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 经典小说 > 第382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第382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3

瞳瞳见安铁没明白她的意思,脸更红了,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我其实不用去医院检查的,以前我太傻了,什么都不知道,当时也是太紧张太害怕了,我觉得如果……要是……被那个了的话,叔叔就会嫌弃我了。” 安铁睁着眼睛看了一眼瞳瞳,心里突然大乐,原来瞳瞳是说她是否失身的问题是不用去医院检查的,有没有失身自己是很容易感觉到的意思。 安铁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心里一阵感动,把瞳瞳紧紧抱在怀里,笑着说:“傻丫头,无论怎么样,叔叔都不会嫌弃你的,叔叔就是怕你心里老是想着那事受刺激,叔叔在乎的是这个,而不是别的。” 瞳瞳怔怔地看着安铁,满是笑意的眼睛突然蒙上了一层雾气,语带哽咽地说:“都是我害了你,如果我当时主动去医院做检查的话,叔叔就不用坐牢了。” 安铁用双手捧着瞳瞳的脸严肃地说:“听好了丫头,我是不是坐牢,你没有任何责任,知道不?当时他们发现我们在一个床上,还有别的证据,审判结果也差不多少,去不去医院已经不是太重要了,这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知道吗? 瞳瞳小声抽泣着说:”怎么会没有关系呀,如果不是我,就不会连累你。” 安铁摸着瞳瞳的头,笑着说:“别说傻话,就算连累,我也愿意被丫头连累,为了丫头,别说坐5年牢,坐多久都值得。所幸,我进去之后你没什么事,这还真要感谢你那个老师,没有她,我还真的无法想象这5年你怎么过。” 瞳瞳看着安铁,慢慢止住了抽泣,轻轻地“嗯”了一声。 安铁看着瞳瞳,笑着说:“好了,别想这些了,我是罪有应得,至少,猥亵未成年少女罪是没有冤枉我的,嘿嘿。只不过,猥亵这个词不太好听,比如,5年前,我这么抱着你,就叫猥亵,现在这个动作就不是猥亵了,嘿嘿,时间会改变一个词的性质。” 听见安铁这么说,瞳瞳也破涕为笑起来,迷惑地看着安铁,羞涩地说:“法律也真奇怪,5年前的我和现在的我,也没有什么不同呀。” 安铁看着瞳瞳笑道:“是吗?你自己觉得你没有任何改变?” 瞳瞳说:“没有什么变化呀,就是知道的东西多了一些而已,而且,我觉得知道的东西多了,也没什么用处。” 安铁笑道:“知识多了还是没有坏处的,知识就是力量嘛。” 瞳瞳看着安铁,表情俏皮地说:“我没觉得知识有什么力量,我就觉得在家里这么呆着挺好,也不需要什么知识。” 安铁哈哈大笑起来,道:“要是不念书,天天在家里呆着,那不成白痴了。” 瞳瞳也笑着说:“叔叔是不是喜欢懂得多的女人呀,可是我觉得只要在叔叔身边做白痴也行。” 安铁开心地说:“没有啊,懂得多有什么好啊,毛主席教导我们,知识越多越反动,尤其是女人,懂得越多的女人越恐怖,哈哈,毛主席的话还是有道理的。” 瞳瞳目光闪动地看了安铁一眼,笑道:“那叔叔是喜欢白痴型的女人?” 这样的对话实在让安铁十分开心,这种讨论问题的方式,实在是安铁喜欢而且迷恋的。 安铁说:“关键的不是白痴女人或者知性女人,这都无所谓,关键的是爱。嘿嘿,嗯,我有点饿了,不管白痴不白痴,吃饭还是很要紧的。” 安铁的话音刚落,瞳瞳赶紧从安铁的腿上下来道:“我现在就去做饭去,你等一会,马上就会好了。” 安铁笑着说:“行,不急。” 然后,瞳瞳身形轻快地开始在厨房忙活了起来,脸上一直带着明媚的笑容。 看着瞳瞳在厨房里忙活的样子,安铁拿出一支烟,点上之后,摊开双手,往沙发上靠了靠,转头看了看窗外,然后,心满意足地抽了一口,感觉进入喉咙里的烟雾也变得无比的滋润起来。 这是一个让人幸福得头晕的傍晚,薄暮中飞舞着的那些黑色的孤单的虫子,此时,仿佛也变得快乐起来。 边个傍晚,似乎所有动物都兴奋起来,都碰到了多年不遇的高兴事。 安铁一边看电视,一边吹着口哨,眼睛倨傲地盯着电视上的那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主持人,又在心里忍不住嘲笑起这个女主持人的穿着和发型:“操,整天感觉挺好,10年如一日一层不变的发型,永远的职业装,你在生活中要总是这幅鬼样子,你男人要是不出轨,那就真见鬼了,不过,如果你要是聪明的话,穿着这套职业装,在床上发骚,给你老公来点职业装诱惑也很好,就是不知道你懂不懂得这些道理,你要是不知道,为了天下女人能幸福,哪天我给你发一封电子邮件提醒一下你。我一直就是这么以天下苍生为念,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幸福,哈哈。” “看什么新闻这么高兴啊?”瞳瞳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见安铁傻乎乎对着电视莫名其妙地哈哈大笑,疑惑的笑道。 “哦,没事,我刚看见这主持人播报一个很搞笑的娱乐新闻,对了,瞳瞳,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主持人的发型太古板了,总是一个发型,从不改变。”安铁笑着说。 “嗯,他们播报新闻也是太那个了,有点像机器,感觉不亲切,就像她播报的那些不像真的似的。”瞳瞳看了一眼电视,笑着附和着安铁道。 “嗯,说得对,他们一看就像一帮说谎者。”安铁开心地笑道。 “哎呀,菜别糊了。”瞳瞳赶紧往厨房跑了过去,对电视上的新闻完全不关心。 安铁看了一眼充满了青春活力的瞳瞳情绪高涨地跑进跑出,突然就感觉生活好像打开了一个敞亮的出口,一个洒满了阳光的出口。 本作品16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16!刚才与瞳瞳一番敞开心扉的谈话让安铁心里的阴影一扫而光,虽然,整个事件并没有明朗,还是有不少未知、危险的陷阱需要去经历与克服,但能和瞳瞳做如此透明的面对面的交流,还是让安铁欣喜若狂,甚至有些得意忘形,以至于有一种过于容易得到的惊慌与迷惑。 一个困扰了5年多的一直担心的事情似乎在突然之间就全部呈现在了你的眼前。 你担心的事情终于没有发生,到现在安铁还有点觉得不像真的,看着瞳瞳在厨房里快乐的身影,安铁甚至觉得刚才瞳瞳所说的一切是在做梦。 这太好了,瞳瞳并没有受到更大的侮辱,这个危险的阴影终于消失了。 可是,当一个让你担心与迷惑的谜局揭开的时候,除了那种无法控制的欣喜与快乐,安铁还是陷入到了一个更大的谜局之中。 为什么在那个雪夜劫持瞳瞳的是三伙人?哪三伙人?这三伙人有什么目的?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现在看起来,他们当时并没有想更多地伤害瞳瞳?就是说,当时他们并没有要致瞳瞳于死地的动机,可是为什么前段时间在阿波罗画廊的开业仪式上却有要想要致瞳瞳于死命?这背后的指使者是不是5年前的三伙人之一? 安铁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一会因为今天瞳瞳所说的而开怀大笑,一会又被还藏在背后还没有揭开的一切愁眉苦脸,整个人看起来神经兮兮的。 在瞳瞳做好饭往沙发前的茶几上端菜的时候,安铁的脸上还是阴晴不定,一会皱眉一会微笑,瞳瞳奇怪而开心地看了安铁好几眼,安铁也没注意。 就在瞳瞳把饭菜全部端上来,坐好后,安铁的心思还是沉浸在那些躲在背后的势力的分析和猜想之中。 “叔叔,吃饭啦!你在想什么呢?”瞳瞳终于忍不住道。 “我在想那天晚上劫持你的为什么是三伙人?他们是什么目的?他们是谁?”安铁一连串地说。 安铁说完,瞳瞳的脸上也露出了迷惑之色,嗫嚅着说:“我也想不明白,叔叔,我们以后要多注意点,有时候想起来,我还真有些害怕。” 安铁盯着瞳瞳,笑了起来,语调轻松地说:“丫头别怕,只要你没事,叔叔就放心了,现在他们想再搞鬼,可没那么容易,有什么本事就来吧,呵呵。相信叔叔,你以后别操心了,知道吗?” 的确,安铁虽然有些担心,但现在,瞳瞳和自己终于坦然地面对了过去的问题,以后就可以一起面对去解决那些还没解决的问题,这一点很重要。生活中永远都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只要相爱的人的心能走在一起,一起面对,生活一样会有滋有味,甚至跌宕起伏更有乐趣也不一定。 艰险与磨难安铁并不在乎,也相信自己能对付,关键是,别因为这些艰险和磨难失去生活的乐趣。 瞳瞳看着安铁坚定自信的神情,放心地点了点头,但还是眉头皱了一下。 “怎么你还不太相信你叔叔?”安铁看着瞳瞳笑道,安铁现在觉得阴郁了很久的天空顿时充满了阳光,看见瞳瞳皱眉,满不在乎地问。 “也没有,我就怕叔叔跟那些人周旋起来吃亏,我觉得那些人不简单。”瞳瞳说。 “没事,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放心吃饭喝水就好了,哈哈,哦,对了,你以前和小影瞒着我也查了不少事,你都发现些什么了?你对这些事是怎么想的?有没有什么事情忘了告诉我?”安铁问。 “其他也没什么,就是觉得画舫很有来头,他们的大部分产业并不在国内,在滨城看到的只是画舫冰山一角,我怀疑那个房地产商出事和工地民工事件是画舫干的,小影和我也跟踪查了一下,但没查到什么线索,本来,我查画舫只是想查出是些什么人害你,但越查觉得越复杂,越查越乱,还有,我觉得童大牛和周,嗯周翠兰虽然是害你的人,但我也觉得他们背后好像有人授意他们那么做,另外,我觉得老师那边好像和画舫有些关系,这是我的直觉,老师并没有告诉我很多,但有时候,我又觉得老师是想让我自己去主动了解画舫,反正到现在我是一头雾水,这些年,我总是觉得发生的这些事情总是与我自己有关系,害叔叔吃了那么多苦……”瞳瞳一口气说着,眼睛不由得又红了起来。 “丫头,以后别再提我为你吃什么苦了,这是应该的,对了,你刚才说什么?你老师与画舫有某种关系?”安铁问。 “嗯,老师总是有意无意地在我面前提画舫的一些事,还让我先把本事练好,自己去查,这样才能救你。可是,现在事情没查出头绪,却越来越糊涂了。那个狼头纹身的那个人应该是画舫的人吧?”瞳瞳看了安铁一眼,道。 安铁心里一动,点了点头说:“是,你已经知道了?狼头纹身的人叫徐波,是画舫的,徐波的公司画舫还有股份。”然后,安铁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简单地跟瞳瞳说了一下。 “总之,以后你就别管这些事,都交给我来处理,你就安心念书,不愿意念书了,找个事情做做也行,就是别再与这些事情参乎在一起,知道了吧。” 瞳瞳点头“嗯”了地声,看了安铁一眼之后,轻声说:“吃饭吧。” “对了,丫头,你想没想过,你亲生母亲可能还在?”安铁拿起筷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

www.649.net,“今天在木马上是不是很害怕啊,丫头!”安铁坐到瞳瞳身边,看了一眼电视,发现瞳瞳正在看电视上的新闻,心里有些奇怪,瞳瞳以前从不主动看新闻,只有在安铁看新闻的时候,她才在旁边跟着看。 “没有啊,我觉得挺刺激的,就怕叔叔会受伤,现在身上有哪里痛吗?”瞳瞳把目光从电视上撤回来,对安铁笑着说。 “没有,没摔着哪里,幸亏小影拿了个充气垫子,小影的手脚还真是厉害啊。”安铁说。 “嗯,这些事情小影对付起来是小问题,她可是读了四年的西点军校,还接受过特殊训练。”瞳瞳说得十分自然,好像在说门口的老头老太太在遛狗一样。 可瞳瞳一说完,安铁就惊得长大了嘴,半天没合拢。 好一会安铁没有声音,瞳瞳转头看看安铁笑笑道:“小影就是有点太孤僻了。” “你是说小影她上了四年的西点军校?美国的西点军校?”安铁终于问了一句。 “是啊,她从西点军校出来服役了半年,然后就退役了。叔叔觉得奇怪啊?”瞳瞳轻轻地问。 安铁看着瞳瞳平静的脸,就像从来都不认识瞳瞳似的,看瞳瞳的语气她似乎不知道西点军校是多么有名,从西点军校出来的人,在普通人眼里,那已经不是人,而是神,尤其是一个女孩了,能从西点军校出来,说明她经历过一个人无法想象的考验。 瞳瞳轻描淡写地说出来的事情,听在安铁眼里如同雷霆一样,在安铁的心里嗡嗡作响。 “瞳瞳,你不知道西点军校的名气啊?这个学校可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军事学院,好莱坞大片里的战斗英雄和间谍几乎大部分都来自这个学校,在普通人眼里,西点军校已经是神话。” “西点是挺有名啊,可也没有像传说的那样,无非就是比别的学校严格一些,少说话,多行动,学会当下属,然后做上属,这是培养领导力的关键。我还在那个学校短训过一段时间呢,老师说,在那里能锻炼身体和意志,可以练一些防身的技能。”瞳瞳还是轻描淡写地说。 “你还在那个学校培训过?你能受得了吗?”瞳瞳一说完,安铁心里的惊异简直无法描述,可看瞳瞳如此平静地跟自己说这个事情,看起来,瞳瞳根本没觉得在西点军校受训过有什么特别之处。 “没什么呀,那些人太娇气了,受点苦就觉得不得了,我觉得那里的生活其实很好,很有规律,也很有秩序,而且精神状态也好。无非就是活动的空间受限制,说话刻板些,行动自由少些,我都能应付,没什么的。” 瞳瞳说到现在,安铁心里那叫一个振动,可一看瞳瞳说得云淡风清,让安铁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小题大作似的。 “丫头,西点军校的校规好像也挺有名的,还记得吗?”安铁也装着漫不经心地说。 “记得啊,西点的规矩挺多的,正式校训是:职责、荣誉、国家。学员荣誉准则是:不得报谎、欺骗、行窃,也不得容忍他人有这种行为;不推卸责任:无私奉献。” 瞳瞳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说:“不过我最欣赏的校训里有一句话:要培养各方面的能力,包括承受悲惨命运的能力,历经严酷的训练是完善自我的必由之路。” 瞳瞳说完,安铁心里大振,瞳瞳说话的时候,自然而平静,不像有任何隐瞒的地方。 安铁咽了口口水,然后有些困难地说:“丫头,你不觉得你那个老师做的事情太过神秘吗?” 幢瞳看了安铁一眼,道:“我也觉得老师做的事情有些神秘,所以,她说想让我做她的接班人的时候,我就说还想念书,但老师是个好人,对我也很好,有时候看她那么大年纪还在奔忙,我也有些不忍心,叔叔,你说,我以后干点什么好呢?好像,做这个艺术品投资我还熟悉一些,别的我也不太会呀!” 看瞳瞳的样子,应该是在为是否接手老太太的事业有些犹豫,她也在开始考虑自己以后在社会上的位置了,这种想法应该是很正常的,一个大学毕业的人当然会考虑自己应该在社会上干点什么? 瞳瞳现在选择在学校进修,应该是一种犹豫的表现。 果然,瞳瞳说:“我一直有些犹豫,想等见到叔叔之后商量一下。” “哦。”安铁怔了一下,想了想,开玩笑似的说:“你不是说给我做设计吗?现在不想干啦?” 瞳瞳看着安铁认真地说:“我怕我在你们公司做设计给你带来麻烦呀?” “那倒是!如果我们公司用一个世界人院的荣誉院士做设计,那麻烦是挺大的,呵呵,至于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们再想想吧,也不急于这一时是吧,再说你现在年龄还小,也不用太着急考虑这些。”安铁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叔叔,你看,巴勒斯坦那里又针对以色列搞自杀性爆炸了。”瞳瞳轻轻地说着,然后指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一则新闻对安铁说:“这些人太过份了。他们居然针对妇女和儿童发动自杀性爆炸。” 瞳瞳说完,安铁又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瞳瞳,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瞳瞳以前几乎不对新闻做评价,对国际新闻更是没有兴趣。自从瞳瞳回来之后,安铁和瞳瞳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之中,表面上看,瞳瞳的确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现在看来,瞳瞳不但变了,而且变化很大。 瞳瞳十八岁了,有变化是正常的,没有变化才不正常。安铁因为这5年来一直在监狱,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而瞳瞳却身在一个急剧变化的世界中,肯定在很多方面都会有许多的变化。 “看来,我现在必须去适应瞳瞳的变化了。”安铁在心里暗暗想着,一种复杂而失落的情绪开始在心里蔓延。 想到这,安铁看了瞳瞳一眼,笑道:“你觉得以色到人是值得同情的?” 幢瞳看了安铁一眼,轻轻地说:“国际关系上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准则,有矛盾并不奇怪,那里本来就是犹太人的家园,那些人却想把犹太人从自己的家园上撵出去,咱们中国现在却还同情巴勒斯坦,我们很多中国人总是觉得是以色列在欺负巴勒斯坦,我觉得很奇怪,而且巴勒斯坦的民间还新疆独立,质问中国为什么不让他们的伊斯兰兄弟独立,以色列却一直在中国,在西方封锁中国的时候,就偷偷把西方先进的武器技术买给中国,只是因为中国在二战的时候拯救和过犹太人,犹太人就一直记得中国人的好,可是……唉!” 瞳瞳说完,安铁简直就是目瞪口呆,瞳瞳真的是长大了,今天晚上,安铁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 “你说的有道理!有道理!”安铁嗫嚅着说,心里七上八下的十分复杂。 “叔叔,我就是随便瞎说。你穿这么少别着凉了,早点休息吧,我也去睡了,叔叔晚安。”瞳瞳说完,站起来,步履轻盈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瞳瞳回房间的背影,安铁半天没回过神来。此时,客厅里就刺下安铁,安铁看了一眼对面的阳台,楚香的阳台上空空荡荡的,没有灯,也看不真切。 一个人坐在客厅的安铁,此时有一种浓重的孤独和失落感。 瞳瞳真的变了,看来,自己必须适应瞳瞳的这种成长的,可自己为什么如此失落,而且有些慌张?! 安铁拿出一根烟,点上之后,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一直抽着等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是彭坤打来的。 安铁心想,该来的总是要来,躲总是躲不掉的。 “老安,晚上有时间出来坐坐吗?那天在日吧我有点事情先走了,这两天一直忙,我知道你也很忙,就没有联系你。”彭坤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地说,这个老狐狸,居然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有时间,去那?”安铁说,安铁现在还真的需要找个人随便聊聊,瞳瞳今天晚上表现出来的成熟,让安铁有些接受不了,如果不找人聊聊,安铁还真睡不着觉。 “还去日吧,怎么样,我开车去接你。”彭坤问。 “行。我在维也纳山庄门口等你。”安铁想了想说。 “好的,我20分钟到。”彭坤说着挂掉了电话。 20分钟后,安铁在维也纳山庄门口站了一小会,彭坤的车就出现在了安铁的视野。 安铁打开牟门,坐到了彭坤身边,然后说:“走吧!” 彭坤看了看安铁,笑了笑说:“老安好像情绪不好啊?” 安铁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前方说:“你觉得只要加入画舫,人成天就会高兴得活蹦乱跳吗?画舫的会费是多少?” 彭坤说:“会费我给你交了,100万,我那天输给你的钱都给画舫做会费了,所以,今天晚上你要请客。” 安铁说:“你不是说画舫会费是10吗?” 彭坤道:“级别不一样,会费不同。你这是中级会员。” 安铁看了彭坤一眼道:“你是什么级别?” 彭坤说:“我也是中级。” 安铁说:“那天给那个裸体女人在屁股上画乌龟,你也在现场吧。” 彭坤笑了笑道:“我在。” 安铁淡淡地说:“那为什么后来人们都走了,却留下我一个人,是不是那天特意为我设的局。” 彭坤看了安铁一眼道:“那到不是,那天还有别人加入,只不过别人可能是另外的方式。” 安铁盯着彭坤看了一眼道:“她们会不会给我拍录像要挟我?” 彭坤顿了一下,道:“也有可能,但,画舫的格局应该不会这么小,所以,我判断她们应该不会拿什么录像带一类的小玩意来做要挟,你应该想到,我们需要安全感,画舫也需要安全感,想让加入进去的会员不会背叛,画舫当然会做些手脚,但我觉得不至于是给你拍什么录像带。” 安铁说:“那你觉得会是什么?” 彭坤道:“我还不清楚,这要看你有什么致命弱点,画舫很会掌握别人的弱点。” 说话间,两个人就来到了支画的日吧。看着这个几年来一直与自己纠缠不休的地方,安铁心里就有一种古怪而阴郁的情绪,恨不得把这个日吧掀个底朝天,看看这里到底藏着一个什么秘密。 安铁和彭坤选了一个带院落的包间,点心和酒上来之后,服务员刚退出去,就听见门一响,支画就推门走了进来。 支画还是那种古典而高贵的样子,美丽动人,如同一个圣女。 “安先生,彭先生。”支画进来之后,对两个人鞠了一躬,然后就自顾自坐了下来。 “你好!”安铁和彭坤也向支画点头问好。 “欢迎安先生加入画舫,彭先生介绍的人我信得过。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疑问,和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我们一定会尽力,相信安先生也听说了,画舫办不到的事情很少。” “谢谢。”安铁对支画点点头,老实说,安铁现在还不知道加入画舫自己能得到点什么。 “那两位慢慢玩,我就出去了。”支画说完,站起来对安铁和彭坤鞠个躬又走了出去。 “画舫对会员都有什么服务?”安铁问彭坤。 “那得看你的需要了,生活上的,事业上的,很多。”彭坤说。 “这个日吧提供性服务不?”安铁问。 “当然,现在哪里没有性服务,这里提供的性服务可比别的地方有意思多了。”彭坤说。 “什么叫有意思多了?”安铁问。 “那就得发挥你的想象力了,嘿嘿!服务员,给我们叫两奴隶过来。”彭坤旁若无人地高声喊道:“你看,就是这样,只要你加入了画舫,你就是主人,别人就是奴隶。这就是画舫有意思的地方之一。” 彭坤话音刚落,两个长得清纯脱俗的半裸美女马上应声走了进来,然后趴在安铁和彭坤脚底下,仰着天真无邪的脸,娇声道:“听候主人吩咐。”

看小影的车停下了,安铁也吩咐司机把车停了下来,这时,两个车一前一后停在路边,小影已经下了车,走到安铁的车窗旁边,看看安铁道:“安先生,你好!” 与小影认识的时间也算不短了,可小影一见安铁的面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搞得安铁一直很挠头,不光是对安铁,小影平时对瞳瞳也是一副恭敬的模样,也不知道小影一直受什么影响,在她的概念里似乎没有朋友这两个字。 安铁见小影过来,也下了车,对小影道:“小影,你怎么过来了?” 小影道:“受大小姐指示,跟踪王阳。” 这女孩说话总是这么简洁,小影没有丝毫隐瞒,直接跟安铁说了她的来意,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瞳瞳?她现在在哪?”安铁说着,不禁往小影的车上看了一眼。 “在日吧附近的一个饭店里。”小影看安铁在往她那辆车上看,立刻说道。 安铁听了小影的回答,顿了一下,道:“小影,那麻烦你带我过去吧。” 说完,安铁扭头对张生道:“张生,我跟小影去找瞳瞳,你就先回去吧,有事及时跟我联系。” 张生点点头,道:“好的。” 安铁上了小影的车以后,小影就快速地把车开动了,小影的开车的速度一向很快,而且她在开车的时候基本上不怎么说话,安铁也由于今晚的一些事情,正在脑子里消化着,也没吭声,于是,二人坐在车里,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车里显得异常沉闷。 安铁对于瞳瞳从家里出来有点意外,本以为瞳瞳会在家里呆着,一直等自己回去,可现在情况真的不一样了,安铁总是在一点一点感受着这种变化。 到了那家酒店之后,小影带着安铁进了一个精致的小包间,安铁一推开门,就看到瞳瞳正坐在包间里喝茶,桌上也没点什么菜,在旁边的椅子上还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 与此同时,瞳瞳一眼就看到安铁进来了,稍微愣了一下,看到小影跟在安铁身后,瞳瞳反应过来,站起身对安铁笑了一下,道:“叔叔,你怎么来了?” 说完,瞳瞳看了小影一眼,似乎在探询小影怎么跟安铁一起的。 小影收到瞳瞳的目光,说了一句:“我在路上碰到了安先生,你们聊,我先出去了。”说完,小影就退了出去。 安铁看到瞳瞳还是有点不解,笑了一下,说:“丫头,你派小影跟踪王阳了?” 瞳瞳抬头看看安铁,轻轻“嗯”了一声,道:“是啊,我看王阳从日吧里出来,就让小影跟了上去。” 瞳瞳的神色恢复了正常,连忙给安铁倒了一杯茶,放到安跟前,道:“叔叔,你是不是也去那个日吧了?” 安铁笑道:“鬼丫头,现在连我行踪都掌握得这么清楚啊?” 瞳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担心你啊,这几天我心里老觉得要出事似的,叔叔,这几天我外婆他们是不是也找你了?” 安铁听了顿了一下,看看瞳瞳平静地看着自己,觉得也没必要再瞒着瞳瞳,两个人现在最好把一些事情商量一下,因为安铁也说不准这个高深莫测的老太太下一步打算做点什么。 “嗯,是找我谈过,不过丫头你也别担心,那毕竟是你外婆,她应该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情。” 瞳瞳听了紧抿一下嘴唇,道:“没想到他们这么无聊,叔叔,以后他们再找你,你就别见他们,省得听了他们说的那些话心烦。哦,对了,你今晚在日吧怎么呆了那么久啊?是不是那里有什么事情啊,听说那个王阳好像在日吧找支画闹来着。”瞳瞳没有过多提及她外婆的事情,话题转到了王阳身上。 听瞳瞳说了这么多,安铁定睛看了看瞳瞳,看来现在瞳瞳还真是没闲着,日吧里发生的事情瞳瞳居然也有掌握,不过这也难怪,自从瞳瞳知道那个狼头纹身的徐波是画舫的人,就一直在关注着画舫的动静。 “我无意中听到了支画和王阳说话,王阳是为了他哥哥才去闹的,不过好像支画让他办什么事情,后来出了点小意外,我就没听到,所以才让张生派人跟踪王阳,看看王阳去哪了。”安铁把日吧发生的事情,跟瞳瞳如实地说了一下。 瞳瞳听安铁说完,皱了一下眉头,沉吟道:“嗯,刚才小影在电话里也跟我说了,王阳去了那个叫宋铁成的房地产公司老总家里了,叔叔,我怀疑,支画跟前一段日子那些房地产工地和房地产商被杀有关系。” 听到瞳瞳这么说,安铁没来由地愣了一下,瞳瞳居然也想到了这层,安铁一直以为这些事情都是自己在猜测,没想到瞳瞳也看得这么透彻。 “丫头,你还挺机灵,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嘿嘿。”安铁突然来了跟瞳瞳深入探讨最近这些情况的欲望,知道瞳瞳一直没闲着,在鼓捣一些东西,查一些事情,没想到瞳瞳查的东西范围这么广。 瞳瞳看安铁很自然地听着她说的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解择道:“其实我也是感觉罢了,我只是觉得一直以来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有点离谱,可自从我知道我的那些家人,我又觉得这些事情也离谱不到哪里去了,总之,我认为当年的事情好像都跟我家人有关系,所以就让小影派人多留意了一些,但一直也没缕清楚。”说到这里,瞳瞳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对目前的的事情有点忧虑。 安铁看着若有所思的瞳瞳,顿了一下,沉声道:“嗯,丫头,你的这些感觉跟我一样,但现在没找到确切的证据,和一些事情中间的联系,也不好说就是你家人搞出来的一切事情。对了,我今天无意中听到了支画和画舫的那个老爷子在一起说话,那个老爷子大概能有六七十岁吧,在吴雅死的时候露的面,说起来你好像也能有点印象,你还记得五年前吴雅约我们去极乐岛,我们在那个湖边看到的钓鱼的老头吗?” 瞳瞳听了微微顿了一下,像是在回忆什么似的,然后点点头,说:“记得,叔叔,你的意思是说,他就是画舫的老扳?对吗?” 安铁道:“对,就是他,那个老头看起来像是六七十岁,不过我觉得他的岁数可能更大一些,虽然没听到他们说什么要紧的事情,可起码现在我们知道了画舫的老板是谁。” 瞳瞳看看安铁,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安铁说道:“叔叔,你是怎么听到他们说话的?多危险啊,以后你不要亲自去探听什么事情了,画舫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万一你被他们发现怎么办?” 安铁嘿嘿一笑,心里暗道,细节还是不能说的,想自己在瞳瞳心中的形象那么高大,今晚躲在榻榻米底下被人称做老鼠,还大户人家的老鼠,这要是让瞳瞳知道也太没面子了。 “没事,无意中听到的,嗯,你是怎么判断支画和房地产商被杀有关系的?”说着,安铁不经意地把椅子往瞳瞳身边靠了一下,笑眯眯地看着瞳瞳。 瞳瞳想了一下,说:“其实,我刚到滨城就对一些房地产商有过注意了,因为花会有一个秘密计划,就是对中国一些主要城市的房地产商的资料进行收集,包括房地产老总的个人性格、交际范围等,计划的目的是调查这些地产商的艺术投资倾向、艺术品购买力,因为这些年,这些房地产商是艺术品收藏很重要的一支力量。我也参与了这些计划的调查。” 安铁看了瞳瞳一眼,“哦”了一声,没说话,心里却翻了几个个。 瞳瞳想了一下,又说:“叔叔,我总觉得这个支画不太对劲。” 安铁抬头看着瞳瞳笑道:“怎么不对劲了?” 瞳瞳说:“如果发生的一些事情被证实是支画做的,那这些事情好像与画舫的利益不太符合,她为什么要做一些与画舫利益不符合的事情呢?” 瞳瞳说完,皱着眉头还在哪里想着,似乎这个问题她想了好久也没有想通。听了瞳瞳的话,安铁心里一动,看看瞳瞳在那里苦思冥想的样子,又觉得很可爱,看了瞳瞳一眼,也没说话,看看她还有什么话要说。 瞳瞳被安铁这么一看,抿嘴笑了一下,然后道:“叔叔,我今晚自己跑出来你不怪我呀?” 没想到瞳瞳又不想了,舒展开眉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安铁被瞳瞳这么小心翼翼地一问,乐了,伸手把瞳瞳揽进怀里,用下巴抵住瞳瞳的头,说道:“当然怪了,这么晚了,你这么出来多不安全,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跟我说,我来办就行了,不用等我走了之后偷偷地去做,叔叔愿意做你的小工,嘿嘿。” 瞳瞳把头靠在安铁胸口,脸色红了一下,然后伸出胳膊环抱住安铁腰,轻声说:“嗯,我知道了,叔叔,我们回家吧。” 安铁听瞳瞳这么一说,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肯定是满身臭汗味,没办法,在支画那当老鼠给整的,安铁觉得不但有臭汗味,还带上了那么一股子老头的闷骚之气,想到这,安铁赶紧松开瞳瞳,道:“行!回家再说。” 安铁与瞳瞳回到家以后,赶紧就去卫生间里洗澡,连衣服都忘了拿,就在安铁哼着小调洗澡洗得正舒服的时候,听到瞳瞳在门外道:“叔叔,我给你送衣服来了。” 安铁一听,赶紧扯下一条浴巾围上,然后给瞳瞳打开门,接过瞳瞳递进来的衣服,笑道:“还是丫头心细,呵呵。” 瞳瞳抬头看了一眼湿漉漉的安铁,笑了一下,然后道:“你慢慢洗吧,我给你热杯牛奶。” 说完,瞳瞳扭头就奔着厨房去了,安铁拿着衣服看着瞳瞳,越来越有种与瞳瞳迈入温馨生活状态的感觉,安铁把卫生间的门关上,对着镜子看了一眼自己,自言自语道:“还行,不算老,嗯,操,那老头那么大年纪还与年轻貌美的勾搭,还真是有一手。” 正在洗澡的安铁突然想到了自己闷在塌塌米底下听到的呻吟,突然想起来,自己身边有着这么一位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却还总是独守空房,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嗯,太保守了? 想着想着,发现自己的下体有股热流通过,心里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安铁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笑得那么猥亵,突然又骂了自己一句:“操!这思想一往下半身走,就有点低俗了,嘿嘿。” 就在安铁准备穿衣服出去的时候,听到瞳瞳又在门口说了一句:“叔叔,你来了个电话,好像是秦姐姐打来的。” 安铁一听,顿了一下,秦枫?这时候来电话?安铁赶紧把裤子套上,拉开门,看到瞳瞳已经把电话拿了过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82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关键词: