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第145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第145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3

周小慧说着,一下子站了起来,欠身伸出胳膊,想要拉瞳瞳的手。 安铁也紧紧地盯着瞳瞳,不知道瞳瞳此时会是什么反应。 没有想象中应该有的母女抱头痛哭,没有16年不见的惊喜与震惊,更没有撕心裂肺的骨肉分离一朝相聚的任何感人画面。 瞳瞳似乎愣了一下,看见周小慧伸过来要拉自己,神经质似的把自己的手猛然缩了回去,使周小慧的手拉了个空,然后,瞳瞳充满怀疑与警惕地看了一眼周小慧一眼,又看了看安铁,表情茫然而莫名其妙,似乎觉得这像一个笑话。 一瞬间,桌子上一片安静,静得让人感觉十分压抑。 安铁看看周小慧,就见周小慧嘴唇抖动着,想说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脸上全是泪水。 安铁又看了看瞳瞳,这次瞳瞳正好也转头不解地看着安铁,安铁表情复杂地点了点头,说:“她的确是你妈妈。” 安铁话音未落,周小慧“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叫道:“瞳瞳!我对不起你啊!都是妈妈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多苦!我苦命的女儿啊……!” 周小慧又爆发了持续不断的哭声,安铁转头朝周围看了看,发自周围的几个桌子上的人不断奇怪的看着自己这边,有的还皱起了眉头,不过,幸好这个咖啡厅里的人不多,在这里喝咖啡的人基本也都市素质不错的人,看着安铁这个桌子上的状况,看几眼,也就专心自己的事情去了,这要是在一般的地方,非得有许多人围观不可。 看着周小慧放声大哭,瞳瞳的表情很复杂,安铁注意到瞳瞳轻轻咬了几下嘴唇,脸上那种瞬息间快速浮起又很快消失的惊喜和怨恨还是被安铁捕捉到了,瞳瞳洁白光滑的脸也有些微微发红。 “怎么回事,叔叔?”瞳瞳看起来很平静的看着安铁问。 这种时候,瞳瞳这种平静看起来是如此不同寻常,这种平静足以让周小慧伤心欲绝。 安铁看着周小慧泣不成声的样子,于是把刚才周小慧如何找到自己,以及和周小慧琰的一些话跟瞳瞳说了一遍。 “这是你妈妈!”安铁下结论似的说,然后小心地看着瞳瞳,观察着瞳瞳的反应。 听完安铁的话,瞳瞳扫了周小慧一眼,然后垂下眼帘,半天没做声。 这时候,周小慧也停止了哭声,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紧张而充满期待地看着瞳瞳。 “对不起,我妈妈死了!”过了一会,瞳瞳抬起头看了周小慧一眼轻轻地说,语气不容置疑,表情里充满了决绝,安铁看到瞳瞳的这种表情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又看到了瞳瞳那种别人根本无法左右她想法的倔强。 瞳瞳说完,周翠兰又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瞳瞳!我知道你埋怨我,可是当时妈妈也是有苦衷的呀,你就给妈妈一个机会,让我对你做一些补偿好不好?” 安铁看周小慧哭成了一个泪人,叹了口气,把桌子上的纸巾盒轻轻挪到了周小慧的面前。 周小慧一边拿纸巾擦着眼泪,一边说:“当我听说里离家出走之后,这么多年我就一直到处托人在找你,妈妈这辈子自问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可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你!妈妈有罪!女儿你有原谅我吧!” 安铁看了看瞳瞳,只见瞳瞳表情默然地静静地看着桌子,沉默着,似乎不打算说任何话。 “瞳瞳啊,你连叫我一声妈妈都不肯吗?”周小慧开始也愕然了一阵,然后又不甘心地说,显然,面对这个自己16年没有见过面的女儿,周小慧还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也不了解她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 周小慧说完,瞳瞳还是不做声,还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看了看安铁,声音僵硬但语气坚定说:“叔叔,我们走吧,我没什么可说的。” “周女士,嗯,我看要不这样吧,我呢,回去再跟瞳瞳沟通一下,回头我们在保持联络好不?”安铁说着也站了起来,安铁本来想劝瞳瞳跟周小慧好好聊一下,现在看来,这件事情瞳瞳还是一时无法接受,瞳瞳反应不大就是最大的反应,否则,周小慧如此表现,她不至于这么淡漠。而瞳瞳这个时候,这样的心情下,安铁知道,现在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以瞳瞳的脾气不会有任何放果。 “别走!瞳瞳!你一定要原谅我啊,我这么辛苦才找到你,我这是作孽啊!老天这么惩罚我是我罪有应得啊!”周小慧看瞳瞳要走,终于情绪时空,抢步过来拉着瞳瞳的手嚎啕大哭起来。 瞳瞳停下脚步,转头淡淡地看了看周小慧,看得周小慧一阵发毛,周小慧大概完全没有想到,瞳瞳见到她会如此冷静平淡,在瞳瞳的注视之下,周小慧似乎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那我问你,童大牛是不是给你们做事的?”瞳瞳停下脚步之后,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瞳瞳的这句话一出口,不仅周小慧一下子呆在了哪里,连安铁也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安铁明白过来的时候,安铁的心里重重地一沉,看来,瞳瞳已经掌握了童大牛的一些信息。 本作品16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16!这也是安铁一直不太愿意面对的问题,安铁当然已经知道了童大牛是在给小桐桐家做事,今天当安铁确定小桐桐的妈妈就是瞳瞳的妈妈时,安铁的心里一直就没有平静过,如果说童大牛在5年前,是受什么人指使的话,那只能是受瞳瞳的妈妈或者她家里人的指使,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马上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首先就是,瞳瞳的家人有什么必要非要为了分开自己与瞳瞳而让自己做牢? 其次就是,如果事情被揭开,怀疑被正视,想让安铁坐牢的人就是瞳瞳的家人,这让瞳瞳如何处理?不管怎么说,他们总归是瞳瞳的家人?他们做事情可能有他们的道理,但总不至于要害瞳瞳,但因此却让安铁坐牢,就算安铁不去追究,瞳瞳如何面对和化解这个事? 本来,瞳瞳妈妈的出现,让困扰自己的许多问题又清晰了许多,但还是没有清晰头绪。 本来,安铁以为自己会费一番手脚去揭开围绕在瞳瞳和自己身边的一些事情,然后,自己和瞳瞳的生活就会雨过天晴充满了阳光。但,让安铁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事情是明朗了许多,可是,安铁却彻底迷茫了起来,因为,整个事情完全没有头绪了。 现在看起来,自己坐牢,最大的嫌疑就是瞳瞳的家人操纵的,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瞳瞳的家人为什么会恩将仇报?就是反对自己和瞳瞳在一起,也不用做得如此恶毒。 再说了,而且在5年前就开始设局,这也太夸张了一点。 而且,如果真的是瞳瞳的家人设局让自己坐牢,现在就又这么容易就找过来了,似乎也于理不通口在见到周小慧的时候,安铁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一直没想明白。 现在,当瞳瞳问出童大牛是不是在给周小慧做事的时候,安铁就知道,瞳瞳可能也掌握到了周小慧的行踪,不然,刚才瞳瞳也不能那么冷静淡然。 周小慧在呆了一阵之后,连忙点头,表情立马变得惊喜起来,似乎瞳瞳终于肯跟自己说话了:“是啊!是啊!他是给我们做事,怎么你认识他?” “岂止是认识?!叔叔,我们走吧!”瞳瞳确认了这一点之后,就转头看了安铁一眼说,然后,自己径自朝外面走去,再也没有看周小慧一眼。 周小慧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刚才本来以为瞳瞳终于跟她说话了,以为瞳瞳可能会母女相认了,没想到问完一句话之后,瞳瞳的表情更加难看,突然转身就走了。 安铁叹了口气,心事重重地看了周小慧一眼,心想,问题越来越复杂了。看看眼前这个伤心欲绝的看起来非常年轻的保养奇好的母亲,安铁摇了摇头,终于说:“我们先走了,回头再联络吧!” 说完,安铁转身追着瞳瞳出了滨城大酒店,等安铁出门的时候,瞳瞳已经站在了安铁的车门边,低着头,默不作声。 安铁默默地打开车门,等瞳瞳坐进了副驾驶座上,安铁才进了车子,等车子发动之后,安铁看了瞳瞳一眼,什么也没说,安铁知道,此时说什么也是多余的,瞳瞳现在内心的想法,安铁完全感同身党 沉默了一下,安铁轻声说:“丫头!我们回家吧!”说着,不由分说,把车子倒了出来,开向大道准备回家。 “不,我们去周翠兰的小店看看吧!”瞳瞳突然说道。

瞳瞳的话一出口,安铁就愣了,转头看了瞳瞳一眼,不太相信地反问了一句:“去看周翠兰?” 瞳瞳目光透过车窗,呆呆地看着前面,有些迷茫地低声“嗯”了一句。 安铁看了看瞳瞳,沉默一会,转头朝滨城大酒店的大门看了一眼,也没有看见周小慧的影子,可能周小慧已经被刚才瞳瞳的反应搞懵了。 就在这时,瞳瞳突然抬起头,靠在车坐上,转过头,眼泪顺着瞳瞳两颊无声地流了下来,瞳瞳轻轻地咬了咬嘴唇,被泪水浸泡的目光充满了痛苦与绝望,以及对安铁的愧疚,瞳瞳强压着自己剧烈的情绪波动,用了最大的力气努力想使自己平静下来,更显得刚才瞳瞳见到周小慧的事情对瞳瞳触动之大。 “叔叔!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瞳瞳尽了最大的努力平静地说,语气显得十分虚弱。 瞳瞳眼神中的痛苦与绝望,让安铁十分心痛,安铁默默地看了瞳瞳一眼,然后说:“丫头,她是你妈!你不必恨她,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我说过了,只要是为了你的事情,叔叔都愿意承受,再说了,事情现在不是还没搞清楚吗,以后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来解决吧。”说完伸出手,用两根手指在瞳瞳的脸上擦了擦,就开动车子向周翠兰的小店开去。 瞳瞳“嗯”了一声,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着,但瞳瞳却一直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这种无声的哭泣,更加让安铁震动和心痛。 其实,见到周小慧之后的瞳瞳,内心里完全不像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和淡漠。 周小慧的出现对瞳瞳的冲击是全面的和触不及防的,尽管瞳瞳事先也有可能猜到小桐桐的妈可能就是自己的妈,甚至有可能在背后调查到,但有时候,当事实出现的时候,人通常也会措手不及而慌了手脚。 安铁非常明白瞳瞳此时的心情,周小慧一出现,童大牛又是给他们做事,那5年前让安铁坐牢的幕后指使者几乎就可以肯定是周小慧他们,至于是不是周小慧本人,已经不重要,周小慧的家人,也可以算是瞳瞳的家人,最要的是,是瞳瞳的家人造成了安铁坐牢的事实。 而这一点是瞳瞳无法接受的!安铁也无法接受,事过境迁,如果瞳瞳的家人只是为了要分开自己和瞳瞳,是为了瞳瞳好的话,安铁倒也不想去计较,安铁担心的是,他们其实不用让自己坐牢的方式分开瞳瞳和自己,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恩将仇报?有没有什么更深的动机?抑或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不得已这么做? 其实最近,安铁已经在怀疑,5年前的事情有可能有瞳瞳的家人参与,这就是安铁一直行动迟缓,一直不太敢直接面对的原因,安铁就怕一旦事情真正揭开,瞳瞳会承受不了,从而导玫意向不到的情况发生,如果,瞳瞳的家人为了分开自己和瞳瞳而不惜在5年前就开始布局让自己坐牢的话,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体的。 当然,现在安铁并不在乎他们,安铁在乎的是瞳瞳恐怕受不了太多的刺激,瞳瞳已经进受了太多的挫折,与同龄的女孩子想比,瞳瞳进受的磨难是无法想象的,再坚强的人也受不了的,尤其是,瞳瞳和安铁的人生最大的变故,到现在发现最有可能是她的家人,而且还是一个并没有在自己生活中出现过的家人造成的时候,你让瞳瞳如何接受。 这种情况就好比,你恨某个人,你积蓄了许多年的力量,准备报仇,最后当真相揭开的时候,却发现你积蓄了那么多年力量的拳头根本挥不出去。这种力量的反噬,就会给自己弄成严重的内伤。 所以,安铁完全明白瞳瞳心里的感受!自己其实也和瞳瞳一样,见到周小慧之后,也有些慌了手脚,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应付。尤其是让安铁迷茫的是,发生在瞳瞳和安铁周围的许多事,周小慧似乎并不知情,这就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如果周小慧要是知情的话,她也不会轻易说出童大牛为他们做事情的事实,尤其不会这这个时候来找瞳瞳。 安铁尚且如此,瞳瞳就更受不了,16年没见的妈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从小就没有享受过家庭温暖的瞳瞳怎么可能没有触动?而总算自己的亲生妈妈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又突然发现这个母亲不仅在年幼的时候抛弃了自己,而且自己长大之后,还涉嫌破坏自己和最爱的人和谐美好的生活,甚至让自己最爱的人坐牢? 如此的一个情形,瞳瞳应该做何种抉择?想一想,瞳瞳碰到的境遇,安铁就头皮发麻,也就更加急着想把事情的真相揭露出来,只有事情的真相大白,这种迷雾重重云山雾罩的生活才会变得清明起来。 看情形,周小慧似乎是在无意中发现了瞳瞳的行踪,就是说周小慧的出现似乎是偶然的,而不是有意安排的,如果是尽心安排的,事情不会是这个样子,因为,周小慧的出现,虽然有一些事情眉目清楚了许多,但是,整个事情却似乎有些乱套了,变得完全没有了头绪。 刚才瞳瞳捉出看看周翠兰,现在,安铁一想,瞳瞳肯定是为了去查一下童大牛的行踪,必须找到童大牛,想办法在童大牛身上才能把事情真正的揭开。 想到这里,安铁看了看睡瞠,心里不由得对瞳瞳的冷静和思路的清晰欣赏得不行,这丫头现在做事的聪明和果断,以及判断之准确,简直让安铁觉得羞愧。 只不过必须对童大牛采取非常的措施才行,否则,他不可能把以前的事情说出来。 “叔叔!必须从童大牛身上才能找出他们为什么害我们的理由,他们为什么要害我们。”瞳瞳语气异常平静地说,但安铁听起来心里虽然温暖,却也有些胆战心惊。温暖的是,无论瞳瞳的家人出不出现,瞳瞳在内心都把自己当作她最亲的人,让安铁胆战心惊的是,瞳瞳的家人不会就次罢手,听刚才瞳瞳说话的那种异常平静语气里,包含了对她妈妈的家人的一种很深的痛恨,甚至敌意,恐怕,以后,这种亲情的折磨与斗争就要经常在自己和瞳瞳的生活里上演了。 要是真的那样的话,恐怕以后的日子就在也无法平静了。 应该对童大牛采后非常措施了,安铁想到这里,看着瞳瞳,柔声说:“嗯,丫头,我知道了,这几天我就想办法找到童大牛,找到他的住处,把他全面监控起来,尽快把事情搞清楚,不过,丫头,你妈妈,嗯,似乎对很多事情都不知情,而且,这件事情比较复杂,也不一定就是他们所谓,你不还说那个雪夜劫持你的有三伙人嘛,所以呢,这些事情就交给我来做就好了,你就别操那么多心,知道不?” 瞳瞳看了安铁一眼,想对安铁笑一下,却没有笑出来,然后,又迅速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发呆。 “另外,丫头,你妈妈,我觉得,还是很关心你的,我觉得,你不防跟她交流一下试试看。”安铁小心地说着,过了一会,发现瞳瞳没有任何反应。 安铁转头看了一眼,发现瞳瞳两眼呆呆地看着车窗的外面,使劲抿着嘴唇,一声不吭,没有任何表情,那个任性而倔强的瞳瞳又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安铁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前面,发现已经来到了周翠兰的小店前面,停好车,走进小店的时候,周翠兰并不在店里,只有那个小姑娘在忙着招呼客人,由于安铁来过两次,小骷娘对安铁有印象,看见安铁的时候,马上就说:“老板娘在后面的屋子里,你进去找她吧。” 安铁笑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径直就走进了小店里面的那间小屋子里,走进去的时候,安铁发现周翠兰正在俯身在床上,由于屋内光线比较暗,安铁一时竟然没注意到周翠兰在干什么。 等周翠兰发现身后有人,神经质地直起身的时候,安铁才发现她手上拿着一叠花花绿绿的小额钞票,原来周翠兰在数钱。 “哦,是叔叔啊,稀客啊!叔叔吃饭了吗?没吃我给你做点吃的,我这手艺现在可是长进多了,这些年我还看了很多菜谱呢!”周翠兰一见安铁,赶紧讨好似的笑了起来。 “哦,不用,嗯,这一段你怎么样?”安铁问。 安铁问完,发现周翠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安铁奇怪地看了周翠兰一眼,发现周翠兰有些恐惧地看着安铁的身后,安铁回身看了一眼,发现瞳瞳面无表情地站在安铁的身后,原来瞳瞳刚才可能落在了安铁的后面,刚跟着安铁进来,周翠兰现在居然如此惧怕瞳瞳。 安镭心里暗暗好笑,周翠兰能这么害怕瞳瞳其实也是让小影给吓的,看来,周翠兰这样的人就得让小影那样的对付。 “哦,我,还行,叔叔今天来有什么事吗?”周翠兰看了看小屋子的门口,声音有些发颤地问。 “哦,也没什么事,最近童大牛找你了吗?”安铁问。 “这个狼心狗肺的这些天一直就没有出现过。”周翠兰一听安铁捉到童大牛,马上恨恨地说。 “你今天就联系一下童大牛,你现在知道他住的具休地方吗?”安铁问。 “不清楚啊,这些年他住的地方经常换,最近听说了换了地方。”周翠兰道。 “嗯,这样,你这两天想办法让他到你这里来一趟,最好摸清楚他住在什么地方,他来你这里的时候,你通知我一下。”安铁看着周翠兰,冷冷地说。 “好好好!我听叔叔的,我一会就联系他,跟他约一下,他要是来了,我马上通知你!”周翠兰赶紧说。 “好,那就这样!他要是来了,你马上通知我,这很重要!”安铁说完抬脚就想离开。 “你有没有想过把这个小店改成一个过桥米线店?”进来之后一直没说话的瞳瞳突然开了口,而且语气甚为温和,让安铁和周翠兰都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你要见瞳瞳当然可以,只是,嗯,你是想打算认回她,让她跟你们一起生活吗?”安铁有些紧张的问,其实安铁的这种心态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现在局面这么复杂,他却首先想到了这个问题。 “我当然想,只要瞳瞳愿意。对了,我还没来得及问安先生是怎么碰到瞳瞳的,我就听说瞳瞳在口岁的那年失踪了,后来我托人去问过几次,也没听到瞳瞳的消息。”周小慧看了安铁一眼,急急地说,听起来思绪相当凌乱。 安铁奇怪地看了周小慧一眼,心里感觉怪怪的,他没想到周小慧居然不知道他和瞳瞳是怎么认识的,安铁的直觉判断,今天林小慧找到自己,应该不仅仅是这两天才发现瞳瞳的踪迹,而是很早就知道了才对。但现在周小慧却这么问,让安铁大出意外。 看着周小慧一脸无辜的样子,似乎她真的不太知情,周小慧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一个心思缜密、奸巧的女人,恰恰相反,这个女人看起来弱不禁风、言行举止毫无心机,可是,这一家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大连,童大牛会碰巧是他们家的司机?还有,自己还带瞳瞳去过黔西南州,看样子周小慧现在的家境看起来很有来头,不至于连瞳瞳回过贵州都不知道吧? “安先生怎么了?我问得哪里不对吗?要是我无意中冒犯了安先生,那对不起啊。”周小慧看安铁疑惑地看着自己,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一眼,然后紧张地看着安铁说。 “你不知道我是怎么跟瞳瞳认识的?”安铁问。 “不好意思,安先生,我托人去矜西南州打听过,但真的不了解这个事情,请安先生原谅。”周小慧看着安铁,脸上的表情很不自在,似乎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似的。 看着周小慧的样子,似乎周小慧真的不知情,周小慧的眼睛里毫无杂质,除了刚才说到她在瞳瞳两岁时候为什么离开就没回贵州的事情言语有些闪烁之外,一直都很真诚,看不出来她在撒谎。 “哦,是这样!”安铁把怎么碰到瞳瞳,几年之后又带瞳瞳回贵州去过,后来周翠兰如何找到了滨城的事情简单跟周小慧说了一遍,但说到安铁被周翠兰起诉的环节,安铁顿了一下,终于没有说出来,一是安铁想看看周小慧的反应,二是觉得如果周小慧真的不知道,还是回头再说的好。 当然,现在安铁还是不认为周小慧不知道自己和瞳瞳的事情,尽管周小慧看上去不像一个说谎的女人。但不管怎么说周小慧是瞳瞳的妈妈,无论怎么说,自己说话还是多注意些的好。 当安铁说到带瞳瞳回贵州去的时候,周小慧叫了起来:“天呐,你带瞳瞳回去过啊,哎呀!那些我让帮忙打听的人怎么不知道呢,那些人做事太不负责了,我回头一定要好好的问问他们,真是不像话呀!唉,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真是太谢谢你了,安先生,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呀,我要怎么谢谢你才好呢?要怎么感谢你呢?安先生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只管跟我说,我们家也算有些家底,你无论捉什么要求都可以,只要我们能办的,我拼了性命也要给你办,哎呀,真是的,要怎么感谢你才好!” 周小慧听完安铁的讲述,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无比感动地看着安铁,眼睛红红的,似乎想把心都掏出来给安铁。 听着周小慧语无伦次的话,安铁看了周小慧一眼,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心想,难怪小桐桐说她这个妈妈有些啰嗦,现在看来,还真是啰嗦。 另外,安铁心里还暗暗想,不知道周小慧要是知道自己因为瞳瞳的罪名坐牢,她还会不会是这种表情,周小慧会知道自己坐牢的事情吗?刚才自己故意没说,现在看来,周小慧看样子还真不太清楚? “你别这么客气,我跟瞳瞳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跟一家人一样了。”安铁说着,就差点说,我还要感谢你给我生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儿呢。 “那我现在能见见瞳瞳吗?”周小慧紧张地问。 “嗯,你确定现在就要见瞳瞳吗?要不要我先回家跟她通个气?”安铁犹豫了一下,他很难想象瞳瞳要是突然发现她妈妈冒出来了,会是什么反应。 “您能叫她过来吗?”周小慧盯着安铁,目不转睛地激动地说,两只手绞在一起,不安地绞来绞去。 “行。我看看她现在能不能过来。”安铁看了看表,也快接近中午了,瞳瞳可能在学校上课,这会应该下课了。 “喂,丫头!你在哪啊?”安铁拨通瞳瞳的手机,电话很快就通了。 “叔叔呀,我在家画画呢!”瞳瞳的轻快地说,听起来情绪似乎不错。 “我在滨城大酒店的咖啡厅,有个人想见你,你过来一趟啊?”安铁说。 “谁要见我啊?”瞳瞳似乎有些警觉。 “你过来就知道了,我叫张生去接你好吧?”安铁道。 “好吧!”瞳瞳说着就挂掉了电话。 安铁挂掉电话,周小慧就紧张地看着安铁,双手在身上擦了擦,似乎手上已经出了汗,然后声音发颤地问:“怎么样?她会来吗?” 安铁见周小慧这么紧张,心里一软,母亲还是母亲,对女儿永远都是在意的,何况是要见一个已经16年没见的女儿,安铁对着周小慧笑了笑,安慰地说:“会,一会就能到。” “是吗?太好了!太好了!安先生,你说瞳瞳会认出我吗?哎呀,今天我还忘了给她买礼物了,今天早上一起来,我就想着是不是来找你,怎么跟你说,却忘了给瞳瞳买礼物了,这怎么办?要不我现在就去商场看看?”周小慧突然站起来,然后,又坐了下来说:“哎呀,不行,一会瞳瞳要是来了,我不在怎么办?瞳瞳现在都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喜欢吃什么零食?安先生,你说她会恨我吗?” 周小慧一听瞳瞳要来,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说话颠三倒四起来。安铁看着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美丽漂亮的,心里也有些为她难受起来,一个女儿失散了16年的母亲,马上就要要女儿见面,那种思念与痛苦,惊喜与惶惑的确是难以相像。 而且,看得出,周小慧对丢下瞳瞳十分自责,以至于表情中总是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愧疚,但周小慧那掩饰不住的对瞳瞳的母爱还是让安铁感动不已,心想,其实,这个周小慧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恐怕,一会瞳瞳一来,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女人会不会如她所愿,以安铁对瞳瞳的了解,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同时,安铁也为瞳瞳担心而且难过,一个对母亲没有任何印象的女孩子,16年了,母亲突然就冒了出来,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 安铁心情复杂地对周小慧笑了笑,安慰道:“别紧张,瞳瞳会认出你的,你们长得太像了,嗯,瞳瞳生活上很随意的,性格总休也很温和,只是……” 安铁说到这里,就见周小慧两眼直直地看着大门口,一瞬间,惊喜、慌张、疼爱等各种各样的表情一下子涌到了周小慧的脸上。 安铁转头一看,就见瞳瞳也穿着一件浅绿色的春衫,一各灰白色牛仔裤,步履轻盈地向咖啡厅的方向走了过来。 瞳瞳的脸开始的时候还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春花一般明媚的脸庞荡漾着一种青春的气息,这些日子以来,瞳瞳的情绪比以前好了许多,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很好,这让安铁经常在心里偷偷的高兴。 但瞳瞳往咖啡厅的方向走得越近,脸上那种明媚的笑容就像被风吹跑了似的,慢慢地淡了下来,直到那种让人心动的笑容彻底在瞳瞳的脸上消失。 显然,瞳瞳发现了周小慧,也看出了周小慧长得跟她简直一模一样,只有安铁能看得出瞳瞳心里的那种变化,瞳瞳脸上的表情在别人看来变化似乎不大,但这样的变化,瞳瞳的心里应该还是刮起了一股狂风。 瞳瞳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轻盈地走了过来,走过周小慧身边时候,似乎还对周小慧点了点头,然后在安铁身边坐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平静得出奇,淡淡地看了周小慧一眼,然后,后转头对这安铁,笑了一下,说:“叔叔,叫我过来什么事情呀?” 这时,周小慧几乎是趴在桌子上,盯着瞳瞳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看了半天,然后,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哽咽着喃喃地说:“瞳瞳!瞳瞳!我是你妈妈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45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