近总有人过来问我一些五年前的事情,我都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呜呜……”周翠兰带着哭腔说。 安铁心里一惊,是谁?张生应该不会这么鲁莽,那会是谁呢? “那些人都问你些什么?”安铁急促地问周翠兰。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第141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